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平凡之路 1-8

二设多到飞起

  

 

0、

宇智波斑这个人思维有点奇特。

啊,这里不是说他神逻辑,而是此人的思考方式与常人略有不同。

故事发生的背景在战国时代,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刚开始学苦无的小屁孩。

一颗红心向家族的田岛爸爸跟儿子在谈心,“知道咱们宇智波最擅长什么吗?”

“知道。”斑很干脆的说道,“杀人放火。”

“……”这种无法反驳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田岛爸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问道:“好吧,那你知道隔壁的千手最擅长什么吗?”

“植树造林。”宇智波斑小朋友仍旧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宇智波田岛抹了一把脸,已经放弃了从两家相性来讲述为什么他们是死敌了,“以后看到姓千手的,直接剁了就行。”

“为什么?”斑问道。

“因为我们是仇人。”田岛回答道。

“为什么我们是仇人?”斑又问道。

“因为他们杀死了我们的族人,我们也杀死了他们的族人。”田岛回答道。

“为什么我们要杀死对方的族人?”斑继续问道。

“因为我们的任务总是同一个。”田岛继续回答道。

“为什么我们的任务总是同一个?”斑看起来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因为能对抗宇智波的只有千手,能对抗千手的只有宇智波。”田岛答道。

“所以我们的仇恨就是因为那些雇主的委托吗?”要不说宇智波斑是个天生的领导者,小小年纪就从跟自家老爹车轱辘的对话中提炼出了重点。

田岛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为什么不终结这种仇恨?”斑问道,“这毫无意义不是吗?”

“毫无意义?”田岛冷笑,“如果我被千手的人杀了你会怎么做?”

斑惊讶的说道:“原来你跟我说你能吊打千手佛间的话是驴我的?”

田岛爸爸心塞的捂住脸,那是我喝高了说瞎话你别信行吗?但是要他直接跟自己别人说啥他信啥的傻白甜儿子这么说,他威严的父亲形象就毁成渣渣了。他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儿子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小眼神,那可爱的模样可以让他多下两碗饭。

到底是宇智波一族的最强者,田岛很快就恢复了自己冷酷强大的气场,风吹过来,掀起他的头发和衣角,看起来装逼范儿十足,“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了千手一族的手上,你会怎么做?”

斑这回没有跑偏,“杀了他。”毫不犹豫的说道。

田岛摸了摸自家儿子东翘西翘的头发,“你杀了那个人,那个人也会有他的家人,他的家人也会为他报仇而杀了你,就这样你来我往,仇恨会越滚越大,我们跟千手的仇恨,已经没有办法解开了啊。”

说到这里,他也忍不住有些嘘唏。

斑低着头,拳头攥着紧紧的,“难道就不能结束这一切吗?我不想再看到族人的尸体了,结束这样可笑的仇恨,真的没有办法吗?”

“有,签订停战协议,然后让时间冲淡一切。”

“那为什么不签订停战协议?”

“我做不到。”田岛说,“让我放下仇恨,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如果战争继续下去,我们会有更多的族人死去。”

“如果现在放下,那我们死去的族人又算什么?”

父子二人对视良久,斑说:“总有人要放下仇恨,为忍界带来和平。”

“对,总有人会放下仇恨,为忍界带来和平,但那个人不是我。”田岛说,“如果你遇到了那样的人,一定要离他远远的。”

“为什么?”

“能为了大义而放下仇恨的人,也能为大义放下爱。”田岛揉着他柔软而倔强的头发,对他说,“那样的人,最是重情,也最是无情。”

多年后,一语成谶。

 

 

1、

战争结束的有点可笑。

鸣人和佐助用六道·地爆天星封印了大同木辉夜和黑绝,然后头上顶着两只角的六道仙人又复活所有的死人,连带着被秽土转生出来的四个火影僵尸,最后又飘在斑的面前,一脸复杂的把斑的命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要说斑对六道仙人有没有好感,那肯定是没有的。明明自己有力量,却一直躲在角落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子的转世死斗不休,现在又冒出来当好人。在斑的眼里,他既不是一个合格父亲,又不是一个合格的忍宗领导者。

但这跟他没有关系。

哪怕六道仙人早就知道无限月读是个谎言,也没有站出来阻止他。

他在乎的只有他的梦想。

在他先后失去家人和族人后,能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里的只有他的梦想。尽管他的梦想已经破灭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止步不前。既然无限月读这个方法不行,那他就换一种。他从来都是一个学不会放弃的人。

在他还在为自己梦想而筹划着什么的时候,五大国建立了一个联盟,纲领是互帮互助,有事儿坐下来谈,没事就救济一下小国,谁家缺啥自己就去送点,自己缺了也可以伸手要。联盟一诞生就受到强烈欢迎,大小国纷纷加入,有的是自愿,有的是被强迫。因为日天日地的宇智波小祖宗放出话来,如果五大国还是一盘散沙,那就该打五战了。

前有利益勾引,后有虎狼追赶,就算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最后还是嘤嘤嘤的加入了联盟,忍界也因为共同的敌人而紧紧团结起来。

十分愿意透露姓名的千手柱间·忍界之神·初代火影哈哈一笑:“我就说宇智波是温柔的一族嘛。”

千手·宇智波一生黑·扉间:“闭嘴!大哥。”

 

 

2、

四战结束后,日天日地的战场玫瑰当起了宅男,每天佐助起床后都可以看到窝在躺椅里的斑,腿上盖着薄毯子,一头黑长炸散了下来,远远看起来跟个刺猬似的。

听到佐助下来的动静,斑头也不回:“厨房有饭,还热着。”

佐助进了厨房,桌上摆着色香味俱全的早餐,他端到客厅,然后一边盯着电视里互诉衷肠的痴情男女一边吃饭。咬着金灿灿的煎蛋,佐助默默的给自己老祖宗盖了一个“如果他不当忍者可以去当一个厨师”的戳。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一向咋呼的水月都被吓得倒抽了一口气,后来倒是慢慢习惯了。反正上到大蛇丸,下到香磷,他们这群人就没有一个擅长做饭的(如果营养液也能被称作饭的话,那么大蛇丸和药师兜可以被称作顶级大厨)平日里要么是吃兵粮丸,要么就是下馆子,好不容易来一个会做饭的,实在应该载歌载舞得欢迎一番,虽然每次看到那张脸,都忍不住想起这位爷在战场上放飞的样子。

战争结束后,两位宇智波并没有回到木叶,而是大的带上小的,小的带上后宫,在田之国安了家。漩涡鸣人看着好友黑漆漆的眼睛,吭哧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我会经常看你的”,佐助心想你这话说的跟我坐牢了似的,但嘴上却还是嘲讽依旧,“大白痴。”

漩涡鸣人一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忽然就哭了。

十六七岁的人了,哭得还跟个孩子似的,眼泪鼻涕哗哗的,当场就把佐助吓坏了,虽然他那张脸基本除了家传颜艺,都没多大区别,准确的说,宇智波都那样儿。

“你哭什么啊?”

鸣人抹了抹眼泪,“我没想到你还愿意这样叫我。”

他说,呐,佐助,我们还是朋友是吧?

“……是。”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漩涡鸣人在宇智波佐助心里终归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3、

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漩涡鸣人待宇智波佐助更好的了。

 

 

4、

“那个黄毛小子有段时间没来了。”斑忽然说。

“不来就不来,多大事儿。”嘴上这么说,佐助还是介意的。他一口气喝完剩下的粥,“我吃饱了。”然后起身去厨房收拾去了。

看着少年倔强的背影,斑闭上一只眼睛,“小鬼就是小鬼。”

他跟柱间终结谷一战后照样还能一起喝酒聊天,没有丝毫隔阂,怎么这群后辈一个比一个别扭呢?老祖宗摇摇头,拿起遥控器又换了一个台,他实在受不了男女主角的脑残对话了,屁大点儿的事儿,直接说开能死啊,再说了,都已经处对象了还对对方猜疑来猜疑去,一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直接分了算了。

厨房里,佐助一边冷着脸刷碗,一边在心里吐槽某人。

我说让你别来了你就真不来了,以前让你别追我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单纯的佐助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会产生多大的误会,他刷完了碗,洗了洗手,从冰箱里端出一盆洗好的小番茄,坐回了斑的旁边,然后把台从新闻联播调回了正在热播的《霸道×影爱上我》,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家祖宗牙疼的表情。

男主角×影是个黄毛,蓝眼睛,女主角是个黑毛,黑眼睛。

男主角抓着女主角的手:“为什么你不肯更加依赖我一点?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佐子!”

佐子撇过脸,睫毛上还沾着泪水,“鸣君,你别这样,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佐子!”

“鸣君!”

……

这场景,略耳熟啊。佐助回想了一下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场面,然后脸黑了。

 

 

6、

战争刚结束没多久,几乎每隔几天就能看到那一撮扎眼的黄毛在眼前晃来晃去,整天叽里呱啦的“佐助佐助佐助助助助”。一开始佐助还嫌烦,但是对着那张“我一不注意你又被人拐走了怎么办”的脸他也说不出什么伤人的话,谁真心待他,他是知道的。

因为来的勤了,外面有传宇智波佐助绑架忍界英雄之类不好的流言。

鸣人一脸尴尬的看着他,“佐助你别往心里去,他们只是还不知道你的好。”

佐助心想,我往心里去干什么啊?他们又不是我的谁,我干嘛要在乎他们怎么看我。

“没啊,”他说,“不过你这么往我这儿跑,就不怕木叶的老头老太太心肌梗塞?”万一死了再扣他脑袋上,就算他不介意也会膈应的好吧。

后面的话他没再说出来,因为鸣人又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难看死了。”佐助扔了手上的卷轴,站起来揪着他的衣领,“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我没有看不起佐助!”鸣人瞪着他那双天空一样的眼睛。

“那就别摆出这种可笑的样子!”

“我是在心疼你啊!”鸣人说,“为什么他们就看不到佐助的好?明明佐助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他们总是要把佐助当做坏人?”

不得不说,就这毫无做作痕迹的高情话水平,如果是个妹子,说不定马上就嫁了,可惜他面对的是情商低下的因陀罗一系。

“坏人?”佐助嗤笑一声,“我以为你在经历了这么多已经成长了,你还是那么天真啊,鸣人。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这对忍者来讲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就拿你一直崇拜的历代火影来说好了,哪一个不是踩着山一样的尸骨过来的。死在他们手中的有大人,小孩,老人,婴儿,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你眼中的英雄在他们的家人看来只是一个杀人凶手而已。”

他松开手,直起身子来,“你还是不要来了,守着你的木叶和里面蛆虫好了,说不定哪天我就会为了死在那一晚的无辜的族人而杀掉他们。”

两人当天不欢而散。

然后鸣人就再也没来。

 

 

7、

既然你已经两个月没来了,那以后也别再来了。佐助咬着番茄,默默想到。

然后他听到有人喊他:“佐助助助助助!”

 

8、

他打开门,看到黄毛蓝眼睛的狐狸冲他笑出一口白牙。

他说,木叶决定公开宇智波灭族的真相了,鼬不会再背负着叛忍的名声了,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也会好好地安葬。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话,佐助都没有听到。他看着鸣人黑黑的眼圈还有脏兮兮的脸,忽然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鸣人笑嘻嘻的将双手枕在脑后,“这其中还多亏了初代大叔帮忙呢,不然光是我和老爸还真搞不定,初代大叔现在在木叶里做最后的准备,我就先过来告诉你。对啦,斑大叔在吗?他知道了也会很开心吧?”

佐助转过身,没让鸣人看到他发红的眼角,只是说话间浓浓的鼻音出卖了他,“斑他在后院晒太阳,你去跟他说吧。”

“哦,好的。”鸣人没有像往常一样粘着他,体贴的离开了。

等到听不到脚步声时,佐助终于哭了出来。

 

 

 

 
 

评论(27)
热度(354)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