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再见(一)

感谢橘子重开《花魁》,这是回礼(*  ̄3)(ε ̄ *)

 @泗橘 

 
CP:修因  柱斑
二设多,易放飞

 

 

一直到离婚证拿到手里,因陀罗才意识到,他的这段婚姻真的走到了尽头。

他的前妻在儿子脑门儿上响亮的亲了一口,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一如从前的潇洒。看得出来,结束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来讲对她来说真的是件非常高兴的事情。

其实要说原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没有感情了。

当初他们是因为感情在一起,现在自然也可以因为没有感情了而分开。

没有冷言冷语,没有家庭暴力,只是单纯的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一般来讲,父母的离异会对孩子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可庆幸的是,他们的儿子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在得知俩人决定离婚的消息时,小孩儿淡淡的哦了一声,就继续低头看书去了。

“你不难过吗?”

“为什么要难过?”

“爸爸妈妈以后就不在一起了哦。”

“那你们就不爱我了吗?”

“怎么会?不论如何,我们都深爱着你。”

“那就没问题了。”小孩儿伸出手搂她的脖子,亲了她一下,“记得经常来看我。”

“没问题。”

然后,他们一家三口当天晚上吃了顿火锅。

饭桌上,有着精致妆容的女子举起了手中的杯子,“祝我们以后会更好。”

三个人碰了一下杯。

第二天,他们就各奔东西了。

女人打算去国外转几圈,小孩儿先跟着因陀罗住。

看着自己老妈登机的潇洒背影,小孩儿放下挥动的手臂,扭过头来问他,“以后我们谁做饭?”

“叫外卖?”

小孩儿冷笑一声。

“好吧,当我没说。”因陀罗偏了偏头,迟疑地说道:“不过,我可以去学。”

“那就算了,我不想每天都给消防队打电话。”然后又道,“而且你每天又不一定回家。”

因陀罗张了张嘴,吐出一串省略号:“……”

就这样,因陀罗带着一个七岁的小鬼头,过起了单身爸爸的生活。

一开始,因陀罗还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好在儿子懂事,并天赋异禀的学会了做饭,不仅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而且还将他也照顾的好好的,于是在经历了短短一个星期的混乱后,他的生活又平静下来了。

虽然对于自己身为一个成年人还要被刚满七岁的儿子照顾这点有些惭愧,总体来讲,因陀罗还是很满意的。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他的工作还是那么的忙,每天天不亮就走,到深更半夜才回家,有时候回来还带着一身酒气,父子两个即便在同一个屋檐下也见不上几面。

 

这天他又是很晚才回来,屋子里黑洞洞的。他摸索着找到卫生间,然后抱着马桶吐了个昏天黑地。

好一会儿,因陀罗才缓过劲儿来。

突然灯亮了,旁边有人给他递来一方手帕。“今天晚饭我熬了点汤,一会儿你热热喝了吧。”

“你还没睡?”因陀罗有些惊讶。

小孩儿斜靠着门,挑眉看他,“不然呢?”

“这么晚还不睡,小心你以后长不高。”接过手帕,因陀罗擦了擦嘴边的秽物,然后接了点水漱口,之后又拧开水龙头,简单的洗了把脸,人这才清醒了许多。

“我每天都有喝牛奶,长到一米八不是问题。”

“不要随便立FLAG啊,少年。”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再这么喝下去,你早晚要切掉一半的胃。”

“你就这么咒你爹?”

 “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一番语言交锋下来,俩人打了个不相上下。 

因陀罗翻了个白眼,“我怎么觉得你这段时间嘴皮子功夫见长啊,宇智波斑。”

斑耸了耸肩,道:“你要是也有一个擅长口遁的天然黑同桌,嘴皮子功夫也会一日千里。”

“擅长口遁的天然黑?总感觉你这形容好熟悉啊。”因陀罗的脸埋在毛巾里,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他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样的人,只是被酒精轰炸过的大脑实在不怎么灵光,半天也没想起是谁。

“万一是你在外面的小情人儿也说不定呢。”

“你怎么不说我还有个私生子,就等着哪天领进家门呢?”因陀罗已经完全放弃思考现在的小孩子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了,扯了领带就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

斑倒是兴趣勃勃,“你要是有私生子的话,真会把他带回来吗?然后看着我们俩人开始为了你的家产开始勾心斗角,最后你再选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把家产全交给他,然后把另一个扫地出门吗?”

“我是该吐槽你最近又看了TVB还是应该吐槽你就这么希望我有私生子?”

“我只是做一下假设而已嘛。”斑用手指挠了挠侧脸,“你要是敢在婚内出轨,老妈一定会阉了你的。”

因陀罗叹了口气,在斑的小脑袋瓜上揉了两把,“行了,赶紧去睡去,你明儿不是还要去学校吗?”

把被因陀罗揉的乱七八糟的头发稍稍整理了一下,斑皱了皱鼻子,“明天是星期六。”又补上一句,“你说过这个礼拜天要带我去游乐场的。”

 “我这段时间很忙……”

 “这已经是你第十一次这么说了。”斑冷笑,“知道老妈为什么要跟你离婚吗?因为你作为她的丈夫,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尽到。”

 “……”

“我也就算了,毕竟我是男人,是爷们儿,可老妈是女人,对女人跟对男人是不一样的。电视里说了,女人总是要被细心呵护的,作为她们的丈夫,你们要像关爱智障儿童一样关爱她们,每天早上给她们一个早安吻,晚上再来一个晚安吻,时不时再买一束花送到她们面前,最好再在她们盯着包包和衣服两眼发光的时候豪气的掏出银行卡,这样,你就可以让她们的幸福指数涨到百分之八十九了。”

“……”

“不过老妈跟那些妖艳贱货还是不一样的,哪怕你根本就做不到以上这几点——好吧,最后那点除外——老妈她还是很喜欢你的,不仅不嫌弃你一点都不会耍浪漫,还每次都给你准备小惊喜,就连每次出门逛街的时候都会顺手给你买几件小礼物,这待遇连我都没有。”

“……”

 “你总是说你很忙,你很忙,好像天底下就你一个人忙似的,世界上忙碌的人那么多,也没见别人跟你一样在周末都没办法陪家人一个小时的。”斑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尖,想拍拍他的肩膀,可惜由于身高的原因,只能拍到他的肩膀,“说真的,老爸,时间就像乳沟一样,挤挤总会有的,你哪怕每个月只抽出三个小时的时间陪老妈说说话,也不至于三十多了还要打光棍儿。”

“……”

“我说了这么多,你明白了吗?”见因陀罗呆呆的看着他,斑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我明白了,不过你现在应该睡觉了。”说罢,因陀罗一把捞起他的腰,将他整个人提起来,然后将人塞回被窝,离开之前还嘱咐一句,“在我洗完澡过来之前,必须睡着,不然去游乐场的安排就往后推。”

小孩儿本来还想表达一下不满,不过听了这话,立马就乖乖地点了点头,“晚安,因陀罗。”

因陀罗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晚安,斑。”

 

浴室里,因陀罗一边洗着澡一边在脑海里回想斑说的那些话。

他知道,斑说的是对的。

哪怕他每个月只抽出三个小时的时间陪妻子说说话,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是他对不起她。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他的妻子是个非常聪慧,能干的人,她很好强,她有梦想,她有野心,她有能力,可是在结婚后,她为了他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收起了自己的羽翼,成为了全职太太,一心一意的照顾他。

是他不懂得珍惜。

斑是一个乖巧的孩子,他理解父母的选择,也从来不会因此对着他们哭闹,总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其实他是个很敏感,很重感情的孩子。

他会偷偷省下自己的零花钱,用着他和妻子的名义给对方送些小礼物。有时候是一小束鲜花,有时候是一个精致的领带夹。

其实他和妻子都知道,只是谁都不忍心拆穿他。

 

“这孩子,简直乖巧得让人心疼。”妻子曾经无奈的对他说道,“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如果斑真的闹起小脾气来那该多好啊。”

“斑确实不像个小孩子。”

妻子摇摇头,拿出早上收到的玫瑰花,“就演技来说的话,还是不合格的。”说着,扑哧一声笑了,“看到我拿着花的时候,眼睛一直往我这里瞥,我说收到花感觉很开心的时候,他的小虎牙都笑得露出来了。”

他也忍不住笑道:“别管再怎么人小鬼大,他也只有七岁。”

“是啊。他才七岁,就要面对父母离异的情况了。”

“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他将妻子滑到额前的一缕秀发拢上去,“等你从国外回来,再让他陪你。”

妻子叹了口气,“把斑交给你我还真是不放心,毕竟你炸掉厨房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

“……能不提那件事儿了吗?”

“总之我不管,如果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斑瘦了,我就跟你没完。”

“好。”

 

关掉淋浴头,因陀罗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连条浴巾都没裹就出来了。

他这毛病让斑吐槽了很多次,但也没改过来,时间久了,斑也懒得再说他。

从扔在地上的一推衣物里摸出手机,因陀罗发了条短信就将手机随手扔到了地上,也不管他这一请假会让那群牲口怎样鬼哭狼嚎,反正他听不见。

他先去卧室看了看斑睡着了没,然后又拿了吹风机吹头发。

他的头发有段时间没剪过了,鬓角的头发已经遮住了耳朵。

吹风机嗡嗡的响着,因陀罗一边拨弄着头发一边发散思维。

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好像有人揉着他的头发对他说过“你头发这么软,怎么就翘得这么厉害呢?”

那人是谁呢?

总感觉好熟悉啊。

因陀罗拧着眉头想了好久,也没想起那人是谁。不过他也没再纠结下去,吹了头发就钻被窝了,偶尔还听见斑嘟囔的两句梦话。

 

 

评论(32)
热度(168)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