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平凡之路 9-13

1-8  

9、

斑坐在摇椅里,手上捧着一个小茶壶,往日里凌厉的眉眼在阳光下倒也柔和了下来,看起来暖暖的,他的一只脚的脚尖点着地,一晃一晃的,看起来悠闲极了。

鸣人来的次数不少,跟斑也算的上是个熟人,开始他还觉得这个当初快把他气疯了的男人是个不好相处的,但是一来二去跟斑熟络起来后,两人还是相处的不错,至少他一直觉得斑做的饭很有妈妈的味道。

斑听到消息后倒没什么反应,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鸣人脏兮兮的衣服和脸蛋,突然问道:“吃早饭了吗?”

“啊?”原本以为他会问一些家国大事,没想到是这个,鸣人愣了一下。他从得到木叶确认要公开宇智波灭族真相的消息时就亢奋得不得了,大晚上的就从木叶赶过来,一路就没停,哪来的时间吃饭啊。没等他回答,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少年被闹了个大红脸,不好意思的抓抓脸。

“拉面行吗?”斑掀开盖在腿上的毯子,往厨房的方向走,一边扎头发一边问道。

“啊?哦,好的。”鸣人忽然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麻烦班大叔啦。”

“你先去洗个澡,上次你走的时候还有衣服落在这儿。”

“好的。”鸣人笑道。

男孩子冲澡一向很快,从头到脚哗哗哗的一冲,然后抹点儿洗头膏,揉吧揉吧就再哗哗哗的一冲,连沐浴露都省了。鸣人称这是男人洗澡的方式,佐助则是对此嗤之以鼻,宇智波祖传洁癖,不洗掉一层皮那就不能被称之为洗澡,所以鸣人一直怀疑佐助那么白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一直掉皮。

腰上围上一条毛巾,鸣人就这么大刺刺的开始在佐助的卧室翻箱倒柜。他来这儿的时候一直跟佐助挤一张床,衣服也都在一个柜子里,只是不知道他不吭不响离开那么久,小心眼儿的佐助会不会把他的衣服直接扔了。其实鸣人也知道佐助不会这么无聊,但他就是忍不住会把对方往“坏”处想,谁叫他们是一对冤家呢。

倒腾半天,也没在哪个垃圾桶里找到自己的衣服,于是鸣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拉开了柜子。他的衣服还在原来的位置,只是对比他走之前要整齐了些。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微笑着的,他拿出衣服,吸了吸鼻子,闻到洗衣粉和阳光的味道。

 
10、

鸣人擦着头发出来时,斑也刚好做好饭。

“哇,闻起来就超好吃的样子!”拉面狂人一秒钟就闪到饭桌前,口水都要滴到碗里的样子,“我开动了!”少年双手合十,大喊一声,然后就把头埋到了碗里,看样子短时间是抬不起来了。

斑对他这种饿死鬼投胎的吃法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鸣人对面,一只手撑着脑袋。

老实说,他对鸣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太好,倒不是因为他们曾经为敌,而是因为对方那少的可怜的文化知识,连“乌合之众”这种基本词汇都要带土那个贤二给他解释,实在让他看不上眼。这要是真让他当上火影,那木叶吃枣药丸。

好歹他也是木叶的创始人之一,尽管他一直认为木叶是一个错误,也不代表他对木叶真的一点儿感情都没有,换而言之,就算真的要毁掉木叶,那也应该由他亲手动手,而不是让这个连“乌合之众”都不知道的小子去祸害。

不得不说,宇智波这个家族在思考的时候有个特点,那就是超前。

有位大神曾经这么说过,当你跟宇智波谈论A的时候,他们已经跳过BCD直接看到了E,并且用F来反驳你。

对此,有人称之为神逻辑,也有人称之为思维跳跃。其实,这又何不能称之为远见呢。

他当初能够断言柱间本末倒置,现在也能看得到鸣人的未来会有多艰难。即使现在有历代火影可以做后盾,但是有些路终究还是要一个人走的。

他承认,这位忍界英雄有很多优点,那些优点让他闪闪发光,让人很难不去相信他,追随他,就像当年的千手柱间,连他也忍不住去仰慕,去尊敬。但同样的,他也有很多缺点,那些缺点不致命,甚至也是他一些优点,可恰恰是他的这些不是缺点的缺点,会锁住他的羽翼,让他痛苦不堪。

漩涡鸣人是个很纯粹的人,一根筋,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那种,那股子非要把南墙给撞破的狠劲儿跟宇智波斑也像到了极点。

斑并不担心这个连“乌合之众”都不懂的小鬼会祸害得整个木叶下一代也都缺乏文学素养,而是担心他也会像柱间那样,让自己的真诚、宽容和信任成了别人利用的工具。君不见,千手、宇智波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思绪几转,斑叹了口气,摇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到脑后。鸣人这会儿已经在靠着椅背打嗝儿了,他看了一眼桌上被油星溅到的地方,有着家族遗传性洁癖的人忍不住挑眉,还没待他说什么,佐助过来了,手上还拿着鸣人之前扔地上的毛巾。

 佐助皱眉:“跟你说了多少次,擦完头的毛巾不要乱扔。”

“知道啦,知道啦,你都说了几百遍了。”鸣人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样子。

佐助冷笑道:“说得好像你哪次听进去了似的。”

“佐助好像老妈子啊。”金发的孩子扭过头,小声的嘟囔,“我又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一看到拉面就忘记了,讲道理,这不能怪他,是拉面先诱惑他的。

听着小两口(误)的日常秀恩爱,斑冲着佐助扬了扬尖尖的下巴,“把碗刷了。”

“……”大小祖宗对视了三秒以后,年纪还小的宇智波撸起袖子去刷碗了。

所以说,不要在单身人士面前秀恩爱啊#滑稽#

 

11、 

看着太子妃刷碗的英姿,太子殿下一脸Σ( ° △ °|||)︴的表情。

不对啊,大兄弟,你的人设不是高冷么?刷碗这种接地气的活儿你怎么干得这么顺手呢?

其实说起来,刷碗这事儿以前一直是药师兜在干,至于原因么,那是因为斑一向只管做饭不管刷碗,而水月、香磷和重吾这三个倒霉孩子则是厨房杀手,而且还是那种洗个碗都能把半个厨房炸了的那种,剩下佐助、大蛇丸、药师兜,三人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药师兜识趣的站了出来。

大蛇丸是他的顶头上司,佐助则是大蛇丸的心头宝,而且还是斑的重孙辈儿加转世,偏向谁那就不言而喻,作为地位最低的一个人,药师兜外表微笑内心崩坏的站在了刷碗的工作岗位上。

但是,药师兜是个安于现状的人么?

肯定不是!

我这双手是为了科学技术而生,怎么可以用来刷碗呢?

于是在洗了三个月碗后,药师兜终于受不了了。

“我觉得用人工来洗碗实在是太奢侈了,我们人类的寿命本来就短,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珍贵无比的,怎么可以在刷碗这种脏活儿上浪费时间呢,我们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药师兜推了推眼镜,镜片上闪过一道用来装逼的白光,“所以我决定,要研发出一种新的机器,以后洗碗的工作就可以交给它了。”说完,人就跑了,生怕斑爷下一秒就表示不同意。

药师兜跑了,大蛇丸懵逼了。

思考三秒钟后,大蛇丸表示让药师兜一个人去研发这种高科技实在太让人担心了,刚好我也对物理十分了解,就帮帮他好了。

水月表示大蛇丸大人你就别逗了,谁不知道你是大生物学家,又不是大物理学家,有道是隔行如隔山,你就别硬撑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以前的搭档赤砂之蝎就是大物理学家,我们闲来无事经常切磋,也让我学了不少,区区一个洗碗机,我还是可以搞定的。说罢,人一溜烟儿的就没影了。

剩下的三人互相看了看,然后也追了过去,他们实在不敢想象每天都要炸掉厨房两三次的后果。

于是乎,诺大个宅子,就剩下了两个宇智波。

以上都是发生在鸣人不在的那段时间。

 

12、 

在佐助吭哧吭哧刷碗的时候,外面的一大一小聊了起来,客厅里厨房不算远,再加上都是忍者的关系,两人的对话佐助倒也听得一清二楚。

鸣人天生是个自来熟,跟谁都能聊到一起,斑又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两人处得倒也和谐。

什么鹿丸跟手鞠表白了啊,丁次的体重又增加了啊,鸡皮蒜毛的小事儿都讲的眉飞色舞。斑对这体验倒是新奇,以前也就他那几个兄弟会拉着他叽里呱啦,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亲人一个个的都不在了,最后也只剩下了柱间会拉着他东拉西扯。

“……纲手婆婆偷偷溜出去赌钱,结果被白毛大叔抓住了,柱间大叔只是帮忙说了两句,就被白毛大叔训得抬不起头来。” 

“纲手?”斑偏着头想了想,“听起来有点耳熟。”

“……”鸣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在战场那会儿斑和凯盯着对方脸盲症发作来着,擦擦头上的汗,鸣人解释道,“纲手婆婆是柱间大叔的孙女。”还被你砍成了两半节儿好么。 

“哦。”还是没想起来纲手是谁。 

不想再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鸣人说道:“对啦,柱间大叔说过两天来找你来着。” 

斑看起来兴趣缺缺的样子。

“那啥,你不高兴吗?”鸣人抓了抓脑袋。

斑摇摇头,说没有啊。 

“可是你看起来很没有兴趣的样子。”明明在战场上念叨个不停,而且一见到真人更是要嗨上天的样子。 

“又不是来跟我打架的,随他的便。”打个哈欠,斑又把毯子盖到了腿上。

当初大筒木辉夜被从他身体里扯出来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内部差点没有被炸成渣渣,要不是他得到了仙人体的强大恢复力,等不到六道老头冒出来就挂了,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身体也恢复了不少,只是还受不得凉,风一吹,膝盖就疼得厉害,跟针扎似的。

佐助一开始他吐槽他这是关节炎,后来见他疼得厉害,头上还冒冷汗,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把大蛇丸从实验室里薅出来给斑治病。只是大蛇丸牛逼是牛逼,可他不是医生啊,研究了半天,也是能捣鼓出点儿止疼药。被佐助用“要你何用”的眼刀子剐了几下,大蛇丸西子捧心状扎回了实验室。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敢)说。

最后还是水月一拍大腿,既然风一吹就疼,那不被风吹着不就没事儿了嘛。 

佐助一听有道理,然后杀进商店,挑了一款最贵的毛毯子把斑裹成了一个球。 

斑:…… 

来自重孙辈儿的关爱,老年人还是很受用的,从此斑爷走到哪儿都不忘带上毯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他本体呢。

 

13、 

火之国  木叶忍者村 终焉之谷

两个巨大的雕像隔着一条瀑布静静地望着彼此,他们一只手结着对立之印,另一只手搭在腰间的武器上,像是下一秒就会拼个你死我活。

千手柱间站在水面上,仰头去看左边那个略矮一些的雕像,只是他站的角度不太好,看不大清那雕像的脸。

扉间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下午,而且因为他又翘班的缘故口气也不大好,“明天就要公布宇智波灭族的真相了,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他。”

扉间嗤笑一声,“这么想见他就去田之国啊,一直盯着雕像看有什么用?”

柱间叹一口气,“你还是在为那件事不满。”

“那是当然的吧!”一提那件事,扉间就感到火大,“不但放过宇智波那三个邪恶之人,就连大蛇丸和药师兜都没有把他们关押起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知不知道就因为这事,其他四国一直对木叶不满,就连大名那边……”

“如果真把他们关押起来会发生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柱间转过身来看他,“轮回眼,仙术,秽土转生,不死转生,他们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扉间也知道他说的没错,但是,“你就这么放心把这些危险的东西交给宇智波斑?”

“当然!”柱间毫不犹豫的说,“那些东西没有什么比在斑手里更安全的了。”

“是没有什么比在斑手里更危险了才对吧!混蛋大哥!!!”扉间真想揪着他的衣领狂摇一通,“宇智波斑这个人有多么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们之所以死都死不安生还要爬出来坐办公室就是因为他好不好!!!”

扉间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柱间也是一肚子的火,他本来死得好好的,就在那边等着他的亲亲挚友过去呢,结果被接二连三的拉到现世,真当他是通灵兽啊!

“如果不是你非要研究秽土转生这种坑爹坑队友的破忍术,我们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从净土薅出来啊!!!而且我当初有说过让你销毁所以的资料的对吧?就是你留下的那点残卷才让大蛇丸这个夯货把我们拉过来的好吧!!!”

所以说禁术什么的最讨厌了!禁术大师也最讨厌了!!!

柱间这么一说,扉间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他也没想到自己一时手痒捣鼓出来的忍术居然这么坑,跟月之眼比起来也不逞多让。

摸摸鼻子,扉间咳嗽两声,开始转移话题,“宇智波灭族真相的事,你确定不改了吗?”

“不是都说好了要公开的吗?你要反悔?”

也不怪柱间这么问,毕竟当初在决定是否要公布宇智波灭族真相的时候,扉间是坚决反对的。

“这会让木叶陷入动荡。”他说,“一旦公布了当初的真相,别的家族会怎么看?木叶可以不声不响的让宇智波消失,也可以让别的家族消失,这只会让那些家族跟村子产生隔阂。更何况现在刚结束四战没多久,木叶正站在风口浪尖上,你这样做只会……”

但是不管扉间怎么跟他强调这样做的后果会有多危险,柱间仍旧坚持要公开真相,而且波风水门和漩涡鸣人这对父子也是上蹿下跳,最后投票由三对四变成了二比五,公布宇智波真相的事也就拍了板。

“事到如今,我再反对有用吗?”扉间对那场会议还是有些不满的,但是他问的不那个,“我是说,你这么费心费力的为宇智波正名,有必要吗?斑他自己都没说什么,你倒是巴巴的赶上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姓宇智波呢。”

“宇智波柱间吗?这个名字倒也不错。”柱间摸了摸下巴,笑道。

“大哥!”

“好吧,我不逗你了。”柱间笑了笑,然后问道,“还记得我们当初建立村子的目的吗?扉间。”

“……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

“没错,木叶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而存在的,可是它却成为了伤害我们家人的利器,这跟我建立木叶的初衷不符。”柱间说,“从建立村子的那一刻起,它就是为了保护而存在的,所有的村民都是我们的家人,他们是我们要守护的人,我们必须给那些无辜死去的家人一个交代。”

扉间抿了抿嘴,“我承认,是我对宇智波的偏见影响到了团藏他们,可是团藏也是一心为了木叶,尽管他在这件事上太过偏激,也不能否认他对木叶的贡献。”

“我知道。”柱间将手放到他的肩膀,柔声说道,“他是你教出来的学生,我从不曾怀疑他对木叶的感情。”

扉间偏了偏头,他实在不习惯这样肉麻兮兮的对话。

“对木叶的事,我有很大的责任,当初是我放任了黑暗的滋生,所以才导致这样的结果,既然现在我还活着,那我就必须去弥补当初犯下的错。”柱间看着他的弟弟,说,“你会帮我的,对吧?”

“……啧。” 扉间把头偏过去,“虽然我讨厌斑,但是,从今往后,我会试着放下偏见。”

扉间说,去做你想的事吧,这里有我,你放心。

柱间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他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抱住了他在这世间唯一的兄弟,“谢谢你,扉间。”

谢谢你,扉间。

谢谢你一直在背后支持着我。

不管是当初的结盟,还是现在要做的事。

谢谢。

 

  

评论(25)
热度(202)
  1. 💔壹贰叁 转载了此文字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