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小小的赤司(接龙)

短小的我😂

韻希:

大家好,这里是群里的接龙游戏,题目是《小赤队》,方式是七人交棒,第一人只写完后传给第二,第二棒写完给第三,如此类推。每人写作或作画的时限是一小时,过了就不能更改,要传给下一棒了。


需要注意的是,由第二棒开始,每人都只知道前一棒内容,更前的都不知道唷。也就是说,第三棒不会知道文章的开始,之后也可能会出现愈来愈歪的问题,这就是,这次接龙的挑战之处!


以下是接龙次序:我、树桑、药药、心九、手洗,神灵以及阿一。那么,在这逐渐摸索的过程中,故事会怎样发展呢?就让我们看下去吧!


第一棒-


「神明大人,如您真的存在,请聆听我的祈祷。希望我的小孩,可以在往后的日子,身边围绕着爱他的人。就算我离开了他,他也可以感受到温暖。我希望,他的童年不只有压力。在身为赤司之前,他是我最爱的孩子,征十郎…我愿为此,付出一切付价。」只有神明与女子知晓的约定,默默记下女子的祈求,神明看着未出身的男孩那已被谱写的未来,看到那男孩的优秀及他遇上的困难。


你的祈求我已收到,这是为将来的男儿而定下的帮助。纵使是神明,也没有改写未来的能力。只不过,只是一次的话,我会让他身边的人看清,那个表面完美的人,内心的寂寞及孤独。看到了这样的他,不管是谁都会在意,希望能给予对方关怀。


感觉到身体有股暖流,女子似有所觉的抬头,如火花般明亮的双眸流露着温柔。轻抚着婴儿所在的位置,赤司诗织闭上眼睛,低语说道:「拜托您了,神明大人…」


这是所有事情的开端,没有任何人知道,曾有那么一个女子,在某天许下了愿望。而那个愿望,将令许多人的内心受到触动。


时光流逝,肚内的小生命已渐渐长大。随着时间那不留情的剥夺,小男孩—赤司征十郎已开始忘记何为快乐。只要完成父亲交托给自己的任务,不辱赤司之名,才是自己生存的证明。生而为人,赤司却没法找到自己个人的意义。


「怎么了,征十郎?」轻抚赤司的头发,诗织柔和的声音令小孩伪装的成熟缓和下来。看着发色、眼睛均和自己一样的母亲,赤司轻轻抱着对方,抬头看向诗织的眼里透着迷惘:「母亲…我想知道,我会就这样活下去吗?为了赤司家的荣誉。」


眼前的男孩五官还没完全伸展开,但诗织已可在他的脸上看到她和征臣的影子,也能看出未来的他会多么好看。然而,这样的小孩却一直被自己的姓氏束缚,舒展不了的眉眼尽是忧愁。知道对方只会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脆弱,诗织却更是难过。不过五、六岁的孩子,却已背负那没有限度的重压。


紧紧回抱着赤司,诗织的说话低得几乎听不见:「没问题的,征十郎,你会找到能并肩而行的伙伴,到那个时候,你一定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看着母亲那心痛的样子,赤司明白自己的话令对方也变得难受。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赤司的小手贴着诗织的脸颊:「我明白了,母亲。我会等待的,直到那天,你要笑着对我说,你为此感到很高兴。」


「我明白了,那么征十郎,我们来打勾勾。」伸出尾指向赤司笑道,诗织却没想到,手指触碰的一刻,眼前的赤司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这里是哪里?」和赤司相似的声音,却完全没有了那种小孩独有的甜糯。诗织眼前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初中至高中生的男生,头发与双目都是她熟悉的焰光。毫无缘由的,她确信眼前的就是她的孩子:「征十郎?」


错愕的瞪大双眼,赤司的视线落到了诗织身上,呆滞的表情让他出现时的气势一扫而空:「母亲…?」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赤司的泪就这样无声落下。看着诗织那变得慌乱的眼神,赤司努力着抹去眼角的泪,却感觉愈抹愈多。


过了一会,他终于止住眼泪,上前握着诗织的手:「母亲,这是我六岁的时候吧?我们说好了,我找到朋友,你就要对我说…」「我为此感到很高兴,征十郎。」赤司说得像是很遥远的事,诗织却立刻明白他提的是刚刚与六岁的他的约定。


眼中悲喜交集,赤司的笑容却是无比幸福:「在过去时,我曾经因你的离去,以为你再没法跟我说这话而说你是『骗子』,现在,我终于听到了。可能,这就是我会和六岁的自己交换时空的原因。」


说完这句说话,赤司开始向诗织述说,他在未来的故事,以及本应身处此地的六岁的他,到底展开了怎样的奇遇。


 


嗯…完全可以略过的一棒,感觉拉低整个接龙的水平了…不过,红花虽美也要绿叶扶持嘛,总之就是设立了小赤队出现的原因了。




总觉得,首棒吓到树桑了呢…好,下一棒!


 


第二棒—树桑  @树桑的脑袋里有黑洞w 


——火神大我,16岁,诚凛高中一年级在读生,幼时曾随父母移居美国,初中时回到日本,目前正面临或许是人生中绝无仅有的惊悚现象。


 


  在高一与篮球部的伙伴们共同参加winter cup上,三秒钟之前还在自己面前气势汹汹地对自己捅刀子的红毛小狮子此时却在一阵强光后消失无踪了。


 


  哦,也不算是消失无踪了,火神在听到那声奶里奶气的“…妈妈?”时,将视线下移了足足三尺才看清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个小家伙。


 


  上帝保佑,这是什么超自然现象…【刚才在强光亮起的时候火神看到青峰像风一样往体育馆那边跑过去了,他猜青峰大概是跑去那边拿灭火器了


  火神感觉自己的脊背有点发凉,要知道美国的惊悚片拍得着实是不错,尤其是关于恐怖的小孩子一类的…


 


  而他此时面前站着的这个小孩就恰恰十分符合恐怖片里的特征,白皙的小脸,穿着一套不用猜就十分昂贵的精致小礼服,看起来就像坐在古堡里饮血读书的小小吸血鬼伯爵,火神有点怕他下一刻就扑到自己的脖子上把自己吸干。


 


  …其实还是蛮可爱的,至少比火神见过的所有小孩子都要可爱,不过他脸上还在隐隐作痛的血口显然不太赞同他这么想。

  而且这孩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凶神恶煞,反而眨巴着跟苹果糖似的大眼睛无措地盯着自己——他看起来被吓坏了,火神猜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身高和长相加起来对于小孩子来说的确是有点吓人。

    “…赤司?”看起来第一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是绿间,虽然他走过来的步子有点不太稳。

    他在长得跟只草莓大福似的小家伙面前蹲下身来:“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子还有点胖乎乎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指,小小的赤司君轻轻抽了下鼻子:“我叫赤司征十郎…请问…您是真太郎君的哥哥吗?”

  哦对了,他们两个小时候是相互称呼彼此“征十郎君”和“真太郎君”的,也就是说自己面前的这个的确是…

  然而就在他再次开口之前,一双手已经先一步伸了过来,等绿间回过神来的时候,黑子已经把自己面前那个软乎乎的小东西抱在了怀里。

  “你好,小小的赤司君。”黑子抱孩子的动作看起来意外的娴熟,绿间不禁觉得自己这个存在感微妙的旧友说不定将来会适合做些和孩子们在一起的工作。【绿间也觉得自己此时想这些东西有些不合时宜,但他的大脑已经乱成一团了,再冒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也不奇怪。

  “初次见面,我叫黑子哲也。”怀里的孩子轻飘飘的,抱着一点都不会觉得累,况且这么珍贵的机会大概是再也遇不到了。

  “黑子哥哥好,我叫赤司征…”小孩子在黑子的怀里显然平静多了,礼貌地点头问好。

  话还未说完,抱着自己的哥哥就已经亲上了自己的脸颊,从小没有跟除母亲之外的人如此亲近过的小赤司身体一下子僵硬了。

  瞧这小孩子愣住的表情,黑子却感觉心都快要被那句奶声奶气的“黑子哥哥”融化了,至于真正的赤司君回来之后的事情,就等到那时候再说好了。]


 


定立了时间线的基调!竟然让青峰就这样跑走,我真的很意外呢!黑子太过份了我也想吻…咳,不对,这样会吓到赤队的,这样可不好啊!


接着,是第三棒的药药看到第二棒树桑的感想:树树的那一段 ,我看完 , 真的超级萌啊啊啊啊啊  ,小小的征酱,   像草莓大福糯米团子那么一丁点 ,   怎么这么可爱 ,  超喜欢,   整体给人就是萌萌啾的,  我也好想吸一口,  然后这萌萌的风格被我破坏了 很对不起树xxx


超级好评!那么,说自己破坏了这萌萌情况的药药,又写了什么呢?


 


第三棒-药药 @赤穗玉藻


一下子脸上被从没有见过的人印上了一个湿漉漉的吻,原本以为是值得信赖的大哥哥,却……小小的赤司在愣神后,眼睛眨巴几下积蓄上了泪水,玫瑰花苞般的赤瞳像被雨水打湿般让人怜爱,小嘴扁了扁却还是忍耐着没有哭出来。


 


但在场的人无疑都看到了这孩子幼猫般委屈的神情,火神惊的落地的下巴,绿间看见了后颇有几分对黑子行为的气恼,手伸过去就要把小小的赤司抱过来。


 


黑子却转身回避了绿间的动作,神色认真地看向被他抱在怀里而有些不安的小赤司,“我认识赤司君哦,为什么要哭呢?”


 


不安和对周遭一切的陌生感让小小的赤司眼角嫣红,他努力抑制着哭腔,断断续续地对面前这个陌生的大哥哥说,“我……妈妈说,亲吻这种事,除了家人……只有喜欢的人才能做……”


 


即使是在这样没有任何熟悉的地方,他也依然抑制着自己的恐惧和慌乱,尽量以清晰的调理来回答对方的问题。


 


毕竟他还是个孩子,这已经是能做到的最好了。


 


“我非常喜欢赤司君哦。”黑子放下赤司,蹲下,视线和他齐平高度,蓝色的瞳孔中倒影着的小小的影子在恍惚间似乎变成了那个纤细的身影,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向谁剖白着自己的心情,“我对赤司君的未来,是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爱意般的心情了。所以,我可以吻赤司君吗?”


 


听到了令人惊讶的表白,年龄尚小的孩子白皙的小脸一下涨的通红,他和眼前的人分明从未见过见过,却突然听见这样的话——


 


“——黑子,你在对这么小的赤司说什么呢?!”


 


突然插入的斥责,绿间一下子把小小的孩子拉到自己的身后,像护着小时候藏在匣子里的宝物一样挡在赤发的孩子面前,“在怎么任性也要有限度的吧?这可还不是现在的赤司,对小孩子说这种话真是不知羞耻!”


 


被人护在身后时条件反射般抓住衣服的一点点下摆的赤司眨着猫瞳,软软的语调中带着一丝信赖,“绿间哥哥,真太郎君在哪里呢……”


 


绿间愣了一下神,这才反应过来小小的赤司是把现在的自己当成了小时候自己的哥哥,赤司拉着自己衣角的姿态可爱极了,让他不走自主地回忆起了童年和赤司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


 


 


花房里悠扬的钢琴声,两个小脑袋凑到一起涂抹的画,笑容,阳光,和手牵着的手。


 


过去的赤司还没有被养成一切都要克制的习惯,他被教导稳重,却没有像现在一样把一切都藏进心里。


 


他还记得在某个冬日,房屋外是披盖上的皑皑白雪,赤司家的屋子还采取着古老的方式,噼里啪啦壁炉里烧着木炭,但因为是高级的货色,所以并没有冷,暖烘烘的氛围萦绕着晕染开。


 


当时的他和赤司就一人捧着一杯热可可,两个小团子一起窝在软到可以陷下去的真皮沙发。赤司那天似乎很困,手里暖烘烘的巧克力喝着喝着就放到一边,他努力撑着眼皮,却还是没有抵挡过睡意的呼唤,头渐渐滑下,依靠在当时也还稚嫩的绿间的肩膀上,软软的发丝,浅浅的呼吸,赤司合上眼睛,渐渐睡去。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赤司依赖。


 


眼神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手掌也包裹住了那小小的手,语气也不由自主地放缓,“征十郎,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是现在,你是在未来。”


 


正如过去一起长大的那样,他了解赤司,他确实可以蒙骗现在的孩子自己是绿间的哥哥,给予他虚假的安心感,但赤司一定更愿意知道事实。


 


他毕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温馨的画面,承接了树桑的背景提示,绿间的回忆温柔又窝心,是触动内心柔软之处的一棒,看着有能感到浓浓的幸福。


接着,虽然药药说没继续那萌萌的感觉,但心九完全没认为文有变差唷:不知道为什么说是要喂我吃屎(? 明明是鲜花!!虽然不知道上一棒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黑子!!诱拐小孩子是不行的!!还好有绿间在!!呜呜呜绿间和小征的互动可爱极了


第四棒—心九 甘矢九




因为担心内容扭曲而简单承接的太大,在一小时内画中那么棒的画真的令人佩服!调子好像微往悲伤的感觉去了,这会不会影响之后的事呢?


对于心九太太的图,手洗太太也高度赞赏:第一格的小赤超可爱的!翠翠果然(?)又是老妈子角色(是粉)意外地是正经的套路,我还以为会偏到什么地方去呢www心九太太超厉害!!我吹爆噫呜呜噫


第五棒—手洗 A到Z全面配方


“小黑不要用那么奇怪的说法啊,都让小赤害怕了。”黑子刚想解释,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紫原突然发话了。他把吃到一半的薯片放在桌子上,慢悠悠地走到绿间身边蹲下身来。“小赤才没有错哦。”


 


原本两个人就非常显著的体格差因为小赤司年龄的缘故显得更明显了。小赤司看着这个陌生的大个子,有些紧张地又往绿间身后躲了躲。


 


“请问你是……”


 


“我叫紫原敦,”紫原说着把右手递到小赤司面前,“请多多指教,小赤~”


 


小赤司怯生生地看着他。几乎能把自己的两只手都包起来的宽大的手掌,尽管蹲下来还是比自己高了一点的超大号的体格……他下意识地有些害怕。但是对方鸢紫色的眼睛正充满笑意地看着他,身上隐约飘来香甜的气息,又让他隐隐觉得,这个叫“敦”的男人不是坏人。


 


而且妈妈教导过我,别人和我握手的时候我要有礼貌。他暗暗想着,咬了咬嘴唇。他松开一直拽着的绿间的衣角,握住了眼前这个大个子的手。


 


他看到对方眼睛一亮。紫原有些粗糙的手掌轻轻地握着他的小手,痒痒的感觉让他不禁有点儿想笑。但他还是小大人儿一般道:“我们也是一个球队的吗,紫原先生?”


 


紫原笑了一下,松开了他的小手。“是啊,我们都是一个球队的,除了那个怪眉毛。”他无视了一旁又被成功惹毛的火神,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小大人儿,“小赤不要叫我‘紫原先生’啦,听起来好奇怪~”他指指放着零食的桌子,“要不要和我一起坐到那边去?一直抬头看着这些超高的怪物超累的吧~”


 


“喂你才是最怪物的吧,紫原。”绿间无奈地推了推眼镜,“不过你说的也是。”他低头看看小赤司,“你就和紫原一起坐在那边吧,赤司。”


 


“我给你零食吃哦,是今年夏天限定的西瓜棒冰口味的美味棒~”


 


“可是……爸爸说我不应该吃零食。”小赤司又有些犹豫地抬头看了看绿间。


 


“没关系没关系~小赤已经长大了,可以吃零食了。”紫原说着凑到小赤司耳边,小声道,“而且穿越到未来其实是一件很让人害怕的事情吧?小赤辛苦了,今天的零食就当作是奖励吧。”


 


小赤司被戳中了心里的委屈,一瞬间眼睛就酸酸的要冒出眼泪来。紫原连忙又轻轻怕怕他的头,弯着身子拉着他的手走到桌边,把小小的人抱起来放到了自己腿上。


 


“紫原君,你这样很狡猾。”一直没出声的黑子面无表情地看向正在给怀里的小人儿打开美味棒的紫原。


 


“就是啊小紫原!太狡猾了!我也要抱小赤司!”黄濑也忍不住发出抗议。


 


紫原的举动也让怀里的小人儿有些不好意思,“紫原先生,这、这样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嘛,因为小赤很累了~”他说着把美味棒放到小赤司的小手里,扬扬下巴示意他吃掉,“而且在未来我和小赤也会这么做哦,所以没关系~”


 


他的话让绿间再次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喂紫原,你对着孩子在说什么。”


 


“嗯?事实而已~”他懒洋洋地看看绿间,“难道小绿是在嫉妒?嫉妒也没用,我才不要让小绿那么大只的人坐在我腿上。”


 


“谁嫉妒啊!”被紫原呛了这么多年的绿间今天依然中了招。剩下的几个奇迹的世代成员都憋不住笑了起来,让绿间的脸更绿了,“你们笑什么!”


 


“因为小绿就是很好笑,脾气好怪哦。”紫原看着怀里认真吃零食的小赤司,忍不住又伸手揉了揉他软软的红色发丝。“才轮不到你来说!”绿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小赤司看看眼前笑得前仰后合和被整得气得要死的大个子们,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他的笑一下子让其他几个笑得没了形象的人安静了下来,不由得静静地看着这个涉世未深的、笑得天真无顾虑的、让他们感觉有些陌生的赤司征十郎。


 


“未来能和大家一起打球真是太好了。”小小的人儿止住笑,眼睛亮晶晶的,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谢谢,我有点儿开始羡慕未来的我了。”他转头看看紫原,晃了晃脚,“谢谢您,紫原先生。”


 


紫原看着他亮晶晶的苹果糖般的眼睛,动动嘴唇,却不知道如何回答。那双纯粹又干净的眼睛,像极了那个曾经被他伤害过的人。


 


“不过……我还是很在意刚刚黑子先生说的,‘曾经’的事情。”小赤司咬咬嘴唇,“是,我的错吗……?”


 


“才不是小赤的错。”在其他人出声之前,紫原声音有些焦急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剩下的几人、尤其是火神有些吃惊地望向他,他这才眨眨眼,恢复了平常懒懒散散的样子。


 


“不是小赤的错……”他说着伸出手,把小赤司两只小小的手包在手心里。“小赤不要总是这样,总觉得是自己的错啦。”他顿了顿,看看面前有些沉默的奇迹的世代们,“在未来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没有一件事情是小赤一个人的错误。不如说,大家都有错。”他轻轻地搓了搓小赤司软软的小手,“但是这也是成长必需的一步而已,没有人要为它负全部责任。”


 


“而且,我们所有人不是现在又站在一起了吗?”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小人儿头顶柔软的发旋儿。


 


手洗太太擅长的紫赤,已知会发生之事,又不欲伤害小赤队的轻微内疚,心中对小赤队的爱惜,紫原的心思很棒的表达出来。没有人要负重责,真是沉重却令人在意的话呢。


手洗太太让我最意外的是用了和树桑一样的形容—苹果糖似的眼睛,感觉非常有趣。另外,再看一次时可发现,手洗太太的文有紫原、绿间、火神、黄濑、黑子…就是没有第二棒就退场的青峰!明明没看之前,竟然还能这样顺下来,令我吃惊不已!


下一棒的神灵也被迷住了,这是他的评价:完了 突然觉得紫赤好棒要入坑了 我要抱走手洗太太


 


第六棒—神灵


  小赤司仰头看着紫原敦,乖巧地点点头,“有大家在一起,真好……”软糯的声音不知在外要俘获多少女孩子。紫原敦的怀抱很温暖,很舒服,就像母亲还在自己身边轻轻地耳语,抱着自己讲着一些故事。

  “母亲……”小赤司怔怔地出神。

  “小赤司是想妈妈了吧?”火神大我道。

  “可是小赤司该怎么回去?”黄濑耸肩,“我还没有抱过小赤司呢!先让我抱抱!”

  正打算扑过去抢走小赤司的黄濑凉太突然身形一顿,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了视野中。

  “赤司君。”黑子哲也率先开口。

  “诶……!!?”——大家齐声

  “抱歉,来得有些晚了,大家……怎么了?”看着奇迹世代的各位都盯着自己,赤司征十郎,也就是长大的小赤司,疑惑地看向那多出来的一道目光,坐在紫原敦腿上的小团子。

  赤司征十郎不由地一愣,“你……”那张像极了母亲的脸,因为还小,小赤司的脸看上去有点肉肉的,很好捏的样子。

  小赤司和赤司征十郎对视着,“你就是长大后的我吗?”小赤司从紫原敦腿上下来,走到赤司征十郎的面前,仰脸开心地笑了起来,“和大家,很开心呢。”

  赤司征十郎蹲下身,伸出一只手,小赤司把自己软软的小手搭在上面,“是啊,大家都是很棒的球员。”

  两人互相静默地看着。

  小时候的他,可以吃着母亲的饭菜,哪怕是普通的饭菜,对于他来说也比母亲去世后那些豪华的专人料理要好得多。

  篮球是母亲带给他的。

  而他也做得很好。

  只要不输,就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只要不输……

  他是绝对胜利的。

  “那,可以打一场篮球给我看看吗?”小赤司如是说。


大赤队竟然也出现了,有些遗憾呢—文章在这有些歪掉了,不过会让小赤队提到诗织,神灵很了解她对赤队的重要唷!


由于以打篮球赛作这棒结尾,这让我们的最后一棒有些困惑呢,这是一对神灵的评价:感想是——有话好说,不要动不动就打球,我是比赛废


没问题啦,比赛的话,略写也是可以的,那么,就来看看最后一棒吧。


第七棒—阿一 就此别过


面对小赤司的请求,没有人会忍心拒绝,更何况他们也很享受跟对方的比赛。

“好啊!”黄濑凉太一口答应到,趁着紫发的巨人晃神的期间,还顺手撸了一把团子柔软的头发。

“非常感谢。”小团子顶着一头乱发严肃认真的道谢,看得黄濑凉太想要把按在怀里再狠狠地欺负一下,但是感受到某人犀利的视线,他还是按耐住了罪恶的手。

“好了,不要这么磨磨叽叽了,快点开始吧!”急性子的青峰大辉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篮球架下不耐烦的说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橙色的篮球在他的指尖上不停的旋转,阳光从他的身后照过来,为他渡上金边的同时也模糊了他微微翘起的嘴角。


“征十郎,你好像很高兴,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红发的女人笑着问道。

“做了一个很有趣的梦。”红发的孩子弯着眼睛回答道。


 


以梦作结,以没法看到前面的文来说是很谨慎的做法,加上大小赤队同时出现,好像这说法也蛮合理的,就是可惜前后还是冲突了残念。只是,之前也说了,看着文章那想不到的走向也是乐趣之一!


最后,还想说一句,青峰最后出现了呢,他的灭火器倒是没影了w


 


以上,就是这次的接龙内容,希望大家会喜欢!




 然后,来一发群宣。点击链接加入群聊【太太们的赤司病弃疗院】:https://jq.qq.com/?_wv=1027&k=5GzCCm9


欢迎all赤的大家加入唷。



评论
热度(80)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