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再见(四)

cp修因  柱斑
二设多,易放飞
1.      2.     3.

木叶小学的天台

斑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个空空的便当盒,柱间坐在他的对面,嘴巴塞得鼓鼓的,嘴角上还有几个米粒。

掏出手帕给柱间擦了擦,斑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他们昨天说了什么吧。”

柱间点点头,“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阿修罗说以后不开店,要追老婆了。”

“啥?”斑一惊,“追老婆?”

“对啊,阿修罗是这么说的,别的我就不知道了。”看着斑越来越黑得脸色,柱间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吗?”

斑并没有回答柱间,他现在只感觉很惊悚。

联想一下昨天因陀罗的不对劲,还有肩膀上的牙印,再加上阿修罗说要追老婆的发言,斑得到了一个毛骨悚然的结论——有人惦记上了自己老爹的小菊花!!!

天啦撸!他怎么可以把自己老爹交到一个跟自己老爹撕逼了五六年的男人手里?绝对不行!!!他一定要阻止那个男人的非分之想!!!

斑猛地站起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拎着菜刀跟阿修罗好好谈一谈,但是想到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打不过不说,很有可能还会被收拾一顿,斑只好又坐下来想别的法子。

被忽视的感觉很不好,尤其是被自己最要好的小伙伴忽略,那感觉更不好受,于是柱间直接伸出手去揽着斑的脖子,“怎么啦?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呀,我肯定帮你!”说着,把胸脯拍得砰砰响。

斑本来没有心情理他,但是转念一想,柱间怎么说也是阿修罗的侄子,肯定知道阿修罗的不少事,他可以好好的摸一下敌人的底。

“跟我讲讲阿修罗的事。”斑很严肃的说,“从小到大,一个都不准漏!”

柱间眨眨眼,“我知道的事情不多。”

“没关系,你知道多少就跟我说多少。”

“好吧。”柱间点点头,“你让我想想啊……嗯……我们千手家跟大筒木家是远亲,大筒木家就只有羽衣爷爷和羽村爷爷他们兄弟俩,羽衣爷爷没有孩子,所以在羽村爷爷的提议下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孩子,就是阿修罗。我听说阿修罗是五六岁的时候就被羽衣爷爷带在身边了,不过因为家里就只有他一个小孩,很孤单,所以羽衣爷爷就又领养了一个,不过名字我倒是不知道,因为好像那个人做了让羽衣爷爷很生气的事情,所以不准任何人再提起。”

斑听了忍不住皱眉,问道:“那你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大人们都不说,也不许我们问,所以我也不知道。”柱间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我觉得一定是很过分的事情吧,不然羽衣爷爷不会发那么大的火,他人很好的。”

对于柱间,斑是非常信任他的,既然柱间说那个大筒木羽衣是个人很好的人,那就一定是个好人,但是,既然他人这么好,那为什么把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给赶出去?就算是因为两个儿子争夺家产,也不至于连让旁人提都不能提吧?还是说,因陀罗还有什么没有告诉他吗?

见斑不知道走神到哪里了,柱间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斑?斑斑??”

斑回过神来,一脸嫌弃的拍开他的手,“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斑斑,好恶心。”

“哪有?明明很可爱啊!”说着,柱间又连叫了好几声,“斑斑!斑斑!!斑斑!!!”

“喂!你够了啊!”斑的额角蹦出几根青筋,冲着柱间吼道,“再这么叫我,信不信我把你从天台上踢下去啊!”

“!”柱间一惊,然后整个人蜷成一团,黑气瞬间就冒出来了,“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叫你,作为惹你生气的惩罚,你把我扔下去吧。”嘴角忽然勾起一个贱贱的微笑,“如果你不想知道阿修罗的事情了的话。”

“你这家伙!!!”

“哈哈哈!!!”

“果然你是想跟我打架对吧?”

“才没有啦!嗷!斑!快住手!!!”

一番打闹过后,两个人躺在天台上大口的喘着气,鬓角也被汗弄的湿漉漉的。两个人盯着蓝蓝的天空好一会儿,柱间侧过身,用手指戳了戳斑的脸,“刚才没有问你,你打听阿修罗的事做什么?”

拍开他的手,斑不耐烦的回答:“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阿修罗是我叔!”柱间说,然后凑到斑的面前,小声问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

斑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因为阿修罗想要追你爸爸?”

斑一脑袋撞到柱间的鼻梁上,当场就把柱间撞得眼泪都下来了。

“他想都不要想!”斑整个人都炸了,“因陀罗喜欢的是我妈妈!才不会跟他在一起!!!”

柱间捂着鼻子看着他。斑瞪着眼睛,嘴唇紧紧抿着,柱间注意到了他的眼圈有点发红。

“他才不会跟阿修罗在一起!”斑又重复了一遍,“绝对不会!”

柱间不敢再跟他说反话,只好连连点头。直到斑冷静下来,柱间才小心翼翼的靠过去。

“斑?”柱间有点担心的看着脑袋抵着膝盖蜷成一团的小伙伴。

“抱歉。”他听到斑闷闷的声音,“我不该对你发火。”

“没关系啦。”柱间摸摸鼻子,“不过斑还是很希望爸爸妈妈能够复合吧?”

“……嗯。”

柱间在斑的旁边大大咧咧的坐下来,“虽然我不能完全理解斑现在的心情,但是斑有什么烦恼都可以跟我说哦,一个人闷在心里的话一定很不好受,说出来会轻松很多的。”

“……谢谢你,柱间。”斑抬起头来看他,黑漆漆的眼睛像黑珍珠一样好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柱间一愣,然后道,“当然,我们是朋友嘛。”

放学回家后,柱间噔噔噔的上楼去敲阿修罗的门,好一会儿阿修罗才过来开门,“你干嘛?”

“你是不是喜欢斑的爸爸?”柱间开门见山的问道。

阿修罗挑了挑眉,双手环在胸前靠着门框,“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就回答我到底是还是不是。”

阿修罗很少见柱间会是这种严肃认真的表情,不由觉得有趣。

“是。”阿修罗很干脆的承认了,“怎么?你有事啊?”

“你不能喜欢斑的爸爸。”

“为什么?”

“因为斑的爸爸喜欢的是斑的妈妈,你不能去破坏他们的家庭。”

阿修罗忍不住笑了,“他们已经离婚了。”

“那他们还可以复婚。”柱间毫不退让。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复婚?万一他们不会呢?”阿修罗说,“他们既然选择了离婚,那就代表着他们已经不想再继续生活在一起了,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感情了。”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复婚呢?”柱间很认真的看着他,“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还生下来斑,他们之间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复婚也不是没有可能。”

阿修罗看了柱间好一会儿,然后道,“你是因为斑才跟我说这些的?”

“对。”柱间点点头,“斑他不希望你插足他们的家庭。”

“所以你就来劝我?”阿修罗笑了笑,“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如果我跟因陀罗在一起了,你就不好娶他过门了。”

“你在浑说什么?”柱间抓狂,“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要娶他啊?!”

“你真没有要娶他的打算?”阿修罗又问了一遍。

“没有!”柱间用鼻子喷出一口气。

“那好吧,既然你没有这个打算,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去追因陀罗了。”阿修罗转身往屋里走,“晚饭你自己搞定吧,反正你零花钱那么多。”

“等等!”柱间赶忙拦住他,“因陀罗不可能不考虑斑的意愿就答应跟你在一起的。”

“那又怎么样?”阿修罗扭过头来看他,“柱间,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是我想要做的,那就一定会做到,因陀罗,我要定了!”

说罢,阿修罗把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柱间站在门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他当然知道阿修罗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用狠辣手段收拾了大筒木公司的主,就连将自己一手带大的养父都能眼睛也不眨一下的逼其退位,可见是个冷情的,更何况他还听说阿修罗跟极道的人也有来往,据说势力很大,黑白两道少有不卖他面子的,哪怕现在坐在大筒木总裁位置的人是自己的父亲佛间,见了阿修罗也要恭恭敬敬的。

阿修罗长得好,身上也有股子书卷气,看起来温和有礼,脾气也挺好的样子,但是那也只不过是表面而已,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阿修罗也只是看起来好说话,性子其实很拗,他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谁劝都不行。既然他已经认定了因陀罗,那肯定不管他怎么说都不管用,到时候还是会把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想到这里,柱间忍不住沮丧起来。亏斑还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他却一点都帮不上斑的忙,他真的不想看到斑不开心的样子。

如果有人能劝一劝阿修罗就好了。柱间心想。

可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劝得了阿修罗的,就连他的养父大筒木羽衣都不行。

一想到大筒木羽衣,柱间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如果是他的话,或许能够劝一劝阿修罗。

柱间噔噔噔的跑回房间,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起手机来,直到把整个屋子都翻过来一遍才找到昨晚被他不知扔到那里去的手机。

点开电话簿,柱间找到“大筒木羽村”这个名字就拨了过去。

嘟——嘟——嘟——

听着那边的提示音,柱间有些紧张,羽村爷爷该不会换了号码吧?

幸好,这个号码并没有被换掉。

不一会儿,就听到听筒里传来的男声,“喂,是柱间吗?”

“是的,羽村爷爷。”柱间终于松了一口气,“我想请您帮忙劝一劝阿修罗。”

“阿修罗?”羽村有些疑惑,“他怎么了?”

“他想要娶我最好的朋友的爸爸当老婆。”柱间简单明了的概括了整个事件。

大筒木羽村:“哈?”

评论(42)
热度(115)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