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平凡之路 14-16

 1-8   9-13  

 

14、

房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阳光透过窗棂照过来,离他一指的距离。

这一天是宇智波灭族真相公布的一天,宇智波带土大刺刺的躺在榻榻米上,像一条发臭的咸鱼。

已经烂掉了。

从里到外,都烂掉了。

他应该死在那场战争里的。

宇智波带土应该死在那场战争里。

他不知道六道仙人为什么连他的性命也救了回来,或许这是给他的惩罚?

他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他害死的老师,也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卡卡西,就连佐助,这个按辈分应该叫他叔叔的晚辈,他也不知该怎么面对。

不论是小包子模样的佐助,还是跟朋友一起微笑的佐助,背负着仇恨的佐助……他见过佐助太多的模样,甚至亲手将他推进地狱。

虽然那个时候他一直顶着的是斑的名字,可是犯下罪孽的是宇智波带土。

这样的长辈,他应该恨不得从来没有过吧。他想。

斑呢?他会怎样对他?他在最后的关头背叛了他,以他那样高傲的性格,一定会报复回来吧。那样也好,反正他们两个就是孽缘。

那他还怨恨着斑吗?怨恨他害死了琳,怨恨他将自己拉入了地狱,怨恨吗?

当然怨恨。

他原本应该和卡卡西一直保护着琳的,他原本有着成为英雄的梦想的,他原本可以对着那些叫他吊车尾的小鬼骄傲的展示他的写轮眼的。

可这一切都被毁掉了。

恨吗?当然恨!可是他最恨的是他自己。

不管怎么说,他都欠了斑一条命。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斑救了他,那就会死。

说来也讽刺,虽然是斑将他拉入了地狱,但却没有骗过他。

是的,斑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谎言。

他说会让他报答自己,他以为斑是要他把这条命还回来,却没想到的是他拿走了琳的性命。如果他知道会这样,他就算是死也不会连累琳。可是一切都晚了。晚了。

就算他怎样的怨恨着斑,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他来讲斑是特别的,他既是他的长辈,也可以算是他的老师。他不像水门那样总是带着阳光和希望,他是个清醒到可怕的疯子,对这世间看得太透,也太悲观。

在继承了他记忆之后的带土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谁,也许真的像斑说的那样,只是个宇智波的亡灵。

他行走在世间的生与死之间,生存在虚幻和现实的夹缝中。

他走遍了五大国,到过很多很多的地方,一双眼睛看到的尽是在痛苦中挣扎的可悲者。

于是,他以为世间都是这样的。

其实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的,只是他不肯去看,不肯去听,不肯去信。

他将眼睛遮住了,将耳朵堵住了,将心封起来了。

于是,他只能看到地狱。

漩涡鸣人的出现,让他看到了最初的自己,那个被叫做吊车尾的、叫嚣着要成为火影的笨蛋——宇智波带土。

但是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哭、傻乎乎的宇智波带土了。

他不再像小的时候那样真的以为火影是英雄了,他曾经以水影的身份接触到了政治,所以他比谁都清楚站在那个位置的人脚下踩了多少尸骨,也比谁都明白村子背后藏了多少肮脏。

为什么卡卡西的父亲为了战友放弃任务就会落得个自杀的下场?为什么日向日差救回了家族的女孩却还是死于非命?为什么漩涡鸣人是英雄的孩子这点没人知道?为什么追求着和平的晓会被当做威胁者处理掉?

他们只知道木叶白牙没有完成任务,只知道日向得罪了云忍,只知道鸣人是个怪物。他们才不会管你到底是追求和平还是别的什么,只要你的存在让他们感到了威胁他们就会毁掉你。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这就是现实啊。

为了给村子争夺更多的资源,水无月一族在前线奋力厮杀,但是越来越多的人们将对战争的恐惧发泄到了他们身上,连带着所有拥有血迹界限的家族,甚至忍者的本身。这些人享受着忍者给他们抢来的利益,然后站到受害者的位置大声指责着他们——你们这群不详者。

这些事情发生在火之国,发生在水之国,发生在任何一个忍者存在的地方。

多么可笑,多么可悲啊。

这样的世界,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守护的?他不解的看着那双天空一样澄澈的眼睛。

这个还未成年的男孩紧抿着嘴唇,双手结印,他从那双倔强的眼睛里看到了咆哮的野兽,有着锋利的牙齿,随时都能扑过来,咬破他的喉咙。这让他既恐惧又兴奋。

让我看看你能走到哪里吧。他在心里说道。

他输了。

输得一塌糊涂。

连带着十几年来的疯狂都输了进去。

回头看他走过的路,他自己都忍不住嘲笑一声——你真可怜。

是啊,宇智波带土,你真可怜。

可怜的就像一只冲着月亮发疯的狗。

 

他翻个身,将自己蜷成一团,是婴孩在子丨宫里的姿势。

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很安静,他听到秒针走动的声音,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突然间就感觉到了孤独。

他想,他还是很害怕的,害怕自己一个人,害怕只剩下自己。

他扯过一旁的被子,用被子蒙着头,一直到日落才把自己的脑袋露出来。

他决定去找斑和佐助。

他想要见他们。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要跟他们说什么,但是就是想见见他们。

 

15、

要说宇智波带土这个人吧,只能说这个人很神奇。

各种意义上的。

不同于从始到终走的都是枭雄路线的老祖宗,也跟拿着魔王剧本最后却变成救世主的小祖宗不一样,宇智波带土早期有着热血漫主角的性格,一开始拿的是韩剧女主的剧本,后来用的是黑暗魔王的人设,最后又成了爱的七彩战士。

哦,对了,他还是个谐星。

在他脑子一抽就用神威这种赶路利器跑到田之国后,面对挂着宇智波牌子的大宅,整个人突然就怂了。

啊啊啊你说他作为一个灭族凶手,这么巴巴的跑到前任宇智波族长和现任宇智波族长面前不是明摆着找抽吗?这两个人随便拎出一个他都不是对手,更何况加起来,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这么突然拜访连个拜帖都没有还不带礼物衣服还是一个星期以前的头发都没有梳面具也没带万一他们觉得我颜值不够不让进怎么办?

宇智波带土这人不能激动,他一激动就容易胡思乱想,一胡思乱想他的脑筋就会打结,脑筋一打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千手柱间刚到自己的挚友家门口,就看道了一个在门口伪装自己是个蘑菇的宇智波,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认出这就是四战时日天日地的呆兔同志。

他蹲下身来,问道:“怎么了这是?”

带土没理他,仍旧保持着蘑菇造型,头顶上还有一小片乌云下着小雨,活脱脱一个被妈妈丢弃的小鬼头。

柱间不禁被自己的想象逗乐了,毕竟自己那位挚友怎么看都不是能跟“妈妈”这两个沾上边儿的人。他揉了揉带土那头黑短炸,“我带了红豆糕你要不要尝一点儿?”这语气跟哄流浪猫似的。

带土终于抬起头,然后瞪了他一眼。

“卡卡西让你来的?”不然怎么知道他喜欢红豆糕。

“不是啊,”柱间也不在意,“我是来找斑的。”

“老混蛋不在。”其实带土不知道斑到底在不在,但是他就是不想让柱间见到斑。

“我知道啊。”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斑的气息,柱间早就知道斑并不在,他像是根本就没感觉到带土的敌意,仍旧笑眯眯的,“我可以等他啊。”

“火影大人公务繁忙繁忙,怎么有时间来我们这小地方?”

“木叶有扉间他们在啊。”

带土冷笑:“也对,如果不是这样你也不会离开你的宝贝村子。”

柱间听得出带土话中的不满,也明白他是为斑感到不平,就在他开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门开了。

佐助手上还拿着抹布,“你们要在门口呆到什么时候?”

 

 
16、  
他们来的晚了,庆祝大已经结束了,客厅里东倒西歪了一片人。    

香磷抱着水月蹭来蹭去,口中叫的却是佐助的名字,重吾保持着一种下半身在沙发上、脑袋却朝下的奇葩姿势,当然,姿势最奇葩的还轮不上他,大蛇丸喝醉了之后把脖子伸到了十米长,整个人跟吊死鬼一样挂在客厅里,跟这群奇葩相比,药师兜就文雅多了,他双手交叉,放在腹部,脸上带着一种谜一样的微笑昏睡着。    
“噢噢噢!柱间大叔!”正在扫地的鸣人冲他打招呼,“你们来晚啦,我们已经庆祝完了。”    

“呀,那真可惜。”将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柱间说道,“我带了一些点心,你们要不要尝一尝?”    

佐助走过来,看了看盒子的包装,认出他是他最喜欢的京都大厨做的糕点,还有一些是稻荷寿司,是斑喜欢吃的。    

“我吃不下了,”鸣人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然后对柱间说道,“斑大叔今天做了好大一桌的菜,特好吃的说,你们要是早来一会儿,还能吃几个丸子。”    

“哈哈,斑的厨艺一向是最棒的。”    

带土没加入他们的话题,他环视了一周,没看到斑的人影。    

“老混蛋呢?”他问道。    

“去吉原了。”佐助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带土受到重击,捂着胸口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已经快一百岁了吧?”    

佐助扭过头来看他,一脸的嫌弃,“你跟他那么久你不知道他多大啊?”说罢,又转身去收拾,“鸣人!过来把水月挪一下。”    

“哦哦,好的。”太子爷得令,颠儿颠儿的跑过去去拎着人家的脚,刚一使劲儿,只听噗的一声,这个鬼灯一族的男人整个人都化成一滩水儿了。    

鸣人:Σ( ° △ °|||)︴    

“佐、佐助,我这是……杀人了吗?”    

佐助一脸惨不忍睹,然后拎了把拖布过来,发现带土还保持着西子捧心的造型,“你,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啊?”突然被点名的带土,“啊,哦,好的。”    

等到将重吾抬到床上后,鸣人抹了一 把汗,“大蛇丸呢?就这么让他在客厅挂着?”    

“挂着吧,反正不碍事儿。”佐助也累了,整个人都瘫在沙发里,柱间则去给他们烧热水去了。    

鸣人也学着他的样子,往沙发上一躺,心有戚戚道:“我都没想到他们几个还会撒酒疯。”    

庆祝大会在开始喝酒的时候达到了高丨潮,一群人喷水的喷水,狂化的狂化,他该庆幸两个宇智波没有加入其中吗?不然一人一个天照和须佐之男就好玩儿了。    

佐助没说话,好一会儿呼吸才平复下来,他看向带土,问道:“你吃了吗?”    

鸣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想起他刚回来那会儿,斑也是这么问他的。见佐助瞪他,他忙不笑了,站起身来,说道:“我 先去洗澡啦。”然后把空间留给两个宇智波。    

带土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低着头,手指扯着衣角,半晌,佐助才听到他跟蚊子哼哼似的声音。    

“你不生我气吗?”    

“?”佐助一脸茫然。    

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带土抬起头,又重复了一遍,“你不恨我吗?”    

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我当然恨你。”佐助毫不犹豫的说道。    

宇智波佐助爱着他的家族,从以前到现在,从来如此。他不会原谅任何伤害他家族的人。任何人都不行。    
“……也对,你确实该恨我。”    

如果说鼬是为了他的大义,而对族人举起了屠刀,那他就是单纯的杀戮。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奢望得到族人的原谅 呢。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可是真的听到后还是很难过。他突然觉得眼睛酸痛,他低下头,将眼泪憋回去。    

“原本我是打算杀了你的。”佐助说道。    

他偏了偏头,又道,“可是如今宇智波就剩下你、我,还有斑三个人了。我想复兴宇智波,人越多越好,所以我不打算杀你了。”    

“!”带土抬起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我并不是说我原谅你了。”佐助又想了想,“这样吧。”他坐起来,盯着带土的眼睛,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二”,说道,“你要是生二十个孩子我就原谅你。”    
“纳尼?!”    

见带土一副“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臣妾做不到”的表情,佐助连写轮眼都亮出 来了,“人是你弄没的,当然要你弄回来!”    

见带土还要说什么,佐助道:“斑都快一百了还能去吉原努力一下,你才三十多,怎么就不行?”说着,又瞪了他一眼。    

带土捂着心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宇智波斑去吉原努力个鬼啊!那是花街!是放丨纵丨欲丨望的地方好不好!要是生孩子斑才不会去找那种女人好伐!!!!!    
作为一个拥有斑爷记忆的宇智波,带土真的很想打开佐助的脑壳,看看他的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宇智波斑要是这么随便的人,当初就不会没有结婚了,而且,那个狂傲的男人压根儿不认为有哪个女人有资格为他诞下后代。    

作为一个宇智波,佐助也有着谜一样的思考方式,他根本就没有读懂带土眼神 所要表达的意思,他偏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又道:“好吧,如果你不行的话,那就让大蛇丸帮忙好了。”    

佐助想的是,要是带土是在不愿意生孩子,那就让大蛇丸用他的细胞或者某种白色液体用科学的方法捣鼓出孩子,但是带土却以为佐助这是在说他不行。    

谁说他不行的?谁说他不行的?斑都一百岁了还去吉原风流呢,他才三十岁怎么可能不行?    

男人,不能说不行!    

“谁说我不行的?”带土彻底炸了,“不就是生孩子嘛,我分分钟就能生出来!!!!”    

生就生呗,还分分钟就生出来,你以为你是老母鸡,一下就下一窝啊?佐助翻了个白眼,“行啦,别硬撑了,我知道你不行。”    

“我行!!!”带头咬牙切齿。    

“你不行!”佐助冷静的反驳。    

“我行!我行!!我就行!!!”    

“不行就是不行,你硬撑个什么劲儿?”    

……    

在厨房偷听的柱间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身体抖得跟得了帕金森似的,他也是服了这两个人,脑电波没对上还能吵得这么嗨。
 

_______ 

注:佐助提出生孩子才原谅带土的梗并非原创,是《柱斑 暂居》的作者阿香在番外中出现的,原文是佐助打算让鼬生十个男孩十个女孩就原谅他。这里经过阿香的同意,拿来用了。

强推《暂居》这篇文

 

 

评论(41)
热度(195)
  1. 💔壹贰叁 转载了此文字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