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黛赤】凌晨喧嚣

黑道背景
现代AU
不知所云
一发完结

 @暗香纯羽 
#小羽,这是我给你的聘礼哟#
#满满的都是爱哟#
#人生的第一次开车就给了黛赤#





黑夜君临的夜晚本是寂静清幽,不想越驶越近的马达声轰走了午夜专属的安详。

 

车子的数量大约有三十辆,跑在最前面的是一辆濒临报废的烈焰鸟。驾驶座上的人是个模样秀气的青年,旁边的副驾驶年龄与他相仿,有着一头艳丽的红发以及罕见的金赤双瞳,从两人的表情中丝毫看不出被追杀者所应有的惊慌。

 

“我早就说了应该扔几个手丨雷才能有效解决这些烦人的尾巴。”红发的青年说。

 

“对,照你说的那样,我们的追随者中还会增加警丨方。”开着车的青年不屑地反驳一旁惹出这场追逐战的元凶,脑中却在飞快的计算在下一个转弯的路口如何甩掉紧紧粘在车屁股后面的苍蝇。

 

“那样才有趣,不是吗?”红发青年侧过头去,嘴角是一抹相当恶劣的笑,“千寻。”

 

“是啊,有趣得让我忍不住想把你扔出去!”黛千寻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已经可以预见到要收尾的人是怎么气急败坏的把账单甩他脸上了。所以说,有个任性的上司就是这点不好,尤其这个上司还是自己的恋人,现在还坐在他的旁边,教唆他玩得更嗨一点。

“啊啦,你舍得我被碾成肉饼吗?”

“那样我会去买个烟花爆竹庆祝一下。”猛挂倒档的人唇际弧度冷然上翘。

突如其来的旋转让跟在后面的两辆车与之擦身而过时撞到街角无辜的路灯的同时也让耳边聒噪的混蛋与车窗来了个亲密接触。

咣——!

 

赤司征十郎的脑袋撞上了坚硬的玻璃。

 

活该,谁让你不系安全带。青年男子嘴角牵起的弧度更大了。车子在他开出来之前被他小小的改装了一下下,比如那把赤司征十郎的脑袋撞红一片的就是他新安上去的防弹玻璃,质量有保障,说不定还能把那颗智商250的脑袋撞成傻逼。

 

不是不明白他的嘴角为何翘起,揉脑门儿的人嘟哝了一句身旁人听不懂的抱怨后摇下了车窗。

“把车开稳点儿,千寻。”说着,利索的翻上车顶。

翻到车顶的赤司征十郎半跪着,急速行使带起的风揉乱了他艳丽的红发,衣摆发出的猎猎声响中,他露出微笑,然后在一片惊呼中抬起了手中的武器——

“感谢真太郎顺手扔上来的火箭筒~”尾音小小的上扬。

咻——轰!!!!

火光炸成一片,半边的天都像是烧了起来,他听到令人牙酸的刹车声还有各种喊叫声。打个呼哨,对面前接连发生的连环车祸满意到飞扬的人再次端起了手中的武器。

一下子消除了大半的尾追车辆,打算收手的人在看到仅剩的几个尾随者不断从窗口伸出的手枪后灵活地翻滚到了有挡风玻璃当靠背的前盖。

“啊,好危险,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赤司征十郎隔着玻璃对坐在驾驶座上的黛千寻说道,头顶上是呼啸而过的子弹。

尽管听不到那人的声音,但两个人都学过唇语,倒也没有交流障碍。

“那真让我高兴。”黛千寻说着,然后猛打方向盘。

 

对话间的快速转弯把赤司征十郎整个人都差点甩出去。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小太郎一样开始走狂野路线了。”从车窗翻进来的红发青年脸色有点不好,任谁在没有死在任务中却差点死在自己的搭档手中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你现在知道了。”黛千寻看起来心情却相当的不错,“再说了,你不就是喜欢我的‘狂野’吗?”

赤司征十郎冷笑,“那是在床上的时候,我假设你知道什么时候该狂野什么时候该温顺。”

红发青年的话让黛千寻差点笑出来,“我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你的中二病会好一点,没想到居然变本加厉了。”

他叫出那个专属的称呼,“小 少 爷。”

到两人滚到酒店的床上的时候,黛千寻的舌头和嘴巴都已经被咬得鲜血淋淋了。

“我记得你人设中猫属性比较多。”黛千寻一边在赤司征十郎的脖子上种草莓一边吐槽道,“你现在就像一条疯狗,你知道吗?”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不满黛千寻的磨蹭,赤司征十郎一个用劲儿,将人压到自己身下,然后去扯黛千寻的皮带,“磨磨蹭蹭,你真的是个男人吗?还是说,你不行了?”细长的眉毛微微上扬,异色的眸子看向他下丨体时带着点不屑。不得不说,赤司征十郎实在是一个擅长拉仇恨值的人。

尽管黛千寻早就习惯了小少爷时不时的毒舌,某些情况下还会视作情趣,但这不代表他身为男性的自尊被人这让人踩上两脚都不会生气。凭借着身高和体格上的优势,黛千寻重新把人压倒身下,一根手指也探入了赤司征十郎的体丨内,他咬着那人的喉结,含糊不清的说道:“我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赤司征十郎哼了一声,以黛千寻跟他相处五年经验的相处,这哼的一声,翻译过来就是“我等着,尽管放马过来”之类的欠艹意思。

草草的扩张了一下,黛千寻便一点一点的挤了进去,彻底进入的时候,黛千寻发出满足的一声叹息,他凑到赤司征十郎的耳边,声音低哑,饱丨含丨欲丨望:“等下你可不要求饶啊,小~少~爷~”

回应他的是赤司征十郎那一贯欠揍的表情。

跟黛千寻平日里给人的冷静淡漠不同,他在床丨上的时候一向是个暴君,他从来不会做什么爱丨抚,他也不会允许赤司征十郎自己偷偷地抚丨慰,只是操丨他,猛烈地撞击在那个点上,精准的,凶狠的,绝不容许反丨抗,像是要活活艹死身下那个红发妖精。

当然,赤司征十郎也不是什么好鸟,直接一口咬到黛千寻的肩膀,在尝到甜腻的血腥味儿后更是兴奋的用腿缠紧了身上的腰,力道大的像是要直接绞断他。

不得不说,能把做爱这种甜腻腻的事做得鲜血淋淋的,这俩人也是天才。

 

实渕玲央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赤司征十郎正在洗澡,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爱操心的玲央姐忍不住道:“为什么你跟小征每次上丨床都要搞得血淋淋的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强丨JIAN,你们考虑过洗床单的阿姨的心情吗?”

“这话你跟小少爷说,”黛千寻用毛巾擦着头发,指着肩膀和脖子,“如果不是他每次都喜欢咬我,也不会看起来这么惨,而且,我觉得我已经失血过多,开始头晕了。”

“那就喝点红糖水。”浴室的门被拉开,红发青年腰上系了一条白色的浴巾,隐约还看得到腰上青紫色的掐痕,“东西呢?”后面这句话是对实渕玲央说的。

“东西已经到手了哟,多亏了小征呢。”忽略一旁黛千寻“红糖水是女人来例假的时候喝的,你让我喝是几个意思”的不满话语,大姐姐晃了晃手机,“只不过小征你们玩得太嗨,小太郎现在正焦头烂额的收尾呢,对啦,机票已经订好了,下午4点的,你们还可以再来几发哦。”


评论(16)
热度(31)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