壹贰叁

标本师(慎入,接龙第二弹)

吹爆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韻希:

本次接龙顺序是:蛤蟆 神灵 小拾 希 药药 树 小一 赤焰 心九


我是本次的解说员蛤蟆((順便,我是代發的希)


第一棒:蛤蟆 


标本师


我叫黛千寻,职业是一个标本师。




经过我手制作的各种生物的标本已经数不清了,我甚至闭着眼睛都可以制作出完美的标本。




这肯定是一个完美的标本。




我在还未制作时就如此认为着。我让他平躺着睡在我的解剖台上,轻轻的用解剖刀从他的胸部开始快速的划向腹部。




就像一朵含苞未放的花骨朵一样绽放在我面前,更像那本有意思的轻小说里某章所描写的林擒酱那鲜红的礼裙。我无意识地在思考着。手中的解剖刀也随着我在无意识无感情的继续工作着。




我拿起旁边的镊子夹起皮肤边缘开始处理起他的内脏和骨头的连接。这将是个我所制作的最完美的艺术品,我一定要让他呈现着最美的姿态来让世人们去欣赏,去赞美。




慢慢的抽去他身上的骨头,他扁去一半的身体只有头颅有气无力的垂向一边,如同黄昏下祈祷老人的影子般衰老又垂危,仿佛随时就会被这黄昏所吞噬。




我将他处理好的身躯放进了福尔马林之中浸泡着。刺鼻的气味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扩散开来,我皱了皱眉感到了些许恶心。不知为何从心底出现一种无可言喻可悲的感觉。本该失去所有灵魂的躯体却被我以这种方式强制的留下了另一半灵魂。我坐在一旁的写字桌上用爱抚的眼光看着他那处理完好的身躯,失去所有伪装的身躯在透明的液体里散发着诱惑和美感。我伸了伸懒腰从桌上一跃而下,趁着黄昏还没有完全落下,我决定一口气将他那剩下的灵魂也一起全部留下。




头颅的部分最为难处理。




先将解剖刀紧贴着头骨斩断他的耳道将他耳朵中的软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剔除出去。完美是不需要他人多言的,只要隔断他和外界世界的联系,不论是美丽的还是肮脏的都只要让他保持着他自我最后的认知,没有世人所谓的善恶美丑。




标本从始至终安静的闭着眼睛。我轻轻地拉开他的眼睑看到了大概是这世上最美的眼睛。没有不甘也没有愤怒更没有安详。它没有任何感情,就像一对天生的标本所该拥有的眼睛。我不禁轻声地赞叹起来。但可惜这对完美的眼睛终究还是会腐烂会变质会吸引那些让人恶心的蛆虫。我一边可惜着一边利索地挖走这对眼睛,并决定把它们放在我那堆收藏条件苛刻的收藏品内。




我从我那堆收藏品中找出一对最适合他的眼睛。我将那一赤一黄的眼睛小心地安放在空荡的眼眶内。




完成了。




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标本。




嗯……上来就开始用垃圾文笔搞事情的我(




其实按我的发展黛千寻只是在制作一只猫的标本给小征做生日礼物来着。但是我故意挖了坑让后面的太太们跳就造成了第二棒的神灵太太看到我垃圾的文后文后出现了以下惊吓出的感想和文(




然后我们来看看把我本来沙雕的剧情变得高大上的神灵太太的第二棒。




第二棒:神灵 不帅气不是神灵君 


也许该让那个黑子警官来看看这个杰作。




我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




高脚杯中注入着鲜红色液体,伴随着钢琴与小提琴协奏的乐曲,我轻轻摇晃着,慵懒地把脚架在办公桌上。




举起手中的杯子,在灯光下那红色的液体呈现了澄澈晶莹的色彩,正如把人体剖开,那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出,慢慢晕开,像红色的彼岸花,第一眼看见,便爱上了。




金钱,美人。




没有哪一个人能抵御得了诱惑。




身为标本师的我,自然要留住这世上的尤物。




“你说,是吗?我亲爱的。”我透过杯中的液体贪婪地望着刚刚完成的标本。




不,这不是标本。




这是属于我的,美人。




我噙着笑,轻抿着红酒。




不会说话,就静静躺在那里,不会离开自己,只有自己,才能将他长久保存。




花朵终会凋谢,蝴蝶也终会死去。




而书本却可以保存它们美丽的姿态。




我觉得我像吸血鬼,充满欲望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腰身,他不会反抗,不会发出声音,任由我在他身上做些什么,我露出锋利的尖牙,一点点刺破他颈脖的皮肤,鲜血缓缓流了出来,我伸出舌尖品尝着血的味道,这真是世间的绝味,他那双一红一黄的眼睛就这么注视我,好像在说,来啊,尽情地观赏吧,品尝吧!




我深吸一口气,这可真是美妙,一口饮进杯中的酒,将杯子随意放在桌上。




手机屏幕发出淡蓝的光芒。




“你是谁?赤司君呢?”




呵。




他呀。




就在我的眼前。




(赤司征十郎,我该不该告诉他,我是谁?)我晃晃头,哂笑起来。




“黛千寻。”手指缓慢地敲打着每一个字。“我想请您来一起欣赏……”




指头一顿又继续敲打起来“美人。”




标本啊,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我打开书本,指尖轻点着那干瘪的蝴蝶标本。




而我又做到了什么程度呢?




真是期待啊。




真的是超级棒啊!感觉整篇文章的走向更加有剧情向和悬疑向了!不过还是直接按着我挖的深坑直接跳了进去,但也拯救了本来那搞笑文一样的剧情?总之超级棒啊!我也想要一个那样的人体标本!(变态)




然后我们来看看把我本来沙雕的剧情变得高大上的神灵太太的第二棒。




第二棒:神灵




也许该让那个黑子警官来看看这个杰作。




我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




高脚杯中注入着鲜红色液体,伴随着钢琴与小提琴协奏的乐曲,我轻轻摇晃着,慵懒地把脚架在办公桌上。




举起手中的杯子,在灯光下那红色的液体呈现了澄澈晶莹的色彩,正如把人体剖开,那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出,慢慢晕开,像红色的彼岸花,第一眼看见,便爱上了。




金钱,美人。




没有哪一个人能抵御得了诱惑。




身为标本师的我,自然要留住这世上的尤物。




“你说,是吗?我亲爱的。”我透过杯中的液体贪婪地望着刚刚完成的标本。




不,这不是标本。




这是属于我的,美人。




我噙着笑,轻抿着红酒。




不会说话,就静静躺在那里,不会离开自己,只有自己,才能将他长久保存。




花朵终会凋谢,蝴蝶也终会死去。




而书本却可以保存它们美丽的姿态。




我觉得我像吸血鬼,充满欲望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腰身,他不会反抗,不会发出声音,任由我在他身上做些什么,我露出锋利的尖牙,一点点刺破他颈脖的皮肤,鲜血缓缓流了出来,我伸出舌尖品尝着血的味道,这真是世间的绝味,他那双一红一黄的眼睛就这么注视我,好像在说,来啊,尽情地观赏吧,品尝吧!




我深吸一口气,这可真是美妙,一口饮进杯中的酒,将杯子随意放在桌上。




手机屏幕发出淡蓝的光芒。




“你是谁?赤司君呢?”




呵。




他呀。




就在我的眼前。




(赤司征十郎,我该不该告诉他,我是谁?)我晃晃头,哂笑起来。




“黛千寻。”手指缓慢地敲打着每一个字。“我想请您来一起欣赏……”




指头一顿又继续敲打起来“美人。”




标本啊,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我打开书本,指尖轻点着那干瘪的蝴蝶标本。




而我又做到了什么程度呢?




真是期待啊。




真的是超级棒啊!感觉整篇文章的走向更加有剧情向和悬疑向了!不过还是直接按着我挖的深坑直接跳了进去,但也拯救了本来那搞笑文一样的剧情?总之超级棒啊!我也想要一个那样的人体标本!(变态)




第三棒:趴趴




黑子警官怒吼尚为成句便被决然切断,手机屏幕暗淡下去,威胁在暗室中悻悻落地。黛觉得可笑,但本应适应环境的鼻腔再次被福尔马林碾过,嘲讽带来的愉悦也变成反胃感,舌根上抵强行抑制住而抽痛,最终压抑的感受也未必比那一声怒吼好过。眼前艺术品愈发虚幻,赤司脸色只剩苍白再无生气,光与影的界限分明而遥远,也没得到出谁属于谁的关系。黛觉得扎眼,半天也没探究出究竟结果是谁更狼狈,他不屑做影子,却也没有从光影中分离出来。他转身退出房间,只希望警官到来的时候,他的作品尚未浮肿。




也是超棒的一棒!感觉带出了原著的光影设定?但是还是跟着神灵的步伐前仆后继的跳进了我挖的深坑里(


这是趴趴看到了神灵那棒后的感想:


ummmm感觉很漂亮 但是不知道怎么接 可以清晰的知道故事脉络 但是可能是我太垃圾了hhh




第四棒:希太太




阴暗得没有一丝阳光的房间,那无尽的黑暗因门被猛地踹开而消散,用着那微弱的手电筒,黑子只能依稀看到环境。只是,就算看不清楚,那刺鼻的味道也提醒着黑子,他眼前的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当其他同伴把灯打开时,他眼前出现的,是他一生的恶梦。




「呜…恶…」「这个是!太过份了!」耳边充斥着同伙的惊呼与恶心,黑子的目光却没法分出一点了解他们的情况。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让众人反胃难受的存在,就是他这次希望拯救的人:「赤司君…为什么?明明已经赶来了…他真的下手了…为什么!」就因为想炫耀,竟然这样做,将赤司君…浸泡成…没办法把那「标本」二字说出口,黑子的愤怒无从宣泄。




从镜头看着黑子的愤怒,位置似是对调的情况让黛重新感觉到那扭曲的快感。他不属于我、但也不会是你的,黑子哲也…呵,看啊,这样的小少爷多么美丽。除了那略嫌苍白的脸,其他不都那样完美吗?




你应该可以理解我的,黑子哲也,想要对方永远独属自己。只不过,你是懦夫,而我行动了。所以,就算多愤怒,也别破坏我这绝无仅有的艺术品。




没有光就没有影…既然没分离的可能,那就让光芒永远存在。多么美丽的身影,还有其他时刻的小少爷能与此刻相比吗?没有!安静的嘴巴不再吐出和你有关的事情,那勾人魂魄的双目不再注视着任何人…




那样的你,就算不在我身边,也是属于我的。让你成为标本的是我,让你达到这永恒美丽的也是我…没错,我因赤司而通向新世界的大门,为了答谢,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你喜欢这份谢礼吗?赤司?




在镜头下,黑子那愤怒像是渐渐平息,但只要有细心的人看着他用力咬紧的牙关,就可知道他只是在竭力忍耐。他的目的是让自己生气,他的确成功了。只是,在那生气外,更多侵袭着他的,是无尽的绝望。眼前的人,再也不会张开眼睛,以温柔的声线叫他黑子了。




「把他带回总部,连着这些福尔马林。」干涩得每说一个字都如被刀割过,黑子硬生生的咽下那崩溃的尖叫,提醒自己身为警官的责任,他向其他人下达指令。




和黑子同事已有一段时间,其他警官或多或小都知道眼前这浸泡在液体,却依旧不失美丽的赤发少年对黑子有着重大意义。于是,就算是难以搬运的存在,他们也没一人反对。动手展开清理及搬运,一个警员不经意的瞧到黑子的双眼,心中不由得一惊。那双眼被黑暗吞噬,没有一点的光能透进其中。就像是行尸走肉,那警员不禁想到,却又立刻用力摇头,想把这个念头赶走。




「搬运完毕,我们回总部吧。」虽说黑子的声音一向平淡,可现在的他说出的话已不是可以此形容。像浸入了千年寒冷,黑子的语气没有丝毫温度,也令担心着他的一众人更是心酸。




希太太也接的超棒啊……感觉真的是成了一篇拥有很宏大的剧情的文章,虽然也跟着跳进了坑里但还是赞美各位后续太太!


接着是希太太看完趴趴那棒后的感想:我努力了,但真的太短,感觉资料不足。但看起来,应该是黛前辈将赤队弄标本了吧?而神灵最后的内容,大概是黛告诉了黑子,并高兴的看他的怒气的感觉…吧?按这感觉写下去,觉得趴趴说的其实也挺丰富。(靠着小拾的文推断出神灵写了什么的希太太超级厉害!)




第五棒:药药 赤穗玉藻 




黑暗,黑暗,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吞噬一切的黑,像他现在的心。




他低头,抬头,左看,右看,但是他什么都看不见。伸手,握手,手心里也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最后他睁开眼,只看见了大片大片赤色的,仿佛簇拥着的花,燃烧着的火,闪着荧光的蝴蝶扑闪飞走。




——黑子哲也一下子从梦里惊醒。




他揉着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拉开窗帘,大片的阳光洒落进来,照亮了这个阴郁的房间和这个疲惫不堪的人。




但是心却已经无法被照亮了。




一想到浸泡在福尔马林里仿佛沉睡了的赤司,想起他在水里飘荡起伏的赤红色的头发,合上的双眼,失去血色的唇,他心里那阴暗的滔天的恨就像盘桓而上的蛇,让他永无安宁。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那个人!




原本属于警察的那份正义感在每时每刻的煎熬下都像被熬炼的油块,最终被熬成了一汪浓浓的恨,他要把这所有,全部要往那个人脸上泼去。




——他要让他皮肉尽去,痛不欲生。




黑子勾起笑,眼里是沉沉的黑暗,密不透风——对吧?黛、千、寻。




“早安,黑子警官。”




在走进总部之后,就断断续续有人向他打招呼,扎着领带,穿着制服的黑子带着和平日一样的笑容向他们点点头,随即走进了那间叫他痛不欲生的案件的专用办公室。




当时和他一起找到失踪的赤司的同事已经有几个开始工作了,在看见走进来的黑子,他们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




“早上好,各位。案情有什么新进展吗?”




在目击那场事件的现场后,立刻请了一周的假把自己关在家里,但现在似乎已经彻底从前端时间的打击中解脱出来的黑子语气温和地询问着案情的进展。




面面相觑的其他警官在一阵沉默后,坐在黑子右边的森川开了口,“目前我们搜集现场证据的工作已经完成。在现场搜集到了犯罪嫌疑人的毛发和指纹,经过确认,可以判定犯罪嫌疑人确为黛千寻。”




“再此基础上,我们进一步根据人际关系来调查,可以判断作案动机的有一部分是警方有关。”




没有说出口的部分。黑子在心里像自嘲一样冷冷一笑,和警方相关,怕是只和我有关吧。




“所以,现在我们的判断是,物证齐全的前提下,首先逮捕犯罪嫌疑人黛千寻。在追踪到他的行踪后,我们就能立刻——把他送上法庭!”




黑子在听完进度后,带着笑容向花费时间向他讲解的森川点点头,随即打开电脑开始阅览同事发过来的资料。




屏幕蓝荧荧的光照在他脸上,他看似专心致志,其实内心已经计划到了更加深更加狠的地步。他决不允许有人在他之前抢先抓住黛千寻,他要在一切人之前抓到他的尾巴,然后轻轻的一声,带着硝烟味的“砰——”。




抢在所有人面前,亲手杀了他!




他再一次重复阅览着资料,接着发现刚刚没有被重点提及的内容。角落里装着的两枚摄像头。他的同事似乎并没有重视这一点,但是他知道,为了彻底把赤司注意力从自己这边抢夺过来以至于把他做成只会在自己身边停留的蝴蝶标本的黛千寻,是不可能不想看到他当时发现赤司时那震惊,扭曲,又苍白的脸的。




他甚至可以想象出黛千寻那快乐又扭曲的眼神。




绝对在嘲弄着自己的,以彻底拥有赤司的死亡和永远沉眠着的身体的身份,来嘲弄对赤司君拥有相同心思的自己的无能。




在定下大致的搜索方向后,黑子下午走下一层层的楼梯,来到了停尸间门口。




他推门而入,就看见躺在桌子上的,似乎只是睡着了一样合拢了艳红色双瞳的赤司,发丝散在桌面上,他身上披着薄薄的白色被单,极浓极素的对比




刺痛了黑子的眼睛。




他拿起放在一边的验尸报告,但只看了一眼就把它甩在一遍,抱着自己的头,深深蹲了下去。




他害怕,害怕知道赤司当时的绝望和恐惧,被活生生做成了标本,原本均匀的呼吸被硬生生卡断,痛苦痛苦痛苦痛苦,被浸泡去福尔马林时他还活着吗,还有意识吗?他怕知道了这些后他会冲动的杀了自己,这不是他的错,可他却后悔万分。




后悔没早点千刀万剐了那个伤害赤司的黛千寻。




依旧是只能赞美各位被坑在坑底的太太的各种写文水平呜呜呜真的是太好看了QAQ写出了连环扣一般的悬疑复仇文。还有药药太太这文艺的文笔w


以下是药药对前一棒希的感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希希的文,当我看见时,我的内心充满了卧槽。但这并不是希希的错,是我一直活在小甜饼的世界里QAQ希希写的好直接,直接写福尔马林做成标本什么的让我很不好,呜呜呜……顺便黛前辈!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居然!希写的黛前辈太病娇了……


第六棒:树桑 树桑的脑袋里有黑洞w




“赤司君…”黑子艰难地呼吸着,他跪在地上,像懊悔也像是赎罪,如虔诚的教徒跪于神父与十字架面前忏悔哀悼。




他面容悲戚,苍白的唇角却扯着微笑,他温柔地用手指将赤司额上的碎发拂开,指尖划过他光洁的额头,黑子几乎分不清哪一边的苍白才是属于那已经归去的人。




“我的…赤司君…”




他毫无血色的嘴唇颤抖着,呼唤永远不会再给予自己回应的人。




黑子将手伸进那片薄薄白色布料,握住了赤司冰冷僵硬的手,放在唇边温柔地亲吻:“赤司君…再等等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独地离开…不会的…我怎么舍得…”




门被推开的声音与身后人的脚步声让黑子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抬了抬眼皮,并未有其他的动作,这幅毫无波澜的模样让站在他身后的人呼吸都抖动了起来。




“哲…你…”青峰攥紧了手中的门把,几乎要让那块坚硬的金属改变形状。




“青峰君…你也来看赤司君了…”黑子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将那只苍白修长的手重新放回床上,又怕床上的人受冻似的将掀起的布料重新为他盖好。




青峰闭了闭眼,将翻涌的情绪压抑下去:“赤司他…早就该下葬了…警局已经用调查案件为由拖了好几天了…你也差不多该…”




青峰的话语顿了顿,他看着那站在床前的人温柔地注视着那张苍白又艳丽的面容,深深地自胸腔呼出了口浊气,方才能够继续说下去:“赤司…已经死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让他安息…!”




“…安息…?”黑子突兀地开口,粗鲁地打断了挚友的话语,他缓缓地,一寸寸地转动着脖颈,骨骼发出生锈机械一般可怖的声响。




“我不肯…让他安息?”黑子又重复了一遍,冰冷浑浊的笑声在他的喉咙里滚动着不断翻涌出来。




他笑着,一步步走向青峰。




“安息…安息啊…青峰君,你究竟是怎么说出这个词来的?”黑子的脸色渐渐地开始变得扭曲狰狞。“他被那个恶魔带走…!被黛千寻!被他活生生地折磨死!被泡在福尔马林里…感受那冰凉的液体,冰冷地,一点一点的,一寸一寸的,入侵自己的身体…无论他怎样挣扎怎样呼救都没有任何的用处…他只能浸泡在冰冷和绝望里慢慢地死去…孤独地,冰冷地,缓缓地死去…”




黑子忽然歪过头,像坏掉的木偶狰狞地微笑:“而那个杀了他的人,却还在逍遥法外…呵…即使他被我们抓到了又能怎样…?也不过就是被带上法庭审判,然后简简单单的‘砰!’…一声,他就…就可以轻松地死去了。”




黑子慢慢地诉说着向他靠近,忽地一下子猛然发力竟然将强壮的青峰狠狠按到了墙上。




黑子用力扯住他的警服衣领,他指骨外侧的皮肉几乎都要被那恐怖的力道撕开,他将青峰拉到自己面前,他直直注视着青峰的双眸瞳孔剧烈颤抖着:“现在,我问你,青峰君…”




“他要”




“怎样才能安息啊…?”




树桑太太写的超级棒啊!感觉脑补出了黑子的绝望和愤怒。虽然各位太太们都掉进了坑中但是这个剧情也超棒啊!超喜欢黑子的台词超级有感觉!


接着就是树桑对前一棒药药的评价:讲真我看到药老师那一棒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啊!!!发生了什么啊啊啊!!!不蛮您说我前十分钟的状态总结归纳一下大概就是:什么情况什么东西什么玩意儿小征怎么就死了啊怎么还是老黛动的手啊臭老黛死宅真恶心哼药老师这种剧情都写这么好让不让我活了啊我还想让阿大出场呢但现在看起来完全是小黑子主场啊我要怎么办我是谁我在哪儿




第七棒:小一 就此别过


看着几近癫狂的黑子哲也,青峰大辉只觉得自己的嗓子发堵,什么也说不出来。




良久,他才挤出一句:“我是警察。”


 


“所以呢?”黑子哲也歪着头看着他,那双原本澄澈的蓝色双眼带着戏谑和嘲讽,“你能把黛千寻千刀万剐吗?你能让那个恶魔付出代价吗?你能让赤司君安息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吼出来。




“…………”青峰大辉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黑子哲也没有给他机会。




他松开青峰大辉的衣服,用很轻的声音说道:“你不能。你什么都做不到。但是我不同。”




黑子哲也走回床前,看向床上那人的眼神温柔而眷恋。




“我能做到。”




“……你要做什么?”青峰大辉费力的挤出一丝声音问道。现在的黑子哲也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恐惧。




手指在那人苍白又艳丽的面孔上轻轻描绘,从眉毛到嘴唇,一点一点,仔仔细细,像是要把这一切都印在心底。




“我要把他加注在赤司君身上的痛苦都还给他,然后打碎他的骨头,挑断他的筋脉,让他绝望的泡在福尔马林里死去。”




黑子哲也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之前的癫狂和歇斯底里,而是很平淡,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那样平淡,平淡得让青峰大辉浑身发冷。




拳头在看不到的角落里紧握,指甲都嵌进肉里也没有察觉,青峰大辉费力的压抑住自己内心涌动的黑暗。




“我是警察。”他说。




他已经不知道是想要制止黑子哲也,还是想要制止自己。那些从内心深处突然涌出来的黑暗和赤司征十郎苍白的面孔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交错着晃来晃去,让他想要毁灭一些什么。




但是最终他还是抑制住了。




“我是警察。”他说。




“所以呢?”




“所以我会阻止你!”




哇小一这个展开超级棒啊!感觉阿大帅上了一个新高度!而且这个描写超细腻感觉很短就勾勒出了纠结和选择呜呜呜太太们真好qaq


接着是小一太太对上一棒树桑的感想:对树桑的感想就是——写的真几把好看,想把树桑绑起来让她写完




第八棒:赤焰 赤焰花




“阻止我?”黑子顿了顿,充满嘲弄意味地轻笑一声,“那个时候,你为何不去阻止黛千寻呢?”




“情报不足?人手不够?不,都不是吧。”黑子用轻细得近乎刀刃般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你只是囿于自己的情感中,不敢面对他而已。”




“只是这样片刻的犹豫、些许的私情,就让事态最终无法挽回了。”黑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用切慕而眷恋的目光凝视那面颊,苍白的床头灯光如水一般从那鼻尖流泻而下,在残存的昔日光彩下,那清丽面庞仍保有一分诡谲的生命光泽。




“这想必是黛千寻一生中最成功的作品。”他笑了,面对床上这个只如陷入沉睡一般的清秀男子,久久地失去言语。




多么讽刺,他曾千万次地凝视这张面颊,如仰望一个神话、描勒一个梦境,现在那些待神话的敬慕与待梦境的热烈仍分毫未减,这些情感所指的唯一对象,却连一个最为普通的微笑都不会再次向他显露了。




“他是我唯一的心火。”他的视线最后流连了一秒,终于恋恋不忘地收回,“现在这簇火熄灭了,终其一生,再不会有新的光火、新的热源了。”




“所以,青峰君,这就是我最后的燃烧了。”




黑子看向他,青峰第一次意识到那双清水般的蓝眸深处,涌动着如此滚烫的海底岩浆,他仿佛被灼伤一般指尖一颤,定在原地,黑子径自与他擦肩而过,走向门外,唯有最后的声音散落于寂冷空气中:




“无论你阻止与否,我的决心都不会改变。请慎重抉择。”




青峰的脑海中,仍长久定格着黑子最后的眼神,某个瞬间,他竟恍惚看见了黛千寻注视赤司时的眼神,于瞳眸深处烧灼着同样的孤注一掷的决然与绝望。




“赤司,这就是你的命,也是我们的命。”他终于笑了,也早已无意在意那笑声有多凄厉与苦涩,他紧紧地抓上胸前的衣料,在那里,曾有过凝结着无上光荣的警察勋章,现在那份可笑的荣光正灼得他生痛。




世间好物不坚固,不是本身易碎,就是引诱着他人捣碎。譬如流云朝霞,譬如琉璃杯樽,譬如那夜莺被锁进樊笼,因惊世的歌喉而送断了自由,又或是此时的赤司。




“有那么一会儿,我还真有点理解黛千寻的念头。因为美好终将消逝,所以想以这种方式让他心中的美好永存。”他的手指轻轻触上赤司的脸,从下颌到颧骨边缘,“但他错了,他亲手打碎了它。”




一个不会说话、不会走动,不会再度睁开眼、笼罩在令人不可逼视的自信光辉里发表见解、眉梢眼角处处都是熠熠光彩的你,就不是那个令人见之不忘永恒倾心的你。




他无法说,他再不能说,他只能在这庞大无形几乎再无法承受的命运前止住动作,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吻上了那再不会睁开的双眸。




他无法做到什么。无论是爱,还是保护一份尚未开始的爱。




他又怎能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去剥夺他人爱的权利?




如果黑子选择了这种方式来纪念爱情——




他闭上了眼。处处是无数人的面影,无数人的声音。




时间在这空寂屋室内,久久地凝固。




“警官,和黑子哲也的会面,您……?”回到警局后,他的下属在日常的相互招呼后忙不迭地询问起来。




“他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他把自己摔进旋转椅内,一手支在桌上撑着脸,望着窗外,陷入沉默。




一周后,紧急通知传来。




但他知道黑子的报复必定已接近尾声。




感觉赤焰焰太太这棒接的更加完善了青峰和黑子的性格以及感情和青峰、黑子、黛与赤司的爱恨情仇?以及终于要完结的那种感觉?超级清新的文风感觉真好...


接着是赤焰焰太太对小一的上一棒感想:看到paro的时候整个人都是ΣOAO的…完全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只能从字里行间来推测几个人物的身份定位,然后按自己的理解瞎搞(…)希望没有拉低接龙水平TUT




第九棒:心九 甘矢九





超棒啊这种结局虽然总给我一种没有结束的感觉……但果然是只有画画才能表达出来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超喜欢!虽然至此没有一个太太爬出我挖的坑但是这个结局超棒啊!


接着是心九太太对前一棒赤焰焰的感想:赤焰焰的文笔我超级喜欢,描写也很动人我要吹爆她()但是!!为什么我的阿征!!我的阿征!!!啊我要杀了你们!!!啊!!!


END


另外,身為代發的我說一下,第一棒的蛤蟆,本來寫的標本是一隻貓(保持微笑)

评论(2)
热度(57)
  1. 树桑的脑袋里有黑洞w韻希 转载了此文字
    我这次让阿大出场了,快夸我!!话说黑化小黑子也太帅了吧我写得完全停不下来啊…
  2. 甘矢九韻希 转载了此文字
    请大家把赤焰焰的那棒当做结尾看完,然后吹爆太太们。不要看我那个bug连出分镜跟屎一样的画()所以说到...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