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平凡之路(被删片段)

(我居然还写过这么扯淡的东西!)

一连几个月,柱间都没再跑过来,如果不是每隔几天就会收到木叶寄过来的小礼物,佐助都要怀疑柱间到底是不是在追求斑了。

拿着今早刚收到的一束红玫瑰,佐助忍不住撇了撇嘴,“我以为忍者之神追起人来是不会用这种俗套的方法的。”

“电视剧里面这么演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它俗套?”带土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吐槽道,“而且这种方法虽然俗套,但也不是没用。”说着,他往后院的方向看了一眼,“老混蛋不就是挺受用的吗?”

跟佐助的嗤之以鼻不同,斑对这些送过来的花花草草显然是十分喜爱的,他拾掇了一下院子,将这些花草种了下去,每天都细心照料着,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原本有些光秃秃的后院就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佐助看着在后院侍弄花草的人,抿了抿嘴,因为他实在没办法把眼前这个过得跟老大爷似的人跟当初日天日地的宇智波斑联系起来,怎么看斑都是比较适合舞刀弄枪的那种人,这种退休老干部的生活方式……

“一点都不适合他。”佐助说。

“什么?”

“呐,带土。”佐助扭过头来问他,“你觉得斑现在怎么样?”

“哈?”带土被问得有点发蒙,缓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斑的话,现在不是过得挺好的吗?”

有基友跟在他后面收拾烂摊子,有后辈让他逗着玩,有手下可以随意使唤,有女人可以一起滚床单,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时不时还能去逮两只尾兽当宠物玩玩儿,这对于一个挑起了战争的恶徒来讲实在是过得相当滋润。

“你不觉得他现在悠闲过头了吗?”

“……怎么说?”

佐助叹了一口气,“斑是什么性格的人你应该清楚吧?”见带土点头,又继续道,“他一生都在追求他的理想,为此甚至不惜跟柱间翻脸,挑起四战,可是月之眼被证明是个错误后,你见他还有过什么动作吗?”

“你是说……”带土瞪大了双眼。

“他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脾气又倔,还死心眼,我可不认为他在月之眼失败后会变得安分下来。”

带土恍然大悟:“所以你的意思是,斑还在暗中计划着什么,比如五战什么的。”

“……你的本体果然是面具才对吧,宇智波带土。”

“……”

在佐助的强烈要求下,带土只好带上面具。

谈话继续。

不过因为面具的缘故,俩人的对话逼格略提高了一点。为了凸显自己的气势,带土还开了写轮眼,如果再穿上晓袍、用上斑的声音的话,妥妥的回到了四战时日天屮地的BOSS状态。

“就算斑真的在暗中计划着什么,你又打算怎么做呢?要阻止他吗?还是加入他?我记得你当初可是要斩杀五影,控制尾兽,掀起革命来着,如果跟斑联手的话,成功的几率可是相当大哦~不过那样一来,你跟鸣人又要站到对立面了吧,就像当年的柱间和斑一样。”

佐助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道:“我当时确实有那个打算,不过我后来想了想,如果真按照当初的方法来做的话,我不仅要站在全忍界的对面,还要花费很多时间,先不提我能不能在有生之年干翻五大国和那群死而复生的僵尸,就算我真的成功了,我又能维持那个局面多久呢?以前的武士可以被忍者替代,现在的忍者也可以被之后出来的什么东西所替代,战争还会继续,只是它不再会有忍者的身影,我花费了我的全部精力来对世界进行改革,最后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这太不划算了。”

带土低低的笑了几声,带着满满的恶意,道:“如果仅仅是寿命的问题,你可以学习一下大蛇丸,或者,你也可以在快死的时候留下可信的人,让他对你进行秽土转生,你知道秽土转生的解术,那样你就可以不老不死,永远的将世界控制在你手中了不是吗?”

“听起来真是不错,不过既然这种方法这么好用,那你为什么不这么用呢?”佐助冷笑,“你也可以将死去野原琳秽土转生出来不是吗?”

带土的瞳孔收缩成针状,他沉默了良久,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琳已经死了。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

佐助:“是啊,她已经死了,死人就应该呆在死人的地方,没有资格再对这个世界指手画脚了。”

“所以你是说那群僵尸都应该滚回他们的坟墓,而不是坐在高位上指手画脚吗?”

佐助冷笑:“我得提醒你一下,他们已经摆脱了僵尸之身。”

带土同样报以冷笑,“你这是强词夺理。”

“那又怎样?”佐助满不在乎,他扬起下巴,“反正他们现在活着刚好有利于我的计划,是僵尸还是活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哎?”带土一愣,“计划?你打算做什么?”

“你觉得商人是怎么样的存在?”

“商人?”带土挑眉,虽然有面具的遮挡根本看不出来,不过也可以从语气上听出他对商人的轻视,他双手环胸,不屑的说道:“不过是一些胆大包天的鼠辈罢了。”

他当初控制雾隐村的时候跟那些商人打过交道,老实说,商人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好的印象,是群软弱又贪婪的家伙。

“我倒不这么认为。”佐助说,“我当初在木叶的时候曾经出过一个波之国的任务,遇到了一个商人,他并不强大,甚至非常的弱小,可是他却牢牢地控制了波之国的命脉,比他强大数倍的忍者也对他言听计从,你说,这是为什么?”

“……因为钱。”

“没错,因为钱。”佐助说,“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事都离不开钱,包括国家的运转。忍者强大,但不从事生产,一切的经济来源都是任务,商人弱小,他们也不从事生产,但却拥有着大量的金钱,有的甚至富可敌国,连大名也要敬上三分。”

“所以你把主意打到了商人身上?”带土看起来是二,但不蠢,否则斑也不会选择他做自己的合作对象,再加上他掌控雾隐村的那些年也不是白混的,所以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佐助的这种做法有多么的……取巧。

“没错。”佐助很坦荡的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只要控制住那些大商人,就能掌握住那些国家的经济命脉,这可比直接发动一场战争要容易得多了。”

“容易?宇智波佐助,你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带土叹一口气,“如果真按照你说的那样做的话,你首先就要面对大名集团和贵族阶级的打压,就算他们蠢得像猪一样也不代表着他们会轻易的就让商人把持住国家的命脉,否则他们早就不存在了,而且你也不得不考虑平民的存在。”

“平民?”佐助歪了歪头,如果说大名和贵族那方面他还可以理解,那么带土说的平民这个阶层佐助就完全抓瞎了。

“或许你在木叶的时候不觉得平民和忍者相处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木叶以外的地方,平民对忍者是非常的排斥的,极端的人甚至会觉得忍者是一切战争的源头,再加上斑之前搞得月之眼,他们更会对忍者产生恐惧和排斥的心理。商人的处境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他们有些人确实可以让大名都忌惮,可也只是忌惮而已,因为他们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商人,再加上他们流动性大,所以很难对某个地方产生归属感,在平民眼中,他们只是一群不会生产的‘流浪者’罢了,而且你跟商人合作的话,还要时刻提防着他们,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可以被金钱衡量的。”最后,带土总结道,“所以你想靠商人的力量来控制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的,五大国不是波之国这种小地方能比的,大名和贵族不会允许,平民也不会接受,就算你可以杀光大名和贵族,你还能杀光天下所有的平民吗?”

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世界也就灭亡了,还不如斑实施的月之眼呢。带土在心里吐槽道。

佐助眨了眨眼,“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哈?”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掉大名和贵族了?”佐助解释道,“我确实想控制住那些商人,但却不一定非要控制住整个国家的经济不可,只要他们无法忽视我的意见就可以了,至于大名和贵族阶层,”佐助露出一个讽刺意味的笑容,“枉你当初控制了水影那么多年,你既然能控制住水影,为什么不直接控制住水之国的大名?难道他的精神力会比水影还要强大吗?”

带土听了差点跳起来。

对啊,他当初能控制住水影,为什么不直接控制水之国大名呢?

佐助见状啧啧啧的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所以说你就是个贤二啊!”

其实带土做的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他只是个忍者,忍者之所以是忍者而不能成为政治家,就在于他们的思考方式永远是那么的简单粗暴,就拿忍者中最出色的两个人柱间和斑来说吧,柱间在政治上简直天真的可怕,他的方法永远是“我相信你跟我是一样爱好和平的,所以我就把尾兽送给你”,他从来不愿意去考虑人心的险恶一面;斑的政治嗅觉很敏锐,眼光也十分长远,可是他的性格太过极端,非黑即白,就是那种我看这个玩(木)意(叶)不爽,然后直接拆了重建,简直粗暴得不得了。

“所以说,没事要多看看偶像剧啊,贤二叔。”说罢,佐助拍拍带土的肩膀,离开了。

“哎?等等?偶像剧???”带土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对啊,我就是看偶像剧才有这个想法的,你不觉得里面的总裁很酷吗?”

“……”

佐助一挥手:“天凉了,让木叶破产吧。”

————————————

小剧场

“天凉了,让×国灭亡吧”
“我要让全世界知道,这世上的番茄都被我承包了。”                                     
                                       ——霸道总裁爱上我

佐助:(⊙o⊙)哦,原来商人是这么牛逼的存在吗?

评论(3)
热度(19)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