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黑子&赤司】幽灵与少年

给镜子的
 

 

 

 

“你是妖精先生吗?”

“不,是幽灵。”他问道,“你不害怕吗?”

“你吃人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不吃。”

小孩儿笑了,“那就没必要害怕了呀。”

 

=====================

《幽灵与少年》

人物:黑赤

篇幅:短

=====================

 

“不累吗?”

看着小孩儿在练完小提琴后又打开砖头厚的书,黑子哲也不解的问道。

 

在得到赤司宅的小主人的允许后,黑子哲也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日子久了,他们也慢慢的熟络了起来,小孩儿叫赤司征十郎,出身日本三大财阀世家赤司家,是当今家主赤司征臣的独子。尽管他可以大概想象一下大家族继承人的压力,可是在亲眼看到一个还不到一米高的小不点,每天都在为了家族的荣誉而去学习那些连他都觉得晦涩难懂的东西时,他仍旧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还好吧,”小孩儿从书里抬起头,“别人家的小孩不也是这样吗?”

 

“……”黑子哲也想起了那些七八岁还抹着鼻涕哭闹着跟父母撒娇的熊孩子,他没有说话。

 

见他没有说话,小孩儿又低下头去,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英文,其中还有几个他可以辨别的单词,“尼可罗·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

 

“嗯。”赤司征十郎应了一声,“幽灵先生也看过吗?”

 

“看过一点儿,我对这种书兴趣不大。”黑子哲也说,“你不觉得以你现在的年龄,看这些书太早了吗?”

 

“会吗?”揭过一页,头也没抬。

 

房间里又安静了起来,只听得到小孩儿的呼吸声和纸张揭过时的沙沙声。黑子哲也坐在窗台上,阳光穿过他的身体,他看到细小的灰尘起起伏伏。

 

幽灵的生活十分无聊,因为人类既看不到他们也碰不到他们,就算是偶尔的恶作剧,也只会让人以为是野猫之类的在捣乱。黑子哲也已经记不清他作为幽灵的日子有多久了,印象中也只有马路边的柳树抽了新芽,然后又变得光秃秃。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他看到自己以前常去的那家书店逐渐变得破旧,书架上的纸张也都泛起了黄,那只曾经可以很轻易的就爬到很高的地方的猫也渐渐失去了活力,眼神变得浑浊起来。

 

周围的一切都在老去,可他还是年少的模样。

 

凭借着幽灵外挂版的体质,他去过很多地方,可以说周游了世界也差不多。他参加过伊夫雷亚的橘子大战,慕尼黑啤酒节,还有很多有趣的活动。那是一段有趣的日子,远比他还是一个人类的时候要过的有趣,但最后他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安静的看着日出日落。

 

他想,他太过寂寞了。

 

 

 

 

“呐,征十郎。”黑子哲也想了想,问道:“你想听睡前故事吗?”

 

赤司征十郎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是童话故事。”他说。

 

“父亲从来不让我看那些。”小孩儿说。

 

“那,你要不要听听看?”

他想,他现在就像是用棒棒糖诱拐小孩子的怪蜀黍。

 

 

 

 

狐狸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你的世界里的唯一了。”

 

 

黑子哲也坐在床边,小孩儿难得没有像往常一样躺得规规矩矩,而是趴在枕头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红发的孩子坐在他的身旁,眼睛亮亮的,十分漂亮。

 

黑子哲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比起平日里成熟稳重的、像个小大人一样的赤司征十郎,他还是更喜欢现在这个被童话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征十郎。

 

“对黑子来说,我是你世界里的唯一吗?”小孩儿看着他,目光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待。

“是。”他回答道。

 

“只有你能看到我,只有你能碰到我。”他弯下身,亲吻红发孩子的额头,“你是我世界里的唯一。”

红发的孩子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晚安,征十郎。”

 

       

评论(29)
热度(13)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