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平凡之路 17-21

1-8   9-13  14-16 

 

17、 

自从住进了新·宇智波大宅,带土的苦逼日子就开始了。 

前面已经说过了,宇智波带土这人不能激动,他一激动就容易胡思乱想,一胡思乱想他的脑筋就会打结,脑筋一打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当年斑就是趁着他脑子打结的时候给他安利了月之眼,现在,佐助准备给他安利『脱单大法好,生子保平安』。 

“你看,你都三十多了,再不找个人结婚,难道是要打一辈子的光棍儿吗?” 

“你喜欢琳?要我让大蛇丸秽土转生吗?” 

“你既不要琳,又不要找别人,是打算自己撸一辈子吗?”

“我?我还未成年。”

“不要告诉我其实你喜欢的是卡卡西啊。” 

“那你就不要一天到晚的跟卡卡西呆在一起啊,万一别人以为你是基佬,你还怎么娶老婆?” 

“娶不到老婆还怎么生孩子?” 

“不生孩子怎么复兴宇智波?”

“还是说,其实你说的赎罪是驴我的?”

说到这里,佐助的眼神瞬间就犀利了起来。 

“说!你为什么不愿意结婚生子!” 

带土捂着脑袋跪在他面前,那模样跟中了天山童姥的生死符似的。旁观的鸣人眼睛里是大写的心疼。再让佐助这么逼下去,带土叔最后该不会一怒之下就出家当和尚了吧。 想到这里,鸣人忙拉住了快要暴走的佐助。 

“做什么?”佐助扭过头来,瞪着眼,问道。

“……没,没做什么。”鸣人被佐助气冲冲的样子吓了一跳,就算是他们打得再狠也没见过佐助这表情,瞬间就忘了自己要说啥了,好在我们太子有主角光环,灵机一动,指着墙上挂着的钟表,说道,“我是想提醒你,《霸道×影爱上我》要开始了。” 

显然,带土的吸引力是没有电视剧大的,佐助在看了看表,确认电视剧的确是要开始了之后,就扔下苦逼的带土去追剧了。 

感谢HYTV,感谢电视机,感谢太子殿下。带土泪眼汪汪的说道。 

鸣人拍了拍带土的肩膀,安慰道:“你先忍忍,等斑大叔回来,佐助就不再一直盯着你了。” 

“嗯。”小媳妇似的土哥点点头。
 

18、

不知道斑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带土和柱间都来了好几天了也没见他回来。好在屋子大,多装俩人也没问题,于是就住下了。 

大蛇丸他们也没走,据说是难得可以近距离接触忍者之神,所以要多抱抱大腿,蹭蹭欧气。更何况柱间在厨艺这方面虽然比不得斑,但也比这群渣渣强上太多,于是大宅又恢复了热热闹闹的状态。 

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七天后了。 

还是晚上。 

那会儿大蛇丸和药师兜他们几个大的坐在地板上玩儿纸牌,鸣人和佐助他们几个小年轻正挤在沙发上追剧,还是那部《霸道×影爱上我》,现在已经到了高潮的部分,斑进来那会儿,男主角正抱着鲜花去找女主角,女主正跟男二互诉衷肠。 

“你回来啦。”看到斑回来了,柱间丢下牌局,走上前去,跟斑打招呼道。 

斑一手扶着门,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挡了脸庞,有点像鬼。听到有人叫他,便抬起头来。他看起来喝的有点多,脸红红的,眼睛也蒙着一层雾似的,他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才认出面前的人是谁。,只是那人不是应该在木叶么? 

他偏偏头,疑惑的叫道:“柱间?” 

柱间没有说话,伸出手擦了擦斑的嘴角。那是一个唇印。他的力道有点大,斑忍不住偏了偏头,然后被柱间捏着下巴,强硬的扭了过来。斑忽然有点委屈。 

柱间仔细打量了一下斑,然后拧起了眉头。 

斑穿了一件黑色的浴衣,松松垮垮的,露出的脖子和锁骨上有着十分明显的吻痕,显然这人是刚从温柔乡出来,还带着一股子呛人的脂粉味和酒气。 

这时,一直专心致志看电视剧的水月忽然一拍大腿,“我就说嘛,男主果然看到了女主在外面到处勾搭了,这种狗血剧情是必须的嘛。”然后被香磷一巴掌拍脑袋上,“不想死的话就快闭嘴!”说着还偷偷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俩人。其他几个也是一副专心玩牌看电视的样子,但耳朵却伸得老长来关注门口的动静。 

柱间没理会他们,拉着迷瞪瞪的斑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什么也不说,掏出帕子将这人脸上的和脖子上的胭脂擦了又擦。只是那吻痕是擦不掉的,柱间也只能紧抿着嘴唇,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些殷红,后来还是用医疗忍术抹了那些痕迹。 

药师兜推了推眼镜,腹诽道:不愧是医疗忍者的老祖宗,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医疗忍术还可以这么用。这点要记到小本本上。 

“以后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柱间将手帕收回去,又理了理斑乱糟糟的头发,说道。 

“?”酒还没醒的斑一脸茫然。 

“你想做的话,可以找我。”柱间看着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斑:“哎?”

没等斑反应过来,就听到咣当咣当几声,只见佐助和鸣人几个从沙发上摔了下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

“我就知道他们关系不一般。”大蛇丸阴森森的笑了几声。

“咦咦咦咦咦?!!!!!!!!!!!”单纯的呆兔大脑已经当机了。 

“原来柱间大叔是喜欢斑大叔的吗?”鸣人反应倒是快,好歹也是替自来也代笔写过亲热天堂的人,震惊过后,瞬间就明白了为啥柱间每次跟他提起斑的时候会是那种表情,感情是看上了人家啊。 

鸣人摸了摸下巴,想起了前段日子累死累活的为宇智波平反,柱间冲在最前面跟顾问团磨嘴皮子的样子,忍不住乐了。木叶那群人还以为这位火影大人是为了自己的正义和挚友呢,实际上人家还是为了给自己刷好感度呢。当然,这也不是说柱间单单是为了追人,只是要说这里头没一点私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捅了捅一旁呆住的佐助,小声道:“你说要是扉间大叔和纲手婆婆他们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

佐助想象了一下,千手扉间和千手纲手摩拳擦掌的一边吼着“狐狸精拿命来”一边开始鼓动五大国齐心合力灭了宇智波斑这个妖孽,然后,“……”

 

19、

要说宇智波斑这个人吧,其实心蛮大的。

毕竟在面对自己挚友的背后一刀后还能跟对方推心置腹,说心不大的话,连宇智波斑一生黑的九喇嘛都不信。这是我唯一佩服斑的地方。九喇嘛说。

而现在,这个心大的宇智波斑遇到了一件烦恼事。 

不不不,不是他去逛花街还被小辈儿知道的事。 

不不不,也不是他逛完花街还被自己挚友发现的事。 

而是,他这辈子的对手,唯一的挚友,向他表白了。当时就把已经醉的不分东西南北的他给生生吓醒了。 

要是别的人的话,斑大爷还能婉言拒绝,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最好的朋友,千手柱间。斑爷现在心里很复杂。 

总结一下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 

简直不能好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直接拒绝不就行了?”被拉来当参谋的佐助翻了个白眼。虽说昨天他也被吓得不轻,可好歹柱间还顾及到了他们这群小辈儿,拉着斑回房间说去了。 

“我拒绝了,可是柱间说他是不会放弃的。”斑扶额,他拒绝回想起柱间诉说从几十年前他就喜欢上自己了什么的。那简直太可怕了。 

“那就答应好了。”带土耸耸肩,“反正你们都是老不死的,刚好凑成一对,不用祸害别人了。” 

对于带土这种找抽行为,斑爷上去就是一巴掌,“灭族的事儿我们还没好好谈过呢。”
 
于是带土瞬间怂了。 

斑这么一说,佐助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斑,“我问你个问题。”

“说。”对于这个长得像泉奈的小辈儿,斑还是很疼爱的。 

“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哈?”斑一愣,“当然是……女人 啊。”这么大刺刺的跟晚辈讨论自己的性向问题,饶是斑爷再怎么奔放都会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他才跟吉原的花魁滚了好几次床单。 

“既然你喜欢女人,你就直接跟千手柱间说你喜欢女人,而且还要为宇智波传宗接代,然后让他死心就行了。”

“那要是千手柱间不死心呢?”带土凑过来问道。 

“那就让他找大蛇丸变性。”佐助很干脆,“这样一来,他不仅可以跟斑在一起,而且斑还可以为宇智波传宗接代,一举两得,不,一举三得,毕竟柱间还有仙人体,你们俩生的孩子说不定会有轮回眼,啊,天生轮回眼,还有仙人体,你们多生几个,把仙人眼和仙人体都流传下来,这样我宇智波复兴指日可待……” 

看着越说越兴奋的佐助,斑和带土对视了一眼,然后悄悄的溜了。 

等确定佐助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了,两人才停下来,斑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问道:“佐助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这么可怕? 

带土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他这两天一直这样,想孩子都想疯了。他还逼着我去相亲,生孩子,嘤嘤嘤……” 

斑上下打量了一下带土,嗯,虽然半边脸毁容了,但好着的那边脸仍然有着宇智波的帅气,再加上相当完美的身材和强大的实力,找个老婆还是很容易的。于是斑说道:“佐助说的没错,你年纪不小了,确实该找一个老婆了。” 

正在跟老祖宗哭诉小祖宗有多么多么过分的带土一僵,“那你为啥不找个老婆生孩子?” 

斑双手环在胸前,“我没有恋童癖。” 

是了,别管斑爷现在看起来有多年轻,都无法掩盖这人已经百十岁的事实。 

“……”带土被噎了一下,然后从神威空间掏出一个面具带上,贤值瞬间涨到了满值,“那你前几天还跟人家小萝莉滚床单。” 

“……”

是了,按年龄算的话,那位跟斑爷滚床单的花魁确实可以被称为小萝莉,其实就算是称为受精卵都没问题。 

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悠悠的说道:“那个女人是跟我一个年代的。” 

“啥?”带土一愣。 

“你之前弄的那个晓组织,里面不是有一个信奉邪神教的吗?”见带土点头,斑继续说道,“说是邪神,其实不过是个用忍术来夺取他人的查克拉为自己续命的鼠辈罢了,她现在的身份是吉原的花魁,要论年纪的话,她比我还要大上两三岁。” 

见带土怔怔的看着他,斑忍不住一乐,“不要以为你自己是萝莉控,就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是萝莉控啊,贤二。”说罢,拍拍带土的肩膀就离开了, 

好一会儿,才听到带土愤怒的大吼:“我才不是萝莉控——!!!!!!”

 

20、

被自己的挚友告白了,这对宇智波斑来讲确实有点儿毁三观,不过好在斑爷承受力强得一比,在纠结了两三天后,就完全放下了。反正他不喜欢柱间,也明确的跟柱间说开了,柱间愿意继续追就继续追,不追了也省事儿。不就是被人告白了嘛,活了百来十年的斑大爷什么阵仗没见过。 

抱着这样的心理,斑爷拉着重孙辈儿的佐助出去切磋了一下,回来的时候还带了只猫。 

带土看着这只黑不溜秋的毛球,问道:“这是啥?” 

“这是猫,你看不出来吗?”佐助眼皮也不抬,手指在猫咪的脖子下轻轻挠着,猫咪发出满意的呼噜声,眼睛都舒服的眯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这是猫!我是问你们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带土抓狂。 

“路上捡的。”斑回答道,“流浪猫。”然后伸出手捏了捏猫咪的耳朵,斑说:“给它起个名字吧。” 

佐助歪头想了想,道:“就叫它猫吧。” 

斑:“……”

带土:“……”
 
要说佐助这人吧,天才是天才,只是在起名字这方面显然没什么天赋,而且一向很懒,比如说当初的“蛇”还有“鹰”。

“……你怎么不叫它狗?”斑吐槽。

两人瞪着圆滚滚的眼睛对视了好一会儿,最后佐助拍板,“那就叫他带土好了。” 

逻辑在哪? 

斑想吐槽但又不知如何吐槽,于是默认了。 

旁观的带土先生表示简直日了卡卡西家的帕克了。 

“你们一个贤十,一个贤七,就知道欺负我这个贤二!”他指着大小祖宗控诉道。

“谁让你贤值二!”×2
 
是啊,谁让他宇智波带土在一个贤十遍地走的年代里是个贤二呢? 

土哥捂着胸口,含泪不语。 

鸣人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难过啊带土叔,你戴上面具也贤十呢。” 

奏凯!你个挂逼! 

自从确定小猫的名儿叫带土之后,宇智波大宅每天都能听到“带土,我给你带了老鼠,快吃吧。”“带土,蟑螂这玩意不能吃,快吐出来。”等等充满了恶意的关爱。

简直没有爱了!!! 

不过要说斑和佐助这俩人也是有趣,白天一个比一个喜欢逗猫,到了晚上却谁都不愿意让猫跟自己一块儿睡。

“它掉毛。”斑实力拒绝。 

“它没打疫苗。”佐助皱眉。 

“那给它弄个小窝不就行了嘛。”多大点儿事儿啊。带土翻了个白眼,表示这是他遇到的最无聊的事了。 

“它不放手。”佐助抖了抖手,那只猫咬着他的袖子不肯松嘴,两只后脚则勾着斑的衣服,整只猫就这么横在半空中。 

“是你先看到的它,所以带土跟你睡。”斑说。 

佐助是那么肯轻易妥协的人吗?显然不是 ,“你同意把它带回来的,带土应该跟你睡。” 

旁观的鸣人同学举手:“啊喏,带土不是应该跟卡卡西老师一起睡吗?” 

宇智波大小祖宗扭过头来看他,骚年,你说的很有道理。 

至此,宇智波带土正式更名为旗木带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你妹啊!”带土掀桌,“谁特么要跟卡卡西那个垃圾一块儿睡啊!”

 最后还是两只带土睡一块儿了。 

土哥表示他再也不要跟这两个讨厌的祖宗说话了╭(╯^╰)╮
 

 

21、

说完了斑爷那边,我们再来看看柱帝。 

因为木叶还处在战争后的恢复期,所以柱间也不可能在田之国呆的太久,在向斑告白后的第三天,柱间就在宇智波·以前的挚友·现在的心上人·斑的脑门儿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潇洒的脚下抹油了,留下斑一个人接受来自以鸣人为首的八卦分子的微妙注视。 

按理说,在对心上人表白后遭到拒绝,谁都会难过一段时间,尤其是我们的忍者之神还一向喜欢动不动就消沉,不过这次柱间不但没有消沉癖发作,反而精神十分亢奋,两只眼睛简直熠熠生辉,就连处理起公务时效率都翻了好几倍。 

猿飞日斩悄悄地靠近自己的老师,小声说道:“柱间大人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吗?”一边说着,一边往哼着小曲儿的柱间那里偷瞄。 

扉间从一人高的公文中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大哥,然后冷笑:“老毛病发作而已,不用理他。” 

没能得到八卦的猿飞日斩失望的撇撇嘴,继续把自己埋到公文里。 

毕竟现在的忍界也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而已,他们要处理的事情还多得很,工作之余偶尔八卦一下也就算了,最重要的还是让五大国的联盟稳定下来。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如果不是有柱间这尊大神内部坐镇,以及宇智波斑这个杀神的外部压力,联盟随时散掉也不是没有可能。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大小国家的利益捆绑到一起,让联盟即使失去了这两个男人也能继续稳定下去。 

即便千手柱间再愿意相信人和人是可以交心的,但是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时,没有什么比利益关系更加稳定了。 

曾经的他太过天真,也太过着急,但是现在,他仍旧保持着当初的那份天真,只是更多了一些成熟,一些耐心,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愿意跟他一起努力。

五十年的光阴并没有在他们之间划下无法跨越的鸿沟,相反,他们距离彼此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他们有着同样的梦想,有着同样的执着,而现在,他们又站在了一起,一伸手就能牵起彼此,一抬手就能拥抱对方。 

只要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他一直这么坚信着。 

一直都是。 

从来如此。
 
他们注定该在一起。 

他们就应该在一起。 

没有人能够比他们彼此更适合对方。 

谁都不能。 

他们已经错过彼此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快要忘记那份心动了。
 
不过没关系,他们又偷来了一世,他们之间还来得及,虽然斑现在还没有答应他,但那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反正,他千手柱间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 

柱间弯起嘴角。你逃不掉的,斑。 

“阿嚏!”正在逗猫的斑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把小猫吓得一下子跳到了佐助怀里。 

“感冒了?”佐助将手帕递过去,关心的问道。 

斑吸吸鼻子,摇头道:“不可能。”

佐助怀疑的看了他一眼,默默在心里记下了,准备待会儿让大蛇丸和药师兜再给斑做个全身检查,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复兴宇智波的话,斑是不可缺的战♂力。顺便一提,他还没有放弃让斑跟柱间多生几个,毕竟作为因陀罗和阿修罗的转世,他们结合的话,生下小六道的几率还是蛮大的。 

“说真的,你对千手柱间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佐助凑过来,严肃的问道。 

“……没有。” 

“你那可疑的停顿是怎么回事儿?”佐助怀疑的看着他。 

斑心累的揉揉额角,“真没有,我跟他只是朋友和对手而已。”

“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朋友都是等于恋人么?”你还敢说你对他没感觉。瞪。
 
“……你从哪里看的奇怪东西?” 

“《霸道×影爱上我》就是这么演的。”佐助解释道,“里面的黄毛一直追着女主喊我们是朋友是朋友,最后还不是喊着喊着俩人就好上了吗,所以我说朋友等于恋人有什么不对?” 

斑:“……你以后还是少看点电视剧吧。” 

觉得俩人代沟太大的斑爷完全放弃了跟佐助解释,拍拍有点麻的腿,斑准备去洗洗睡了。 

就在斑拿着浴巾拉开浴室门的时候,他听到后面传来的佐助的声音,“就算不是为了宇智波,我也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毕竟,千手柱间对你确实不错,不是吗?” 

斑顿了顿,也没说什么。 

看着浴室关上的门,佐助叹了口气。低头的时候刚好对上一脸迷茫的猫咪,少年点了一下猫咪粉红的小鼻子,道:“真是一个让人操心的祖宗啊,是不是?” 

“喵~”小猫赞同似的喵呜了一声。 

佐助一乐,“你也这么觉得对不对?” 

“喵喵~”

“既然你也这么觉得,不如我们推他们一把好了。”佐助将猫咪举起来,“刚好十月的时候,田之国有祭典。到时候叫上千手柱间,相信他应该知道要怎么做的。”

“喵喵喵~”

“呦西!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宇智波佐助就这么愉快的准备把自己老祖宗给坑了。

 

评论(53)
热度(208)
  1. 💔壹贰叁 转载了此文字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