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Codes 番外 黄濑的海

没想到居然收到了这么好的礼物,真的太开心了,感谢豆腐,笔芯❤

Narcissus:

一酱:


       生日快乐


       即使相隔千里,我仍希望让你看到和我所见一样的风景


                                                                      


                                                                                              豆腐


                                                                                         2016.11.7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明明其他地方还很热,但是西雅图的夏天已经过去了。


从塔科马机场到市区大概两个钟头的时间,征十郎坐在计程车上,看着车窗外远处的太空针塔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不禁伸伸手拉住身边的人,凉太掌心温热,微微用力把自己的手握得更紧。


(塔科马机场在西雅图南边;太空针塔是市中心的标志性建筑)




因为旅途仓促,他们临时定到了市中心的Moore Hotel,前一天晚滚来滚去的消耗了不少体力,征十郎早上晃晃悠悠想要起来,又被一把捞住圈回被窝,凉太嘟嘟囔囔地抱紧了自己,说要睡饱了才出去。征十郎不得已窝在对方的怀里,眼前是凉太尖尖的下巴,他想要再看看凉太的睫毛,它们在睡觉的时候会轻轻抖动,那一定是凉太梦到了自己。


(Moore Hotel在市区第二大街和维吉尼亚大街交叉口,大概有百年历史)




这种没来由的自信让他沾沾自喜了很久,最后还是在舒服的臂弯里眼皮越来越沉,周围全是凉太的味道,像是做了一个美梦,他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一片金黄,隐隐约约得觉得又不是梦境。




半个钟头后,穿戴完毕的凉太一路拉着一脸不情愿想要叫早餐的征十郎跑到派克大街,两人坐在街角的小店吃各种零食,征十郎有些不习惯,他别扭地在椅子上蹭来蹭去,想要找到一种和别人差不多放松的姿态坐着,同时也不能坐得太没有形状。


(派克大街在......靠着海和派克市场的地方......)




凉太倒是很熟悉这里,他看到什么都会买下来,然后献宝一样塞到自己的手上,征十郎左手端着薯条和熏鱼的纸盒,手腕上挂着的布质袋子里还有些金属的小东西,周围人很多,地面也不很平坦。街头的黑人乐队演奏着轻快的雷鬼乐,征十郎本能得觉得自己并不喜欢,不过这节奏很适合深一脚浅一脚地逛街,他注意到一边的摊子上的一块色彩,明亮鲜艳图案协调,忍不住凑过去。


(雷鬼乐起源牙买加,节奏很轻快)




摊主是个和善的老妇人,她脸上的皱纹都透出几丝温暖“这是法国的围巾,现在应不会用这种技术染色编织了”


征十郎拿起来看看,用手轻轻揉了揉,老妇人又说“你可以买回去送给妻子或者女朋友”征十郎有些尴尬,他微笑着放下,凉太凑过来“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不买啊”,征十郎说“并不需要,我没有妻子或者女朋友”他的嗓音微微有些落寞,像是勾起无数回忆,凉太想了想,干脆拉着征十郎去另一边。


(法国就是法国哦╮(╯▽╰)╭)




派克市场是西雅图的心脏,这里混合着各种各样的心跳和味道,市场里全是廉价的东西,摆放也不甚整齐,各种蜡染的颜色呈几何状晕开的T恤和长裙,用压扁的玻璃瓶做的挂件,手工的皮质记录本,还有各种俗气的花束标上价格插在白色的塑料桶里。他本来对这些平民的东西有些不屑一顾,但是今天却难得地有了些兴趣,征十郎安慰自己这是为下一期的杂志采风,可是身边的凉太却总是能让自己地意识到两人在度假,对方在一束路边花摊停下,拿着几束比来比去地挑选,征十郎看着他纠结的样子,忍不住说随便买一束就好,凉太却头都不抬地看着花,“想要找到最好的一束送给小赤司呢”


(派克市场是个有名的地方菜市场,每年有很多观光客来游览)




征十郎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微笑着看着凉太的侧脸,周围全都虚化成模糊的色块,只有凉太一人年轻鲜活,神采奕奕。他突然觉得自己被很简单的东西充满,像是气球怀抱着单纯的空气就能飞上天空,这种感觉很久没有品位,让他几乎忘却。




凉太最后还是付了钱把一大堆花塞到小赤司的怀里,但是一会征十郎坐在一个掉了漆的木头凳子上面的时候,他又烦恼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花朵的颜色和征十郎的头发相冲,或者征十郎的脸被一簇突出的叶子挡住,他看到花瓣上趴着的蜜蜂时候,又吓得几乎叫起来。




街头画师的动作很快,最后两人看着画布,一个红发男人抱着花坐着,旁边一个高高的男孩子挥舞着另一束花,作品配色鲜艳大胆,火红的头发个明亮的花朵让人看着忍不住为那种热烈的气氛感染而微笑起来。




征十郎结果包好的画作向画师道谢“这会是我最珍贵的藏品”,凉太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压过来吧唧一下,自己却拘谨地推了推对方,年老的画师笑着叹气,然后坐在凳子上素描了两人打打闹闹离开的背影。




他被凉太拉着走进了一家不大的店面,里面是各种吊坠和摆设,征十郎仔细看了用鲍鱼壳做的手链,在不同的角度看珍珠层流动的颜色崇光泛彩。凉太买了一样的一对手链帮自己带上,征十郎就任他摆弄,在一边仔细观察用蝴蝶翅膀做的首饰,他突然很喜欢,这种自然的富有创意的东西比珠宝不知好看了多少倍。




二黄看着小赤司的脸都快贴到玻璃上了,忍不住笑出声来“小赤司那么喜欢嘛,回去我抓了蝴蝶做给你。不过我们还要去另一个地方”




“恩?还要去哪里?”征十郎说,他跟着凉太走出店铺来到砖头铺成的路上“这里就很好,东西很多,弄得我都有些看不过来”




“那,小赤司记得这个吗”凉太掏掏手里的纸袋,他拿了好几只,征十郎都有些分不清凉太是什么时候买了那么多,凉太拿出一件织物微微提起来,风把它的下摆吹得一颤一颤。




征十郎有些发怔地看着凉太手里的东西,协调的颜色和花纹,他深吸一口气,小声叹息着凉太的名字,他甚至微微捂住了自己的脸,只为了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有些湿润的眼角。


他微微闭上眼睛又睁开,凉太在自己身边绕了一圈,最后晃到自己身后,征十郎跟着凉太的动作看去,对方却总是快一点,自己用期待奇迹的心情渴望着凉太,对方双手把围巾展开从后面裹住自己,征十郎微微偏头,微热的体温贴在自己的背上,自己的眼角突然滑过一滴眼泪,征十郎张了张嘴抽噎,凉太突然用一个湿湿的吻阻挡了自己的声音,“小赤司为什么突然哭了呢,又在乱想吗。我知道怎么做,让你满脑子里都是我”


他低下头去,双手隔着围巾抱紧,在征十郎的嘴唇上撕磨缱绻。




来来往往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这奇怪的举动,他们喧闹的声音和身影此时全都成为了背景,或者成为背景的只是角落里紧紧拥吻的两人。不知过了多久,凉太微微靠后一点,拉着征十郎走向码头。海鸥咿呀咿呀的叫声,脚下的板子咯吱咯吱,鼻息全是咸湿的味道,凉太突然捂住征十郎的眼睛,拉着自己慢慢向前走,征十郎有意无意摸着自己的围巾,笑着慢慢跟上,他感到凉太按着自己的肩膀慢慢坐下,自己的眼角被凉太轻轻地吻到,对面是一片海,那景色普通,但是突然看到还是会因为大片的蓝色感动。




“很好看”征十郎说,两人把脚瞪在护栏上享受迎面出来的风,他舒服得眯起眼睛仰着头,海风把自己的头发吹起来,露出饱满的前额




凉太在一边看了一会,这个时候上方的一片云飘远,阳光单单垂爱征十郎一人,让他的身影笼罩着光晕,金属的配饰折射出无限精华,征十郎着装简单,但是流动的阳光和地上的一片阴影让他看起来像是复兴时期油画中的圣徒,明明是被光华笼罩,但却透出温柔的世俗气息。




这么出色的人怎么就落到我的手上了,凉太轻轻地叹了口气,一边的征十郎好像知道了自己在想什么,扭头过来看着自己。




凉太小声说“小赤司,我上学的时候会带着午餐来这里,通常只是简单的东西,但是每次都会很开心。风吹过的时候有呼呼的声音,虽然看不到,但是那声音却实实在在地告诉我它的存在。那时候我自己在这里求学,同学很多,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来往人们的身形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明明大家站在一起,但是那种距离不可消除,无法逾越。但在这里即使只有我自己,却从来不觉得寂寞,因为这一片海滩和天空只属于我一个人。”凉太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像是耳语一般“小赤司,我想把这片海和你分享,之后这也是属于你的地方,我所有的故事和心事也只想告诉你,只让你一个人知道”




征十郎听着凉太的话,对面是没有尽头的地方,他不知道能看到哪里,也不知道怎样回应凉太,此时接吻和拥抱变得苍白俗套,他只想待在凉太的世界里,凝视着一片属于他们的海: 远处是小山和树林,阳光洒了一身。风从对面的湖面上吹过来,顺着眼眶抚过眼角,征十郎微微张开嘴唇,好像被无数不在的风和亲吻,他微微侧头靠着凉太,风把他的头发吹过眼前,痒痒地扫着嘴唇和脸颊。




他轻轻闭上眼睛


凉太......从此以后,我也想让你看到和我所见一样的风景








Fin


背景是黄赤在去时装周回来有几天空闲,于是二黄临时决定带着小赤司去西雅图滚几天




说是黄赤,更像是自己逛菜市场的心情小随笔,因为看到美好的小东西觉得高兴,就让黄赤来把它们变得更美好吧⁄(⁄ ⁄•⁄ω⁄•⁄ ⁄)⁄


大概有很多小伙伴在离家较远的地方上学,希望聊以慰藉。不论相隔千里,我们都会心心念念着身边的人,这种心情如此珍贵,值得记录留念


 

评论
热度(17)
  1. 壹贰叁Narcissus 转载了此文字
    没想到居然收到了这么好的礼物,真的太开心了,感谢豆腐,笔芯❤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