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黑篮】自话自说

  赤司征十郎是个怎样的人呢?

  长得好,头脑好,学习好,家世好,能力好,待人处事也没的说,性格温厚,为人沉着冷静,有很强的领导力,而且善于挖掘队员的潜力

 

  就是这么一个在旁人眼里除了生孩子之外无所不能的大众男神赤司征十郎,在黑子哲也眼中却是一个思维跳脱,而且关注点也十分奇怪的人。

  比如,在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在饭桌上吵闹的时候,赤司征十郎并不会像绿间真太郎那样严厉制止,而是在两人闹到差不多的时候来上一句“黄濑,要多吃点青菜。”“青峰,不要吃那么快,要多咀嚼,否则会消化不良的。”然后就是两人“小赤司你的关注点在哪里啊?”“你是我妈啊!”的吐槽。
 
  再比如,黑子哲也到现在都记得在青峰大辉第一次见到他时发出的那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没错,在球场上有黑旋风【划掉】暴君之称的帝光怕鬼。

  当然,每一个跟他相处过的人都表示他太过神出鬼没,吓人得紧,除了赤司征十郎。

  赤司征十郎是发掘他能力的人,尽管那时候他还没有开天帝之眼,但仍旧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优势——无存在感。

  因为没有存在感,就连父母都会时不时的忽略他;过马路的时候要万分注意车辆,因为司机注意不到他;老师每次点名他都要回答好几遍,因为老师根本看不到他坐在哪;同桌跟他一年多甚至还认不清他的脸。

  尽管好友在信里安慰他说这样作弊也没人会发现挺好的,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好。

  没有人会看得到他,没有人注意到他,像一个幽灵一样,他看得到别人,别人看不到他。

  很难过,很伤心,很……孤单。
  
  教练再次找到他,说他不适合篮球部,体能太弱,技巧也不行,总而言之就是你退部吧。
  
  他知道自己什么情况,也明白做事不光是有热情就足够,还要看天分,像他这种在三军中都是倒数的存在,是真的不适合再待下去了。何必呢,不管怎么努力也没有起色,再待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换一个社团,把篮球当做平时的小爱好,没事儿去街头打两局。
 
  青峰大辉告诉他不要放弃,虽然努力不一定有收获,但不努力一定没收获。
 
  他知道啊,道理他都懂啊,可是不放弃又有什么用呢?
  
  他在黑暗中跑了很久,他跑啊跑,一直都努力的向前跑,可是前面还是漆黑一片。
  
  有人说,你方向不对,往别的方向跑吧。
  
  他不死心,就要往那个方向跑,说不定跑着跑着,就看到光了呢。
  
  于是他又咬牙坚持了下来。
  
  跑到现在,他仍然没有看到光,他想听那人的话,不接着跑了,这时候你告诉他不要放弃啊,要坚持下去啊,可是他看不到啊,前面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什么都没有啊。
  
  赤司征十郎就是在这种时候出现了。
  
  尽管别人一直都把他和青峰大辉称为光影组合,但是照亮他世界的第一束光其实是赤司征十郎。
  
  他肯定了他的无存在感并不是他的缺点而是优点,他肯定了即使弱小如他也可以继续打篮球,而且还向队长举荐了他。
  
  那个时候的赤司征十郎还是刚当上副队长,而且他们也只见过一面,并不了解对方,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在赤司征十郎的指点之下站起来的话,队长和教练会怎么看他。

  刚因为看重你的能力把你升上副队长,你就搞这么一出,是来打脸的吗?恐怕不仅仅会让队长和教练产生换副队的想法,其他队员也会对他有看法。
  
  但赤司征十郎仍然这么做了,他在赌。
  
  不仅仅是赌黑子哲也能够从他的话中发现生机,也在赌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人。
  
  事实证明,他赌赢了,不但补上了帝光不擅奇袭的短板,还成功把“帝光中学篮球部一军有史以来个子最矮的队员”的称号丢掉了,只剩下了“帝光中学篮球部一军有史以来个子最矮的副队长”的称号。
  
  黑子哲也来了个大逆袭,从三军要退部的成员一跃成为一军第六人。对此,教练和队长很高兴,这证明了赤司征十郎不但自己是个天才,还是一个善于发掘别人能力的天才;青峰大辉很高兴,好朋友终于可以并肩作战了;赤司征十郎很高兴,他终于不是最矮的那个了【划掉】帝光的短板终于补上了。
  
  唯一不高兴的就是紫原敦,因为跟他吵架的,除了绿间真太郎又多了一个黑子哲也。本来他跟绿间真太郎就因为做事风格迥异而经常拌嘴,再来一个观点跟他完全相反的黑子哲也,紫发的巨人君表示不开森。
  
  还是赤仔好,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说教,不像绿仔和黑仔那样烦。这么想着,紫原敦撕开了一袋薯片。
  
  “紫原,训练还没结束,不可以吃零食哦。”只到他胸口的红发少年如是说。
  
  好吧,他收回之前那句话,如果赤仔不管着他吃零食就更好了。
  
  帝光中学篮球部作为一个响当当当当响的超豪华部门,里面拥有各种各样的人才,或者说是,奇葩。
  
  比如说一身漆黑却比小前锋得分能力更高的完全不像大前锋的大前锋青峰太黑【划掉】大辉,再比如说皮卡皮卡闪亮无比自带颜表情的始终拿不到球的小前锋黄濑凉太,再再比如说一脸我好累啊我好饿啊我想睡觉了居然敢在我面前扣篮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瞬间如来神掌爆发的超大型巨人紫原敦,和再再再比如说左手缠得跟废人一样还托着各种让人吐槽不能的迷之物体的绿间·斯文·严谨·神婆·完美主义·强迫症患者·四眼·三分·真脆【划掉】真太郎。
  
  跟以上这些人相比,黑子哲也表示他只不过可以随时隐身上课睡觉考试作弊就算逃课也没人注意到的幽灵体制也算不上什么了。
  
  哎?你问赤司征十郎有什么可以吐槽的地方?亲,你不觉得像他这种从出生起就未曾一败而且脸好人好家世好的完美得不像人类的存在就是最大的槽点么╮(╯▽╰)╭
  
  简直就是妖孽嘛。最后一个归队的彩虹战队队员黄濑凉太表示这简直是上天故意创造出来要嫉妒死他们。赤司征十郎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小赤司走路的时候看书,不会撞到人吗?”
  “不会。”
  “因为赤仔脑袋上还有第三只眼哦。”
  “哎——?那不是二郎神了吗?”
  
  两人的吵吵闹闹丝毫没有影响到赤司征十郎,红发少年淡然揭过一页,只是嘴角弯出了好看的弧度。
  
  私下里,赤司征十郎其实是个蛮随便的人,不管是黄濑凉太的“小赤司”还是紫原敦的“赤仔”,他从没有表示过不悦,跟青峰大辉和火神大我他们第一听到这种奇怪的称呼的炸毛反映完全不同。
  
  据说前队长虹村修造曾经拿女生私下称呼的“赤司大人”来揶揄他,不过赤司征十郎仍然没什么反应,这让虹村修造很失望。
  
  绿间真太郎忍不住吐槽,其实只要你让赤司知道你在叫他,就算叫他征十娘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然后就被偶然路过的赤司征十郎把训练菜单默默翻了一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错,这人还是个小心眼。
  
  当初黑子哲也为篮球部写稿子,找他们商量的时候,赤司征十郎不满他们那种既不认真又随便的态度,而小小的报复了一下,让黑子哲也看到了这位素来以温和面目示人的队长大人腹黑的一面。
  
  直到后来,奇迹的世代走向分裂,黑子哲也曾以为是因为赤司征十郎的改变才让队伍发生了变化,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因为老教练的仓促退位,新教练的指导方针和校方态度的坚持,让那个时候的队伍胜利至上的色彩已经很浓厚了。再加上青峰大辉的开花,紫原敦不想再来训练的想法……就像赤司征十郎说的那样,不是他变了队伍才变,而是队伍变了他才变。。
  
  赤司征十郎不喜欢篮球吗?一个把篮球当做精神支柱的人会不喜欢篮球吗?开什么玩笑。

  那时候的他看到的都是好友青峰大辉的痛苦,对于队伍和队友的变化也没有察觉,所以当他回过神来,以为是身为队长的赤司征十郎变化后带来的负面影响。
  
  对于赤司征十郎,黑子哲也是非常尊敬的,毕竟在自己最黑暗的时候是赤司征十郎拉了他一把,不仅让他可以重新站在球场上,还可以与青峰大辉他们并肩战斗,这让黑子哲也非常感激他。
  
  “是你自己的努力,我并没有做什么。”
  
  真的没有做什么吗?黑子哲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不是赤司征十郎,就算他有青峰大辉的强力支持,也走不了多远。
  
  作为最优秀的控球后卫,赤司征十郎的传球绝对是最完美的存在,在他的指导下,加上黑子哲也的努力,很快让他在一军站稳了脚跟。
  
  说起来,不仅是黑子哲也,其他队员也是十分尊敬并依赖着他们这位娃娃脸的小队长。
  
  安排战术?没事,有赤司在。分析情报?没事,有赤司在。队员闹矛盾了?没事,有赤司在。那谁谁又跟外校打架了?没事,有赤司在。
  
  他们都坚信着,有赤司征十郎在,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他们是这样相信着的,并依赖着的。可是,他们忘了,他们一直以来依赖的队长其实跟他们一样大,甚至说比他们大多数人都还要小。
  
  可能是赤司征十郎一直以来都给人无所不能的感觉吧,所以在队伍出了问题后,他们都认为只要赤司征十郎在就没问题,只要他想,改变这种状况简直轻而易举。
  
  真的是这样吗?
  
  赤司征十郎真的是无所不能吗?
  
  强大的家族压力自小就带给他阴影,尤其是母亲去世后精神状态就一直不稳定,但是跟伙伴们一起快乐的打球是他最后的精神支柱,他们的存在对赤司征十郎来讲太重要了。可是,队伍变了。
  
  主教练因病而仓促让位,此后球队中胜利至上的色彩日渐浓厚,也是在同一时期,同伴的才能接二连三的开始觉醒,就连身为队长的他也终于管束不住他们。
  
  胜利成为了义务,成为了沉重的负担,同伴们的成长又给他带来了无法管束的恐惧和被抛下的焦躁。当他回过神来,打篮球已经不再快乐了。他最后的精神支柱就此消失,这也意味着他终于失去了可以逃避精神负担的地方。
  
  紫原敦的挑衅,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之后,另一个他支配了他的意识,他让队里的胜利至上主义不断加速,最终实现了全中三连霸。此后,原本的他沉入了意识的底部,再也没有浮上水面。
 
  多年后,他们几人再次聚到一起,谈到当年的事,已经是国际著名模特的黄濑凉太笑道:“小赤司就是那种人,有什么事儿都喜欢放心里,还总是把责任往自个儿身上揽,本来压力就够大了。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字——闷骚。”

  赤司征十郎还没说什么,坐在他旁边的紫原敦倒是开口讽刺了回去,“那黄仔就是明骚喽~”

  大学毕业后,紫原敦做起了糕点师,并在前前队长的大力支持下,成功的把店铺开满了日本大大小小的城市,目前正向国外进军。

  “喂!”某人抗议。

  “嘛,有什么差别吗?反正都是骚。”青峰大辉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身为警察的凛然正气直接跑得一干二净,比流氓还流氓。

  后来的大混战略过不提,光是走人后的一地狼藉就可以看出这群牲口就算在外面混的再怎么光鲜亮丽,内里也都是没长大小鬼。

 

   黑子哲也讨厌赤司征十郎的第二人格。因为他毫不留情的揭穿了那些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小心思。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呢?因为他是你的朋友,而其他人则是不相干的陌生人。”
  “在我看来,你这才是诡辩。”
  
  他是作为一个影子而诞生的,他离不开光,但是。
  
  帝光已经不需要黑子哲也了,而黑子哲也还需要帝光。
  
  他感到恐惧。
  
  他好不容易从黑暗里爬了出来,他不想再跌回去。
  
  比起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后再失去才是最痛苦的。
  
  痛苦。迷茫。恐惧。
  
  帝光中学的最后一年,他感觉做了一个噩梦。那噩梦太长,也太恐怖。
  
  他开始质疑一直以来尊敬的队长,他开始质疑并肩战斗的伙伴,他开始质疑自己喜欢的篮球到底是什么样的。
  
  让紫原敦可以不再来训练,这一点赤司征十郎做错了吗?不,赤司征十郎的做法没有错。紫原敦本来就已经不想来了,如果强制他来的话,他们的关系也只会越来越糟,而且在那之前因为紫原敦的讽刺而退部的人也不是没有,再加上败给赤司征十郎带来的怨气,队伍只会越来越乱。
  
  放弃青峰大辉,这听起来很残忍,但实际上也只能如此了。青峰大辉的问题没有人帮的了他,就连关系最好的黑子哲也都没办法让他振作起来,赤司征十郎就别说了,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强制扭转一个人的思想,而且他们马上就要升入三年级了,在离开学校的之前必须培养出新的主力。作为篮球部部长,赤司征十郎必须在保证现队伍的绝对胜利的同时让新的一代成长起来,这是他的责任。
  
  继奇迹的世代之后的新一代帝光篮球部,光是想象一下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压力会有多大。
  
  连同时代五位天才也因为奇迹的世代而黯然失色,更何况天才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在这五位十年难遇的天才离校后,帝光篮球部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出现像他们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虽然奇迹的世代充满了传奇色彩,但是它的名声却不是很好。
  
  嫉妒心这种东西,人类从来不缺。
  
  而且,真要追究起来,奇迹的世代之所以分裂,除了因为队伍的变化和自身才能的爆发,外界的舆论也功不可没。
  
  青峰大辉,一个坚信“喜欢篮球的绝不可能是坏人”的篮球笨蛋,在自己的才能爆发后除了因为遇不到可以一较高下的对手而苦恼的同时,发现因为他的强大而让很多喜欢篮球的人产生恐惧并因此放弃篮球。
  
  他开始害怕这样的自己。
  
  原来我的才能带给我的并不是打篮球带来的快乐,而是一张张绝望的脸孔。
  
  那些人都是像他一样爱着篮球的,但是,因为他那可怕的才能,让那些人失去了打篮球的那份快乐。
  
  好可怕。
  
  这样的才能好可怕。
  
  这样的自己好可怕。
  
  怪物。异类。他听到那些人这么称呼他。
  
  他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那些人这么讨厌他?是因为他太强了吗?既然如此你们也变强好了啊!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强大也是一种错吗?
  
  他不知道。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露出那样死寂而又空洞的眼神。为什么那些人会在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就放弃?因为我太强了,你们追不上吗?OK,那我放慢脚步等你们追上来好了。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希望对方放水。黑子哲也对他这么说。
  
  对于这位好朋友,青峰大辉是十分佩服的,从三军到一军,从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到幻之第六人,他的努力和付出让了解他的人都十分的佩服。所以,他的意见,青峰大辉通常都会尊重。
  
  故意放水的话,确实有点不尊重人。他想了想,决定按好友的说法做。
  
  然而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想啊,哲。
  
  在好友追上来的时候,他已经到极限了。
  
  到底要让我怎么样啊!我放水不行,我全力以赴也不对,你到底是想让我怎么样啊?
  
  他的怒气并不是冲着黑子哲也,而是透着黑子哲也在质问那些人。因为他这个朋友就是那种宁愿被对手打得体无完肤也不愿对方放水的死心眼。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希望我们仍然可以快乐的打球,可是……
  
  让赢的人和输的人都满意的比赛要怎么打啊!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是的,篮球是一项体育竞技,是竞技就会有输赢,有输赢就会有不满,毕竟没有人是抱着“啊啊反正我只要快乐的打球就好输了也没关系”这种心态站在赛场上。
  
  只要是站在赛场的人,都是想方设法的进球、得分、取胜。没有人是抱着玩玩就算的想法,不然街球就是不错的选择。更何况,他们每天都那么努力的训练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胜利吗?
  
  没有人喜欢输!输了就会有不甘,输了就会难过,输了,就代表这一年的努力白费了,只能明年再来,说什么今年的努力是为明年打基础,但是,他们还有几个明年呢?。
  
  就算是再精彩的比赛,输了之后也不会觉得自己已经表现的很好了明年再来,而是自责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明明可以做到更完美。
  

 

  胜利,是每个人都渴望的东西,无数人都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但是,胜利是什么?
  
  胜利,是战胜对方,是获得成功或达到目的,是败北的相对词,有“成功”、“达到”的意思,古代打仗成功称胜利,比赛夺冠胜利称“成功”,其他寓意也很广泛,如:一件事坚持到了最后也称成功。
  
  赤司征十郎是前者,黑子哲也是后者。
  
  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讲,胜利是义务,是责任,是必须。他是赤司家的人,取得胜利就像是呼吸一样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在胜利的纯氧下,倒下也只是时间问题。
  
  冬季杯上,他嗅到了失败的味道,那等的失态,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他。
  
  赤司征十郎应该是骄傲的、自信的、谨慎的、强大的、沉稳的、睿智的,像慌乱、鲁莽、失态,这种糟糕的词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所有人都可以失败,唯独你不可以。
  
  他从出生起就被这么教导着。
  
  可是有谁记得,他还只是个未满十六周岁的孩子,再怎么成熟也有个度。
  
  诚然,他是个天才,是个非常努力的天才,但是,越是优秀的人压力就越大,压力越大就需要变得更加优秀来抵抗这些压力。
  
  恶性循环。
  
  人的一生中,没有谁是从来都没有失败过的,所以人类从失败中总结教训,然后重新站起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但是也是非常磨练人的。因为我曾经失败过,所以我知道了我的不足;因为我曾经失败过,所以那种耻辱感一直催着我站起来;因为我曾经失败过,所以我的内心逐渐强大起来。
  
  但糟糕的是,赤司征十郎,他的才能可怕到他迄今为止从未一败。
  
  他被自己的才能逼到了绝境。
  
  提起黑子哲也,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哎?那是谁?”在他们看到这个存在感薄弱的少年时,也是一副“这家伙这么弱小真的没问题吗”的样子。
  
  纤细的身材,白净的脸蛋,看起来书生气严重的样子,而且他的体质也实在是远弱于同龄人,帝光篮球部过于庞大的训练量除了让他吐得更多看起来也没什么变化。
  
  “请别这么说,我还是有肌肉的。 ”少年做了个健美先生的代表动作,向自己的同伴展现自己锻炼的成果。
  
  黑子哲也没有赤司征十郎那么强大的天分,尽管他的努力并不输与他,但是体质上的差距注定了黑子哲也不可能像赤司征十郎那么拼命。
  
  嫉妒吗?厌恶吗?明明他们有着差不多的身高,明明他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但是他们的差距却是那么的大。为什么他就可以有那么高的天分我却没有?为什么我对篮球的喜爱不输给任何人但我却如此弱小?
  
  黑子哲也并不是什么圣人,他也会难过,也会嫉妒,但是,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嫉妒赤司君啊。黑子哲也无奈的笑道。
  
  就算是天才,赤司征十郎也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天才。太多的人看到的都是他的天分,却忽略了他背后的努力,但黑子哲也不会。面对这样的同伴他根本无发生出嫉妒这样的糟糕情绪,反而崇拜得不得了。
  
  明明只要随意的应付一下就可以做到普通人达不到的高度,但是他却那么的认真和努力,从来不因为自己是天才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这样的赤司君难道不值得被尊敬吗?我也必须更加的努力才能追上大家,跟大家一起站在胜利的顶端。
  
  他曾经是个三军的小透明,也曾经被教练建议退部,就算进入了一军后也有着被降级的危险。但是,不管是青峰大辉还是赤司征十郎都相信着他,鼓励着他,所以他才会一次次的站起来,所以他才会变得更加强大和耀眼。
  
  “……可是看起来还是好弱。”(﹁﹁)~→
  “白斩鸡。”(¬_¬)
  “……”(╥╯^╰╥)
  
  看着少年受打击的样子,小太阳一样的黄濑凉□□慰道:“别在意,小黑子,虽然小黑子在我们篮球部是最矮的那个,但也达到了日本初中生的平均身高了嘛。”
  
  尽管对方是出于好意,但是,“黄濑君,你的安慰还真是打击人呢。”
  
  “啊咧?”黄发少年一惊。
  
  “黄仔真笨。”
  
  “确实很笨的说。”
  
  尽管一米六八的个子在普通人眼里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在篮球部却是远不够格,不管再怎么努力,天生体质的差别是无法改变的,一米六八的小个子在面对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本就处在一种劣势。
  
  “不过不用那么担心啦,赤司那家伙也很矮,但是他也很强啊。”黑皮肤的高个子少年笑道,顺便爆出自家副队长的【黑】历史,“那家伙在刚加入篮球部的时候可是只有一米五八,哲也可以变得很强的。”
  
  “真的?!”黄濑凉太一惊,“可是,小赤司是跟小青峰一起加入一军的吧?一米五八就加入了一军并成为首发,小赤司未免太逆天了吧?”
  
  “就是说啊。”紫发少年无奈的笑笑,“毕竟是赤仔嘛~”
  
  “话说回来,青峰,用‘那种家伙’来说赤司实在是太不礼貌了。”对礼仪方面严格的绿发少年不满的推了推眼镜。
  
  “啊?有什么关系,赤司不会在意啦。”
  
  “不管怎么说实在是太没教养了。”
  
  “喂!”
  
  看着吵吵闹闹的一群少年,黑子哲也忍不住把视线投向正在跟篮球部主将虹村修造交谈着什么的红发少年。
  
  那个将自己从黑暗中拉出来的少年,有着并不高的个子,秀气的脸庞,虽然看起来也是瘦弱的样子,但却有着强大的实力。
  
  真是,跟自己即相像又相反的人呢。
  
  察觉到他的视线,红发少年回过头来,微微一怔,然后露出好看的笑容。看到那样的微笑,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靠地前辈,可靠的队友,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忍不住微笑起来。
  
  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看着他就会感觉很安心,只要有他在,就感觉永远不会有什么困难能让他们停下脚步。
  
  真的,好温暖。

 

   我希望能一直这样跟大家相处下去。眼神澄澈的少年双手合十,在神像前许下心愿。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那大概是他最希望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的时候了。
  
  希望神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愿,希望神明可以实现自己的心愿,希望神明可以让自己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但是
  
  果然是自己太贪心了吗?黑子哲也露出一个微笑,那笑太苦也太难看。
  

  “我已经忘记怎么去接你的传球了。”那个一直鼓励自己不要放弃的少年对他说道。
  
  “你的传球要传给谁啊?”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这么痛苦?为什么你会露出这种表情?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办法,放弃青峰大辉吧。”那个一直被自己尊敬着的队长说道。
  
  “已经破裂的盘子没办法再恢复原状,只要还能用就可以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说出这种话?为什么你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一切都变了
  
  青峰大辉的脸上再也看不到那样灿烂的笑容了,虽然懒散但一直努力训练的紫原敦也没再出现在训练场上,每个人的表情也都变得杀气腾腾的。
  
  “虽然内部的正选竞争本来就很激烈,也说不上什么和乐融融,但自从监督和小赤司改变方针之后,果然还是差了不少啊。”黄濑凉太无奈的说道,“就连小绿间的火气都大起来了。”
  
  “谁知道,不关我的事。”绿间真太郎推了推眼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监督选择让青峰大辉不再训练,只出席比赛,赤司征十郎选择只要能赢就无所谓的放养策略,作为副队长的绿间真太郎尽管并不赞同但也没表示反对,事不关己的样子……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帝光篮球部本来就激烈的内部竞争进入了白热化。
  
  “总感觉每个人都杀气腾腾的。”黄濑凉太蔫蔫的,他也找不到以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
  
  比赛都是压倒性的,青峰大辉和紫原敦又经常看不到人,赤司征十郎和绿间真太郎又都是严格律己的人,就算他本来就擅长折腾,但是没有人配合他也闹腾不起来。
  
  “下一场比赛,我们要不要来比赛谁能拿到最多的分?”黄濑凉太提议道,“随便拿点什么东西当赌注。”
  
  每次都是那么无聊的比赛,如果不来点什么有趣的实在太无聊了,黄濑凉太可不是那种能长期忍受无聊的人,嘛,虽说大多人都是无法忍受无聊这个小妖精的。
  
  “无聊,别拉上我。”对于任何事情都十分认真的绿间真太郎推推眼镜,就算是再无聊的比赛他也不会马马虎虎应对,这点赤司征十郎也一样,这也是为什么绿间真太郎跟赤司征十郎的关系最好的原因。
  
  无法跟不尽人事的人好好相处。
  
  “没关系,只要能赢比赛,我就不会多说,反而是你们太过放松,我才比较困扰。如果打个赌就能让你们找回一点干劲的话,我还想奖励你们呢。这不过是小小的娱乐,真太郎也别太生气了。”
  
  出人意料的是,一向做事认真严谨的赤司征十郎竟然同意了黄濑凉太的比分游戏,这让绿间真太郎有点惊讶。不过想想也是,作为队长,赤司征十郎是不会拒绝让自己的队员更有干劲的,更何况这又不是什么违反比赛规则的行为。
  
  就算他们在同一个队伍,就算他们同样被称为天才,但是他们也不会认为自己比其他人弱,抱有这种心理的他们一定会更加尽力的去完成比赛。
  
  真是的,不管是哪方面都被他考虑到了,这种感觉还真不爽。绿发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流光。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赤司。
  

 

  绿间真太郎,奇迹的世代的得分后卫,同时也是副队长。绿间真太郎对赤司征十郎的感情很复杂。既佩服他的聪明能干又嫉妒他的聪明能干,赤司征十郎的优秀足以让他这个副队长名存实亡。
  
  如果问奇迹的世代中谁最难相处,副队长绿间真太郎毫无疑问以三票当选。
  
  严谨、龟毛、傲娇,还是个真·神棍。
  
  尽管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绿间真太郎还是觉得心里不怎么好受,直到听到那个人的回答。
  
  “奇迹的世代中关系最好的人是谁?”
  “真太郎吧。”
  
  看着那个人精致的眉眼,绿间真太郎推推眼镜,心里有丝小小的喜悦,但更多的是复杂。
  
  赤司征十郎,是他一心想要打败的存在。
  
  就算是同为队里的领导人,就算是同样的名列前茅,可是只要有赤司征十郎在,他就永远不可能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
  
  赤司征十郎就像是他命里注定的克星。
  
  同样的擅长将棋,可是他从来没有赢过赤司征十郎;同样的成绩优异,可是他从来没有赢过赤司征十郎;同样的被称为篮球天才,可是他从来没有把握能够赢过赤司征十郎。
  
  他们太过相似,但是同性相斥。
  
  就像灰崎祥吾和黄濑凉太,就像绿间真太郎和赤司征十郎。
  
  可是他和赤司征十郎的情况又和灰崎祥吾跟黄濑凉太不同,那两个人是完完全全的合不来,而他对赤司征十郎则是十分的欣赏和尊敬,而且赤司征十郎在某些地方跟他意外的合拍。
  
  对音律的喜爱,对将棋的爱不释手,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整体来讲,在整个帝光中学篮球部里,绿间真太郎感觉最跟自己合拍的就是赤司征十郎了。
  
  不像某个巨人那样懒散,不像某个黑皮那样笨蛋,不像某个黄毛那样二不兮兮,也不像某个矮子居然是A血型。绿间真太郎推推眼镜,表示有这样一群队友真是太可怕了,同时暗搓搓的在心底猜测,是不是正是因为担任了这群蛇精病的队长,赤司征十郎才会一直长不高。当然,这个猜测他从未说出口。
  
  尽管就外人看来,帝光篮球部的正队长和副队长在很多方面都十分相似,但是绿间真太郎也十分清楚他和赤司征十郎也是有很多的地方不同。
  
  虽然同样家教严谨,但是两人的风格却相差甚远。同样是作风严谨,但赤司征十郎的严谨是仅对于自己,对他人则是出了名的宽容。面对总在吃零食的紫原敦,绿间真太郎总是第一时间阻止,而赤司征十郎却会在他的容忍程度内给予最大的自由。
  
  “简直就是严父慈母的存在嘛。”大胸经理桃井五月笑眯眯的转了转手中的笔,调笑道。
  
  “嗯?是这样吗?”红发少年歪了歪头,这个动作他做起来显得十分可爱。不同于绿间真太郎的当场炸毛,赤司征十郎对这样的说法倒是感觉很有趣。
  
  “你都不反驳的说吗?”绿间真太郎有些生气。
  
  可惜的是这并不能阻止赤司征十郎对这个称呼的满意,毕竟难得的恶趣味也是这位温厚队长的特色。
  
  “嗯~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赤司征十郎冲着他眨了眨眼,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孩子他爸~”
  
  “什么孩子他爸啊?!这么坦荡的接受真的没问题吗?孩子他妈!”
  
  “如果赤仔是妈妈的话,我可以申请换一个爸爸吗?”紫原敦忽然插嘴道。
  
  忽略掉绿间真太郎的“我才不想当你爸爸”的怒吼,桃井五月好奇地问道:“哎?为什么要换?”
  
  “因为绿仔很烦。”紫发的少年说这话的时候还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这样啊……”赤司征十郎一手托腮,一手轻轻地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那,紫原比较喜欢让谁来当爸爸呢?”
  
  “嗯……峰仔太笨,黄仔太蠢,黑仔太弱……”紫发的少年手指头掰了一圈也没发现有哪个合适的,同样也丝毫没有注意到被他点名的三人怒视他的眼神。
  
  “果然,赤仔还是当单身妈妈好了。”紫发少年最后叹了口气。
  
  绿间真太郎简直忍无可忍,“赤司是男生这点你已经选择性的忽略了吗?!”
  
  “好啊,那紫原可要乖乖听话,不要惹妈妈生气哦。”赤司征十郎说道。
  
  (“你也适可而止啊赤司!”)
  
  “嗯!”紫原敦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会乖乖听话的。”
  
  (“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既然这样,那就把作业先写完吧。”说着,将一旁的卷子推到了紫原敦的面前。
  
  看着卷子上的蝌蚪文,大个子的紫发少年可怜兮兮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红发少年,“赤仔,我可以留到明天再写吗?”
  
  “不可以。”赤司征十郎用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眉心,“不是说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吗?”
  
  “那我写完了有奖励吗?”
  
  “唔,那就奖励紫原每天多十分钟的训练好了。”
  
  “赤仔~”
  
  绿间真太郎再也受不了这对旁若无人的母子,愤怒离席,完全无视了还需要他帮忙补习的黄濑凉太那深情的呼唤。

      

 

   

 

      待续

评论(6)
热度(53)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