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小小的赤司(大赤司side)


之前联文的补完,希希写的超棒

韻希:

 「神明大人,如您真的存在,请聆听我的祈祷。希望我的小孩,可以在往后的日子,身边围绕着爱他的人。就算我离开了他,他也可以感受到温暖。我希望,他的童年不只有压力。在身为赤司之前,他是我最爱的孩子,征十郎…我愿为此,付出一切付价。」只有神明与女子知晓的约定,默默记下女子的祈求,神明看着未出身的男孩那已被谱写的未来,看到那男孩的优秀及他遇上的困难。


  你的祈求我已收到,这是为将来的男儿而定下的帮助。纵使是神明,也没有改写未来的能力。只不过,只是一次的话,我会让他身边的人看清,那个表面完美的人,内心的寂寞及孤独。看到了这样的他,不管是谁都会在意,希望能给予对方关怀。 


  感觉到身体有股暖流,女子似有所觉的抬头,如火花般明亮的双眸流露着温柔。轻抚着婴儿所在的位置,赤司诗织闭上眼睛,低语说道:「拜托您了,神明大人…」


  这是所有事情的开端,没有任何人知道,曾有那么一个女子,在某天许下了愿望。而那个愿望,将令许多人的内心受到触动。


  时光流逝,肚内的小生命已渐渐长大。随着时间那不留情的剥夺,小男孩—赤司征十郎已开始忘记何为快乐。只要完成父亲交托给自己的任务,不辱赤司之名,才是自己生存的证明。生而为人,赤司却没法找到自己个人的意义。


  「怎么了,征十郎?」轻抚赤司的头发,诗织柔和的声音令小孩伪装的成熟缓和下来。看着发色、眼睛均和自己一样的母亲,赤司轻轻抱着对方,抬头看向诗织的眼里透着迷惘:「母亲…我想知道,我会就这样活下去吗?为了赤司家的荣誉。」


  眼前的男孩五官还没完全伸展开,但诗织已可在他的脸上看到她和征臣的影子,也能看出未来的他会多么好看。然而,这样的小孩却一直被自己的姓氏束缚,舒展不了的眉眼尽是忧愁。知道对方只会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脆弱,诗织却更是难过。不过五、六岁的孩子,却已背负那没有限度的重压。


  紧紧回抱着赤司,诗织的说话低得几乎听不见:「没问题的,征十郎,你会找到能并肩而行的伙伴,到那个时候,你一定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看着母亲那心痛的样子,赤司明白自己的话令对方也变得难受。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赤司的小手贴着诗织的脸颊:「我明白了,母亲。我会等待的,直到那天,你要笑着对我说,你为此感到很高兴。」


  「好的,那么征十郎,我们来打勾勾。」伸出尾指向赤司笑道,诗织却没想到,手指触碰的一刻,眼前的赤司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这里是哪里?」和赤司相似的声音,却完全没有了那种小孩独有的甜糯。诗织眼前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初中至高中生的男生,头发与双目都是她熟悉的焰光。毫无缘由的,她确信眼前的就是她的孩子:「征十郎?」


  错愕的瞪大双眼,赤司的视线落到了诗织身上,呆滞的表情让他出现时的气势一扫而空:「母亲…?」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赤司的泪就这样无声落下。看着诗织那变得慌乱的眼神,赤司努力着抹去眼角的泪,却感觉愈抹愈多。


  过了一会,他终于止住眼泪,上前握着诗织的手:「母亲,这是我六岁的时候吧?我们说好了,我找到朋友,你就要对我说…」「我为此感到很高兴,征十郎。」赤司说得像是很遥远的事,诗织却立刻明白他提的是刚刚与六岁的他的约定。


  眼中悲喜交集,赤司的笑容却是无比幸福:「在过去时,我曾经因你的离去,以为你再没法跟我说这话而说你是『骗子』,现在,我终于听到了。可能,这就是我会和六岁的自己交换时空的原因。」


  说完这句说话,赤司坐在诗织身旁,双眼似是舍不得移开。听到「你的离去」四字,诗织意识到对方那没直接说出口的事实:「也就是说…在你的时间,我已经离世了?你会很寂寞吗?」


  张口时感觉有硬物卡在喉咙让自己说不出话,赤司第一次知道自己会有那么感性的时候。不过,既然这已是非日常的存在,那我就算失态,也没有过错吧?只不过—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哭泣上,这个奇迹似的时刻,我想珍惜着那一分一秒。


  缓缓的深呼吸,压下那道悲伤,知道诗织最爱他的微笑,赤司就露出和煦却不过于炽热的阳光笑容:「我不会寂寞的,母亲。虽然如你所说,母亲于我五年级的时候离去了…不过,我在之后找到了在意的朋友及伙伴。我已经不会独自一人,你可以放心。」


  眼中流露出欣喜的光,诗织握住对方的手,那道暖和一直传到赤司心中:「那真是太好了,征十郎。你的朋友是怎样的人呢?我想更加了解未来的征十郎。」「我很乐意,母亲。他们是一群才华洋溢的天才,虽然性格各有不同,但都是我重要的前队友。」点头应道,赤司开始介绍奇迹之世代及幻之第六人的性格。


  听到两米多高、性格却有点粘人的反差紫发男生、在黑夜就看不到、还有不论日夜都难以发现的二人,诗织忍不住轻笑起来,接下来是有些跳脱的模特儿,还有赤司现在就认识的绿间,诗织在听着这些话时,脸上一直在笑着。


  「最后…是另外一个我。」迟疑了片刻后终是说道,赤司在诗织眼里看到讶异。只是,他认为「仆」也是他的支柱之一:「他在你离开后出现,本来我认为他只是个执着、好胜的存在…但是,相处下来,我觉得他就像一个弟弟。因为有他陪伴,我才能这样走下去。」


  明白了赤司说话的意思,诗织思索了一下,接着终是开口:「我知道了,那么征十郎,他现在在吗?」「不…他现在应该在小时候的我那边吧。他在害怕,不知道怎样面对从没见过的母亲。」苦笑却带着宠溺的温柔,赤司回想自己那时过去,和他们遇上的经历,心中一阵柔软。


  「是这样吗?那么,征十郎,你能帮我告诉他吗?我很感激他为你做的一切,还有,他也是我的孩子。」只要是你,我都会接受。没有把这话说出,但诗织知道对方已经明白。


  「我明白了,母亲。」轻声应下诗织交托给他的言语,赤司回答着。


  「诗织,你知道征十郎在哪吗—你是谁!啊,征十郎…?」赤司征臣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事,本只是想找到赤司并让他上课,眼前却出现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只不过,可能是天生的血脉感应,他还是一眼看出他就是赤司。


  「父亲,你好,我在这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不过,在难开之前,我想跟父亲说,身为赤司家的人,我会保持着胜利。」虽然说着和小赤司相若的话,赤司的眼中却无一丝迷惘,反是充满了坚定。未了,他轻轻鞠躬,并小声的向征臣说道:「还有,父亲,希望你能在这几年,好好珍惜母亲。」


  「再见了,母亲,我会告诉『仆』。终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说着这句说话,赤司身上的光又再出现。片刻后,诗织和征臣眼前是熟睡的小赤司。


  决定让赤司好好休息,征臣也就离开原地,让诗织圈着小赤司,让他睡得更舒服。过了一段时间,诗织看着揉着双眼,一脸高兴的小赤司,眼中溢满温柔的问道:「征十郎,你好像很高兴,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做了一个很有趣的梦。」红发的孩子弯着眼睛回答,眼中的阴霾消散不见。 


-------------------------------------------------------

小赤隊的side請看接龍,回覆放連接,試著回應了一下最後兩棒的情況,這樣看起來希望更順暢。

然後,以下是Nash戰後的,慎入。

「你就是征十郎说的,另一个他吗?」看着独自站在虚空的红发少年,诗织上前问道:「终于见面了,我的孩子。」

「母亲…」看着这个初次见面的母亲,征十郎却感到身体叫嚣着,要他扑到对方怀里。只是,在他做出这动作前,诗织已主动抱着他。

「我回来了,母亲。」温暖的怀抱,让人安心的声音,征十郎露出幸福的笑容。这一次,他不再孤单。


评论
热度(20)
  1. 壹贰叁韻希 转载了此文字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