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黑篮】无知伤害

15、 无知伤害+24 、多余的人(友情亲情向)

少年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被擦得光可鉴人的地板倒映出少年的单薄的身影和精致而苍白的面孔,整个房间大的吓人,也空的吓人,冷冷的月光洒下来,让人不由得生出一股寒意。

他的右手撑着冰冷的墙壁,一步一步的走着,像一只猫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原本的红色短发长了许多,已经遮住了耳朵,也遮住了那双异于常人的红色竖瞳。

他把自己的额头抵在墙上,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在皮肤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现在已经是深冬的季节,而且已经过了平日里睡觉的时间,他的脑子在这一刻清醒的可怕,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他的记忆力很强,只要提起某一天里某一个片段,他就能完整想起那一天里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扯线头一样。国中的时候,凭借这种极为精细的逻辑性记忆,那个性格高傲的绿发少年被他死死压制在第二名的位置。

一想到那个有着绿色头发的少年,他便被拖入记忆的漩涡,接踵而来的便是胸口的疼痛感。

曾经,他在“与奇迹的世代中关系最好”问题后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写下他名字的紫原敦对他说,“一直以来我只对小赤言听计从,是因为小赤给我一种‘无论如何也赢不过小赤’的感觉,但是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

曾经,青峰大辉说过,喜欢篮球的都是好人,然后,在那年的冬季杯上,青峰大辉喊道“洛山那种货色,赢不了就杀了你们啊!”

曾经,绿间真太郎把他的名字写在“与奇迹的世代关系最好的人”的那一栏,然后,他在赛场上听到“打败洛山!打败赤司!”的声音。

伤心吗?难过吗?不,他早就知道了,在帝光时,一直被排斥在团体之外的不是一直被欺负的黄濑凉太,也不是存在感低到吓人的黑子哲也,而是他赤司征十郎。

每当他出现的时候,他们的笑声总会戛然而止,然后露出小心翼翼的表情,带着一丝尊敬和……畏惧,等到他的视线收回的时候,才轻轻松一口气,一副死里逃生的表情,那个时候,他只能转身走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一直以来,他也是这么做的。

尽管在那年的赛场上,他被自己相处了整整三年的前队友、曾经的精神支柱用语言毫不在意的刺伤,他也仍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转身离开,再见面的时候,他们仍然就像国中二年级的时候那样相处,露出温柔的表情,喊着彼此的名字。

但是,那场比赛让他他彻底明白了,他跟他们,始终不是同一类人。尽管他们同样被称为奇迹的世代,尽管他们承受过相同的痛苦,尽管他们,有着同样眷恋的回忆。

他从未如此清楚的认识的,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赤司征十郎始终跟他们不是同一类人。

Winter cup结束的那天,他和他的父亲坐在餐桌的两端,父亲提出了他的疑问,“我知道你在乎篮球,也知道你在乎他们,但是,他们在乎你吗?”

“……”他的动作一顿,忽然有种想要逃离的想法,他听到男人略显低沉的嗓音,那嗓音让无数女人为之迷恋,但他却只想堵住耳朵。

“你和黑子哲也同样是他们的前队友,甚至相处的时间远长与二年级才加入的黑子哲也,但是他们却选择了黑子哲也。”

不要说了。

“你和他们站在同样的高度,有着同样的痛苦,但是他们却选择了无法跟自己站在同一高度也无法理解自己痛苦的黑子哲也。”

不要说了!

“当你陷入困境的时候,他们只是冷眼旁观,但是黑子哲也遇到了困境却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

不要说了,求求你。

男人直视着那双混杂了愤怒和哀求红色的眼睛,仍然残忍的问出了那句话,“征十郎,他们,真的是你的朋友吗?”

“在赛场上,你很好的尽到了你作为队长的职责,带领他们拿下了三连冠;在生活中,你一直很体贴的照顾他们,甚至不动声色的化解他们之间的小矛盾;在学习上,你也尽可能的帮助他们。但是,你的付出,值得吗?”男人问道,“你付出的一切,值得吗?”

“或许你会说,青峰大辉就是那种桀骜的性子,用‘那种货色’这种话来羞辱你也不是出于本意,而是因为看到黑子哲也陷入困劲所以下意识的喊了出来,但是,下意识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不是吗?”

他看着父亲,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
 那大概是他人生中最狼狈的时候了。

“你好好想想吧,征十郎。”男人站起来,走到他的身旁,把手放在他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这个男人一向是不擅长做这种温情动作的,所以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僵硬,“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

他兀的睁大了眼睛,记忆深处,也曾经有一个人这么对他说过。

那是一个有着艳丽长发的女人,她有着温暖的笑容和轻柔的嗓音,她曾经抱着他,说,征十郎,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我和你约定。

 

评论(2)
热度(41)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