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贰叁

一时兴起(上)

*青赤
*旧文
*私设多

跟赤司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又一年的冬天了。

他们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下巴上也有了明显的胡渣,以前动不动就可以嗨上一整晚的精力也被时光磨得所剩无几。饶是如此,在收到要举行同学会的通知时,不少人都推了工作急匆匆的赶来了,有几个在国外的还专门为此连夜飞了回来,眼底还带着常年熬夜熬出来的黑眼圈。

聚会的地点也不是什么听起来就特别高大上的酒店,而是距离帝光不远的一个小小的饭馆,以前他们每次在比赛结束后都会在这里大吃一顿来庆祝,吵吵闹闹的,胖胖的店长也不嫌烦,有时候还多送他们几个串,把一群混小子感动得一塌糊涂。

店长的记忆力相当不错,隔了这么多年都还能叫出他们这些人的名字,于是他们的房间也是以前经常用的那间。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挺矜持,但是几杯酒下肚后,一群在社会上混的人模狗样的牲口就现了原形,愣生生让人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在球场上肆意挥洒青春的年纪。

青峰窝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看着黄濑拿着筷子当麦克风嗷嗷直叫,旁边还躺着绿间,这人在被灌了三杯酒后,就躺平了,而且还是面带微笑、双手交叉放于腹部,一副标准的入殓姿势,看得他有点想笑,然后他真的听到一声轻笑。

他抬眼看去,只见坐在他斜对面的人弯着一双像红宝石一样漂亮的眼睛看着黄濑,他看起来心情很好,就连睫毛都带着丝笑意。

察觉到他的视线,那人侧过头对上他的眼睛,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礼貌而疏远的冲他笑了笑就不再看他。青峰有些失落,但是他也不是喜欢自找没趣的人,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着前男友这样尴尬的身份。

一直到聚会结束,两个人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黄濑是喝得最多的那个,他已经连自己站起来都做不到了,青峰去扶他的时候被浓重的酒气熏的想吐,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直接把人扔到地上不管,最好再踩一脚。

好不容易将这个将近一米九的酒鬼塞到计程车里时,青峰已经累得出了一身的汗,饶是这样,黄毛的醉鬼也没有丝毫要消停的意思,扯着青峰的领带就开始嘟囔个不停,“小绿间呢?我刚刚还看到他来着,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青峰正准备上车,半条腿还在外面,被黄濑扯得一个踉跄,差点没一脑袋磕到车门上,他扯了两下没扯回自己的领带,只好没好气的解释道:“他被赤司送回去了你当然看不到,还有,快点给我松手,你快勒死我了!”

“哦。”黄濑呆呆的松开了手,“小赤司啊,嗯,小赤司跟小绿间关系很好的,他们经常一起下棋,一起听音乐会……”后面的声音小了下去,青峰也没兴趣听一个醉鬼颠三倒四的嘟囔,直接关好车门向司机报了黄濑家的地名就不再搭理他。

一开始黄濑还乖乖的坐好没怎么乱动,但是车没开出去多远他就又不安分起来了,他摇下车窗,整个身子都探到了外面,差点把青峰吓个半死。

一把将人扯回来,青峰怒道:“你干什么?”

“我、我想吐……”

话没说完,就直接吐了青峰一身。

青峰大辉这会儿已经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没办法,他只好让司机把车停到路旁,然后带着黄濑下车去吐。

好在这个时间点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不然黄濑这个样子要是被记者拍到就有得热闹了,上头条那是妥妥的。

青峰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眼冷眼看着黄毛扶着树大吐特吐,直到这人吐的差不多了,将自己的外套递过去了,上面还有黄濑之前吐上去的秽物,“擦擦嘴吧。”

黄濑:“……”

“看什么看啊?!你以为这件衣服我还打算要啊?赶紧收拾完了走人!”青峰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有些嫌弃的接过超大号毛巾,黄濑挑了一块干净的地儿擦了擦嘴,然后像只小狗一样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青峰。

“你又要干嘛?”青峰挑眉。

“腿软,走不动了QAQ”

“……啧。”

……

也算是托了刚才吹冷风的福,黄濑比之前清醒了不少,一路上也没再闹腾,直到下车后,黄濑抱着出来接自己的妻子对青峰说,“小赤司一直都没有结婚,我觉得他是在等你。”

就因为黄濑那句话,青峰一晚上都没睡好觉。

赤司那家伙真的没有结婚吗?怎么可能?他不是赤司家的唯一继承人吗?他老子怎么可能允许他不结婚?不然他们当初也不会分手了。

翻个身。

他又想起赤司之前看他的眼神,平平淡淡的一眼,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对他的感情,简直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等他?怎么可能?黄濑肯定是眼瞎了。

他就这样翻来覆去跟烙煎饼一样的过了一晚上。

他跟赤司的恋情始于一时兴起。

那时他们在为脱单的黄濑举办最后的单身派对,作为国王的黄濑笑嘻嘻的让5号去跟手机通讯录排名第一位的联系人求交往,于是不幸被点中的青峰将号码拨了过去,同时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电话很快就通了,所有人都屏着呼吸支棱着耳朵。

“怎么了,大辉?”那头的声音清清冷冷,还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关心。

“那什么,就是,你要不要跟我交往试试看?”青峰有点不好意思,“你不答应也没事,反正只是……”游戏而已。

然后他听到赤司说道,好啊。

青峰一愣。

“哎?”

于是他们开始了交往。

事后青峰也曾问过赤司当时为什么会答应,赤司说不知道,大概就是一时兴起吧。

这场始于一时兴起的恋情没有人看好,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好不了多久,但是他们仍旧磕磕碰碰的一起度过了五年。

直到青峰的父亲出了车祸。

那时赤司跟青峰交往的事情被赤司财阀的老对头捅到了媒体上,那些记者们不敢找上赤司,于是将镜头对准了青峰家,青峰的父亲为了躲避那些记者出了车祸。

评论(1)
热度(19)
©壹贰叁 | Powered by LOFTER