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再见(二)

cp修因 柱斑
二设多,易放飞

1.

因陀罗是个很不靠谱的人。

各种意义上的。

从斑只不过去买了一个冰淇淋球的功夫,他就能把自己弄丢这点来讲,因陀罗的不靠谱已经达到了巅峰造极的地步。

斑抿着嘴唇,身上散发着黑气,周围的人被他的气场吓得纷纷绕路而行。

周末的游乐场人总是很多,放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想要在这种人挤人的地方找到自家迷路的老爸,难度指数起码五颗星。

不过好歹因陀罗也是个成年人,就算再怎么路痴,斑也不担心。无奈的叹口气,斑只觉得心累。有这样一个不靠谱的老爸,也不知道他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掏出老妈临走时送他的手机给因陀罗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坐在路边的木长椅上开始吃之前买来的冰淇淋球,另一只手上还抓着一只白雪公主送给他的气球,粉红色的,小兔子形状的。

就在斑等的快不耐烦的时候,迷路的因陀罗也终于找到了他。

“抱歉,斑,让你久等了。”因陀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也带着些尴尬,毕竟路痴真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

斑没有理他,只是抱着手冷笑。

因陀罗:“……”

在儿子这里碰了个软钉子,因陀罗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刚好这会儿也到了饭点,因陀罗借着吃饭的事转移了话题。

森の屋是木叶市的一家相当奇怪的小店,它既是咖啡屋又是书店,还出售鲜花、盆栽之类的东西,有时候,它也会变身成为饭馆,总之,这是一个及多功能于一身的神奇小店。

它的主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英俊男人,名字叫阿修罗,听起来带着一股子神秘的宗教气息,不过跟神话中易怒好斗、骁勇善战的阿修罗不同,这个英俊男人给人的感觉却是相当的温和,但究其本质如何,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作为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男人,阿修罗还是单身,有不少人问过他,你条件这么好,怎么不找一个呢?

阿修罗只是笑笑,大概是缘分还不到吧。

那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好的?

不了。男人婉言拒绝了那人的好意。

不久之后,男人身边就多了一个西瓜头的男孩。小孩叫千手柱间,据说是阿修罗亲戚家的小孩,过来住段时间,小孩性格好,见谁都笑眯眯的,也特别会说话,特别受邻居家的老奶奶喜欢,见了就给一把糖,然后就是摸摸头,待他跟待自己亲孙子似的。

“我说你啊,你就不怕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吗?”柱间趴在桌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男人,“我可是听说很多人都把我当做你的私生子哦。”

“是吗?我以为他们的眼睛没有什么毛病来着。”男人切着菜,头也不回,“我一点也不觉得我们俩长得有多像。”

“嘛,谁知道呢。”柱间用手拨弄着桌上的玻璃杯,“反正他们都只是喜欢八卦而已,至于事情背后的真相,又有谁关心呢。”

“无聊。”男人冷漠的说道,“你用那个闲工夫八卦,还不如过来把土豆削了。”

“哎?你确定要让我进厨房?”

“……当我没说。”

就在柱间又要说什么的时候,挂在门上的铃铛响了。

“欢迎光临。”柱间赶忙起身。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忍不住一愣,“斑?”

斑也是一愣,因陀罗低头看向他,“你们认识?”

斑点点头,然后跟因陀罗介绍道:“千手柱间,我的同班同学。”

“而且还是同桌哦。”柱间笑眯眯的补充一句。

原来这就是那个擅长嘴遁的天然黑啊。因陀罗心想。

“你好,千手君,我是斑的父亲,大筒木因陀罗。”他自我介绍道。

然后听到厨房那边传来咣当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小店挂上了休业的牌子,斑被被柱间拉到楼上,于是只剩下他们两个大人。

阿修罗坐在椅子上,近乎贪婪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男人,那毫不掩饰的赤裸目光让因陀罗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因陀罗最后还是先开了口,“好久不见,阿修罗。”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那人舌尖滚落下来,阿修罗只觉得灵魂都颤抖起来,他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来克制住自己想要将这个男人拥入怀中的冲动。

十年了,足够让一个少年磨去棱角长成合格的大人了。

他垂下眼睫,将所有的感情都藏起来,然后用着最得体的微笑打着最虚伪的招呼。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好久不见,因陀罗,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

他在撒谎。他本来就是为了因陀罗才留在这个城市的。他一直默默关注着因陀罗,并且知道因陀罗的一切,但是却做出一副全然不知的样子。

“我也没有想到。”因陀罗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口水,他看起来还是有些不自在,“我以为你还在国外。”

“父亲死了,所以我回来了。”阿修罗的语气平淡的像是冬天时呵出来的气,好似他口中的父亲只是一个摸不相干的人。

他冷漠的口气让因陀罗一怔,但也没说什么,我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父亲他……”说到一半,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改口道,“大筒木先生去世了?”

“嗯,那是五年前的事了,其实自从你离开之后,他的身体就不怎么好了,再后来就是一直在医院里躺着。”阿修罗将身子靠在椅背上,然后掏出烟来抽,他吐出几个烟圈,道,“反正老头子走了也是好事,起码不用再在床上躺着挨时间,既折磨自己又折磨别人,羽村叔也是因为一直忙着照顾他结果在床上躺了一段时间。”

听到这里,因陀罗不禁皱眉:“那……”

阿修罗打断他的话,“放心,羽村叔也就是累着了,经过调养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再活个十来年不成问题。”

“哦。”因陀罗终于放下心来。

他不说话,阿修罗也没有说话,屋子里安静的只能听到时钟走动的声音。

他们没有沉默多久。

因陀罗突然咳嗽了两声,拳头抵在唇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了?是闻不惯烟味吗?”

见他点头,阿修罗忙掐了烟,然后站起来用手扇了扇,“怎么样?有好点吗?”

“我没事。”因陀罗摆摆手。

“抱歉。”阿修罗说,“既然你不喜欢烟,那我以后就不抽了。”说着,将口袋里的烟盒和打火机扔到了垃圾桶。

他的动作太快,因陀罗也没来得及阻止,只好抿着嘴唇,“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我跟以前不一样了。”阿修罗反驳道,“你也是。”

“毕竟我们都不再是小孩子了。”因陀罗说,“已经十年了。”

“是啊,已经十年了,父亲已经不在了,你也结婚生子了。”说到这里,阿修罗顿了一下,他看向因陀罗的左手,有些疑惑,“怎么没见你带结婚戒指?”

因陀罗忍不住去摸自己的无名指,那个熟悉的银环已经不在了,“我离婚了。”

“这样啊。”虽然早就知道了因陀罗离婚的事情,但是从因陀罗口中得知的时候他仍旧忍不住在心底雀跃。

因陀罗没有发现他的一样,“也别光说我啊,说说你的事吧。”

“我的事有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学习怎样成为一个商人,然后继承老爷子的产业,无趣的很。”阿修罗道,“你不会对那些事情感兴趣的。”

因陀罗沉默了一会儿,“我确实对那些不感兴趣,但是我更不喜欢我们就这么干坐着。”

阿修罗忍不住笑了,“你还是那么直来直去。”

“对,我还是那么的讨人厌。”他也知道他的性格不讨人喜欢,不过他也没有要改的意思就是了。

“好吧,那我们就找些话题来聊好了。”阿修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跟人谈天说地一向不是因陀罗的特长,所以他偏着脑袋想了很久也只能接着两个人之前的话题走,“你还是一个人吗?”

“是啊。”阿修罗说,“怎么?你也要为我介绍几个对象吗?哥哥。”

阿修罗的那声“哥哥”让因陀罗有些恍惚,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情景一下子被炸了出来,像是走马灯一样的开始回放。

他看到那个温和的男人牵着他的手走出孤儿院,然后告诉他,从今往后他就有家了;他看到一个比他略矮的男孩害羞的叫着他因陀罗哥哥;他看到男人抱着他和那个男孩拍下名为全家福的照片……他看到很多很多,那个画面里的他们都是微笑着的。

然后,画面转到一个房间,男人坐在椅子上,看向他的眼神没了以往的慈爱,他听到男人对他说“抱歉,因陀罗。”

他被赶了出去。

那个被称作“家”的地方不见了。

被叫做父亲和弟弟的家人也不见了。

他又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直到现在,因陀罗才发现,原来他一直以为早已遗忘的事情他还记得这么清晰,就连那天他穿了什么衣服都记得清清楚楚。

但是那都过去了。

“我已经不是你哥哥了。”他说。

阿修罗轻笑,“我知道,我也没想让你做我的哥哥。”

他说,“我想做你的爱人。”

这间小店有两层,楼下是店面,楼上是阿修罗和柱间睡觉的地方。

因为阿修罗喜欢清静,所以房子的隔音设施做的也相当的好,这让斑想偷听都做不到,只好坐在榻榻米上生闷气,但是他再生气也不可能现在就去揪着因陀罗的袖子去质问那个野男人是谁,只好开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于是他开始打量起这间房间。

柱间的房间不算大,但也足够他折腾,于是门上和墙上都多了很多小饰品,有的是飞船模型,有的是动漫海报,窗台上还放了一盆水仙,虽然还没有开花,但是绿油油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柱间将自己的小蛋糕、酸牛奶、饼干还有一些膨化食品都堆在床上,然后豪情万丈的一挥手,“这些东西你随便吃,算我请客。”

斑不去理会他,只是闷闷的攥着气球。

“你怎么了?”柱间有点担心,“有心事啊?”

“那个人是你父亲?”斑问道。

“才不是!”柱间怪叫,“我跟阿修罗长得一点都不像好不好!”

“那你们怎么住在一起?”

“因为我老爹平日里很忙,所以就让我住在阿修罗这里,我们是亲戚啦。”柱间解释道,“而且还是比较远的那种。”

“那他怎么认识因陀罗的?”斑很是不满,“因陀罗的所有同事我都见过,而且我也根本没有听他提起过阿修罗这个名字。”

原来是在生这个的气啊。柱间明白了,不过,“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子很像女儿在外面交男朋友你却不知道的妈妈?”

斑直接用枕头糊了他一脸。

“好吧,我错了。”柱间诚恳的道歉,“话说回来,斑你跟你爸爸不是一个姓啊。”

一个姓大筒木,一个姓宇智波,如果不是他们长得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估计谁也不会觉得他们是父子。

“我是跟妈妈姓。”斑解释道。

“这样啊。”柱间点点头,“看来你爸爸很爱你妈妈啊,居然肯让你跟妈妈姓。”毕竟出嫁从夫,很少有人会让孩子随母姓。

对于柱间对他父母感情好的说法,斑听了只是翻个白眼,“他们离婚了。”

“哎?”柱间一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离婚?”

“对啊,离婚。”斑有些无聊的扯了扯气球的线,看不出有丝毫难过的样子。

“……对、对不起。”柱间低着头,很是愧疚的样子。。

“干嘛?他们离婚又不关你的事,你道歉做什么?”斑就看不惯柱间动不动就消沉的样子,“爸妈离婚的是我,怎么你看起来才像是爸妈离婚的的那个?”

“可是,斑一定很难过吧,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柱间简直觉得自己太失败了,他跟斑朝夕相处居然都没有发现他最要好的小伙伴遇到了这种事。

没能在斑最难过的时候陪在他身边,这样的自己真是太糟糕了。柱间更加消沉了,黑气简直要充满整个房间了。

斑一见他这种样子,就知道这人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哎呀!我都说了不关你的事了你怎么还这样?”

“斑一定偷偷藏在被窝里哭过了对吧?”一想到斑蜷缩在被子里偷偷抹眼泪的样子,柱间的心都要碎了。

“我才没有哭!!”

就在斑气的忍不住跳脚的时候,柱间突然抓住了斑的手。斑用力挣了一下没挣开,然后柱间一下子抱住斑,也不管斑是不是还在炸毛:“如果斑以后再遇到不开心的事情的话,尽管来找我吧!只要斑能够开心起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听到柱间的这一大串,别说感动了,斑整个人都蒙了。

喂喂喂,大兄弟,为什么你这话这么像狗血八点档的男主对女主说的啊?快醒醒!!!

评论(16)
热度(104)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