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再见(三)

cp修因  柱斑
二设多,易放飞
1.    2.

因陀罗还不知道此时他的儿子被一个同性抱在怀里而且还被吼了一通类似于表白的话,因为他也在面临着这种情况,而且那个跟他同一性别的家伙还是来真的。

如果真要说他现在最想做什么的话,那肯定是拉开窗子从窗户跳下去。

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婉言拒绝,“我是男的。”

“那又怎样?”阿修罗说,“法律又没有说同性不可以结婚。”

“我还有儿子。”

“刚好我缺一个儿子。”

“我喜欢女人。”

“你是说让我去做变性手术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因陀罗扶额,他以前就对阿修罗这点很是没辙,但是这次他不想退让,“我的意思是,我们根本不了解对方。”

“我们曾经一起生活了十几年。”

“可我们也分开了十年。”

阿修罗不说话了。

见他有松动的迹象,因陀罗继续说,“十年的时间,足够让我们变成陌生人了,而且你也说了,那只是‘曾经’不是吗?”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阿修罗抬起头,坚定的说。他抓住了因陀罗放在桌上的手,力道很大,“我从十二岁那年就开始喜欢你,一直喜欢了你20年。”

因陀罗猛地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阿修罗。

“为什么这么惊讶?我以为我当初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阿修罗有些可惜的看着他被挣开的手,然后仰起头来看因陀罗,“我对你的心意,十年如一日。”

“……抱歉,我有事要先走了。”

说着,他转身想要离开,但是却被阿修罗拽住了胳膊,然后用力揽入自己的怀里。

因陀罗比阿修罗大三岁,但是个子却比阿修罗矮了一头,他背靠着阿修罗的胸膛,阿修罗刚好可以将他的下巴抵在他的脑袋上。

“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因陀罗。”他听到阿修罗的声音,然后感觉到揽着他的双臂力道又加大了一些,勒得他有点疼。

“你放开!”

“我不放!”阿修罗反而抱得更紧了,他把脑袋埋在因陀罗的颈子那里,贪婪的嗅着他的味道,“这么多年,你有想过我吗?”

因陀罗挣了几下但是没挣开,无奈之下只好任由阿修罗抱着。

“我为什么要想一个跟我毫不相关的人?”

“你撒谎。”阿修罗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他一口,“你一定想过我。”

因陀罗都要被他气笑了,“大筒木阿修罗先生,请问你是自恋症患者吗?如果是的话,我建议你药不要停。”

阿修罗也不恼,他在因陀罗的脸上轻轻啄了一口,“自恋是没有的,因为我恋的是你。”

“我没有兴趣陪你一起演八点档。”因陀罗冷声道,“我说最后一次,给我放开!”

以阿修罗对因陀罗的了解,如果他再不放开的话,估计他们就要打一架了。阿修罗没有兴趣跟因陀罗打架,他只想跟因陀罗打♂架。

“好吧,让你生气这点我很抱歉。”阿修罗乖乖松开手,“但是我不会放弃追求你的。”

因陀罗没有理他,喊了斑下来就离开了。

阿修罗也没有再阻拦,只是站在门口安静的看着他们离开,直到再也看不到为止。

“你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啊。”柱间啃着一个苹果过来,一脸八卦的看着他,“对了,你是怎么认识斑的父亲的?”

阿修罗没回答他,揉了他一把头发就上楼了,“你还是先擦擦药酒吧,眼睛跟熊猫似的。”

柱间摸了摸被斑揍出来的熊猫眼,然后冲着楼梯口喊道:“喂,你今天不打算开门啦?”

“不干了。”阿修罗说,“以后也不干了。”

柱间听了一惊,“那你要干什么?”

阿修罗伸出一个脑袋,回答道:“追老婆!”

回去的路上因陀罗脸色一直不是很好,只是闷着头开车,一句话都不说,斑疑惑的问道:“你们说什么了?”

“没什么。”

“哦。”斑又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因陀罗现在没有心情谈这些,他看了看表,已经快一点了,“你想吃什么?”

斑撇了撇嘴,也没再问,“随便好了。”

最后两人还是去了火锅店,对,就是当初因陀罗离婚前去的那家。

他们是常客,跟这里的老板娘也熟,揉了揉斑的一头炸毛,老板娘道:“怎么?妈妈今天不在家,就跟爸爸出来吃了吗?”

“我跟美惠离婚了。”说话的是因陀罗。美惠是斑的母亲的名字。

老板娘一僵,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挑好菜,因陀罗将菜单合上递过去,道:“其他的还是按照以前的口味就行。”

“哎,好的,好的。”老板娘赶忙离开了。

斑坐在凳子上有些不自在,“你干嘛到处跟人说?”

“我离婚的事很见不得人吗?”因陀罗的口气很不好。

斑也不是会忍的人,瞪圆了眼睛看过去,“你干嘛火气这么大?”

“抱歉。”揉揉隐隐发痛的额角,因陀罗跟斑道歉,“是我的错。”

“你今天很不对劲啊。”斑将身子凑过去,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是身体不舒服吗?嗯,也不是发烧啊,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不用。”因陀罗将头偏开,“我身体好得很。”

“你一天到晚的不着家,还经常灌一肚子酒水,身体能好到哪里去?”斑还是有点担心,“要不一会儿我们去趟医院吧,反正也不是很远,到时候让医生给你做个全身检查……”

“我真的没事。”

看着斑一副“你不解释清楚现在就往医院去”的表情,因陀罗只好老实交代,“就是遇到了旧识,说了一些事儿而已。”

“你们关系不好?”

“……为什么这么说?”

斑翻个白眼,“关系好的话你们能那种表情?”

“我们什么表情了?”

“你一脸见了鬼的样子,那个叫阿修罗看你跟在看一只金华火腿似的。”斑回想了一下,说道。

这是什么诡异形容?因陀罗默默吐槽。

就在这时,他们点的鸳鸯锅和菜送过来了。斑和因陀罗的口味一向偏甜,但是偶尔也会吃辣,虽然两个人都是那种一吃辣就流眼泪的那种,不过在吃火锅的时候还是很坚刚的要吃辣。

点上火后,老板娘这次什么也没说就赶紧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等着开锅。

“你脖子上的牙印是怎么回事?”斑忽然问道。

牙印?什么牙印?因陀罗忽然想到之前阿修罗还咬了他一口,于是啪的一声,伸手捂住了。

再看斑,手上抓着的筷子好像随时都会捅到他眼睛里,“那个叫阿修罗的是你的老情人?”

因陀罗猛地摇头。

“把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相处的,刚才都说了些什么,都老实交代出来。”

不然就把筷子捅到我眼睛里吗?

因陀罗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告诉斑,省得他再胡思乱想。

“他是我弟弟,以前的。”

斑“切”了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孤儿院出身,你来的哪门子弟弟?”

因陀罗常年不在家,而且平日,里也不怎么靠谱,但是斑之所以对他很是亲近的原因就是因为因陀罗从来不把他当小孩子看,或者说,因陀罗从不去隐瞒他什么,所以哪怕斑只是一个七岁的小鬼头,因陀罗也愿意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从不敷衍,比如现在。

“我被收养过。”因陀罗说,“我的养父叫大筒木羽衣,我的姓氏和名字都是他给的。”

“阿修罗是他的儿子?”

“不,阿修罗也是他从孤儿院领回来的。”

斑偏了偏头,“他要那么多儿子干什么?”

“他没有结婚,膝下无子,他收养阿修罗是为了培养出一个继承人,收养我是因为阿修罗想要一个哥哥。”

因陀罗说这些的时候仍旧是面无表情,也看不出他是什么想法,不过听起来他老爹的故事还挺惨的。

斑想了想,然后说,“看来你的养父很喜欢阿修罗。”

因陀罗点点头,“是的,父亲他很喜欢阿修罗。”

“那你呢?”斑问道。

“……父亲希望我可以成为阿修罗的副手。”

听到这里,斑双手环在胸前,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也就是说,你跟阿修罗是因为家产的原因闹掰了吗?”

“一半一半。”因陀罗也不隐藏那段事实的真相,“还有一半是因为我的嫉妒。”

斑挑了挑眉,“真难得,被人称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因陀罗大人居然也会嫉妒。”

“我再怎么天才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会嫉妒有什么好奇怪的?”因陀罗冲斑翻了个白眼。

“自己说自己是天才,你脸皮挺厚的嘛。”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因陀罗道,“再说了,阿修罗他确实不如我,为什么我要给他做副手?高位本来就是能者居之的不是吗?”

“所以你就跟阿修罗开始了撕逼吗?”

因陀罗点点头。

“你输了?”

“我才没有输!如果不是父亲他……”因陀罗没有说下去,他沉默了一会儿,“我后来被赶出去了。”

“等等!”斑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你们俩开始互掐的时候是多大?”

“十五六。”

“这不科学!”斑表示他受到了惊吓,“你们十五六就开始为了继承权撕得天昏地暗了吗?”

“十五六正是拯救世界的黄金时期,我们为了继承权互撕又有什么奇怪的?”大惊小怪。

“那是漫画!”

“我这还是动漫呢。”因陀罗敲了敲桌子,“你还要不要听?”

“好吧,你继续说。”

“再后来,我二十岁那年,被父亲赶出来了,然后就遇到了你母亲,再然后结婚,又有了你,之后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因陀罗没有提那段被赶出来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斑也没有问下去的打算,反正因陀罗现在好端端的坐在他的面前,过去的那些都不重要。他更关心的是阿修罗跟因陀罗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因陀罗整个人都怪怪的,不过因陀罗没等他开口,用筷子给斑从锅里夹了块肉,“开锅了,快吃吧。”

好吧,看这架势,因陀罗是打定主意不想告诉他了。

不告诉我算了,反正我还可以去问柱间,我非得要知道你们到底说了什么。斑一边将肉吞下去,一边想着明天到了学校怎么去逼问柱间才能最快的得到真相。

评论(36)
热度(105)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